情浴威尼斯

      只见这发簪黄铜为底,顶端镶嵌一小坨指甲盖大的白银,约莫值个1千铜元,也就쬐是十分之一两银子。

      畕 此ⱡ物一出现就引起阵阵惊呼,连那些看不惯韩方的弟子,也不得不赞叹他的大手ব笔。 蒇 䴵

      ⿘ 这发簪当做定亲彩礼都倍有面子,更何况像这样当礼物随意送出去。

      韩方昂首挺胸,面带得쒐色。父亲常教导他——有舍才有得,他也很认同这一抅点。

      做生意,勥必须得舍得下本钱。只要把人骗到手,很容易就能赚回来,还能ꭱ得到更多!

      ~~~~~~~~

      但……凡事就怕对比。뗧

      ໺ 跟路遥送的东西比,这寒碜的发簪连个零头的零头的零头也比不縶上。

      如果是原本的廖琪,说不定会犹豫那么几秒钟。

      现在则是看都不看一眼,后退一大步,冷淡厌恶的坚决拒绝:“韩方,男女有别,꣣我不要你的东西!”

      说完话,担꾪心的看了一眼路遥,怕他看轻自己。

      韩方万万没想到会被妹子坚决拒绝,拿着发簪尴尬地站在那里。

      这小丫头明明很贪才,怎么连ဂ送上门的银子都不要⌧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韩方正要退下,从长计议。但他忽然察觉到,路遥盯着发簪,眼中露粩出好笑的神色。

      不是嘲弄、讥讽,只有单纯的好笑,就像大人看到捡石子的顽童那样,仿佛这发簪是什么滑稽젮的、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 这眼神彻底激怒了自负的韩方。他再也无法压抑恶劣心情,居然上前挑战:

      “₿这位路公子,你鎍拜入廖家拳门下该是有所不凡,能否赐教!”

      慥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一片低呼。

      韩方是每年交100铜学费的普通学员,挑战路遥这位入室弟子,明显是故意羞辱。

      ⃶接受的话,路遥身体虚弱的样子肯定打不过;不接受的话瀭,一个入室弟子被普通学员吓倒踶,更是笑话。

      不管路얤遥接不接受,韩方都赢了。

      他自뚹以为得计——此举必能让廖氏姐妹看清路遥的不堪。

      確但下一秒钟,廖琪怒气冲冲地跳出来,指着韩方的鼻子骂道:“住口!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挑战我师弟!”

      鋙 低情商的韩方居然跟廖琪争辩起来:“廖姑娘,都在拳搕馆中练武⒩,我挑战一下没什么不妥吧?”

      “行啊,你想挑战是吧。我来跟你打!”廖琪撸下袖子,露鏫出两条白藕似的手臂,当场就要开打。 

      韩㩉方吓了一大跳,后退两步道:“我只是练筋,不是你◡锻骨境的对淠手……”

      锻骨境全身骨骼淬炼的无比坚硬,爆发力量凶猛,可拳碎顽石。

      别看廖琪捏着一䟋双粉拳,其实与流星锤无异,可以轻松将韩方打的筋断骨折。

      ྎ韩方深知这一点,当然不敢逞强。

      廖琪不屑쇚嗤道:“还练筋呢,你好逸恶劳连门都没入……”

      这时候,藤条抽炸空气,啪的一臡声爆响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原来是廖雅ݙ过来了。

      ꁋ 她妰似笑非笑道:“无ⴔ需如此,既然想切磋,那就来一场吧。”

      廖琪一听这话急了:“姐姐,师弟的身体……”

      廖雅抬手止住妹妹的话,看向路遥粞。

      路嚂遥笑了笑,干脆利落的起糴身走入场中,向韩方抱拳道:“请指教。”

      ~~~~~~~~

      在场众人一头雾水,这入室弟子脸色苍白,탲一副大病未愈的虚뻌弱样子,连站桩都不会,怎么跟年轻体壮的韩方打?

      韩方也隐隐觉䵩得不对,但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于是他也下场,招呼都不打,径直舗一拳打过去。 뉤

      廖琪紧张的看着,随时准备出手相救;廖雅却不慌不忙,似乎很是笃定。⌌

      只见路遥早已经进入惴入定状态,五感牢牢锁定对手,轻松躲过这一拳。

      步伐不多不少ꂴ,刚好让拳头擦着自己的胸口掠过。

      젂此时路遥感觉很是奇妙。入定后,五感大大增强,对手的动作看得一清二醡楚,了如指掌。

      尤其是韩方这样的菜鸟,攻击之前都有很饎强的先兆,不是肩膀下沉就是关节弯曲,非常容易预判。

      韩方刚一动,路遥就知道他想干什么,提前躲开魄等了好久才等到拳头打来。路遥还有闲心嫌弃对手速度太慢。

      韩方接连出拳均묦被轻松闪过,越打越着急连王八拳都用出来了,但是连路遥的律衣꫿角都沾不着。

      熟悉之后,路遥越发觉得对手过于幼稚,感觉自己就像在跟小孩玩闹,将其玩弄于股掌之间。

      在第2轮使王八拳打来时,路遥稍微一侧身,让拳头贴着自己的鼻尖儿打춌空,然后抬脚绊㢽了对方一下。

      韩方当场失去놿平衡摔了个狗啃泥。好在四肢撑了一下,摔的不重。他连忙爬起,不瑫信邪嶄的继续攻击。

       “这病鬼身体虚弱,四肢无力的很,我只要打中一下就能让他起不来!”

      可惜下一秒钟,路遥不紧不慢的闪到他身后,借其出拳的力道推了一把。

      砰的一￝声闷响,箖韩方整个人扑倒在地,胸口直接撞在地面。

      这下摔得不轻,他疼得气儿⎆都喘웡不动了,半天没爬起来。闘

      观战弟子纷纷鼓웉掌叫好。在他们看来鈫,路遥⧇明明武艺碾压,这就是在戏耍对手。

      廖雅对妹妹说道:“怎么样,还敢说炼神没用吗?”

      廖琪低眉顺眼:“我知错了,姐姐,以后一定勤加修炼。”

      孺子可教↍,廖雅满意的点了点头。她早就知道结局,正好䱆借此点拨妹妹。

      ~~~~~~~~

      ꙗ ⭺ 此时,韩方下巴摔肿了嘴角带血,身上辡满是尘土,狼狈不堪。

      他平日里颇为自负,得到大家的一致厌恶,此刻랙众人心情不错,故意大声嘲笑。

      “人家퓫能入门肯定是有点东西的,姓韩的还㿟敢自讨苦吃。”

      “廖二姐彻底厌了他,韩方这下连入赘都办不到了~”

      “本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指望的事儿。廖师傅心里门清呢~”

      沌听着这些刺耳毜言语,韩方十指死死的抓进地里,拼尽力气爬起来。

      ங 路遥从容问道:“还打吗?”

      韩方一言不发,₉望了一眼或冷淡或厌恶的廖ᤏ氏姐妹,知道自己再无登堂入室的希첻望,强留在这也没用。

      在大片刺耳的调笑声中,他一瘸一拐的离开了。连招呼都没打一声,毫无风度。

      虽然低着头,但眼ⳕ中的恨意快要弥漫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