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西游记

      这世间最远的距离,是我就在你面前,而我却不能告诉你。

      陈庆之掏出护照与身份证递过去,语气里略带戏谑道:“曾小姐,眼见为实哦。”

      亅曾俪犹豫几瞬后还싫是接了过来ﶎ,快速看了两遍后,便跟手里有烫手山芋似的赶紧递还了回去。

      “我跟你那位朋友很像?”陈庆之将证件放回风衣口袋,看似随口问了一句。

      曾俪稍显尴쌞尬道:“是的,他跟您的相貌几乎一模一样,看起돰来就像是同一个人二十多䠵岁与四十多岁时ᵚ候的差别一样……陈先生您好,万分抱歉,之前的误会还请您多多包涵。”末了致歉时,她还双手交叉于身前㺅略微鞠了一躬。

      陈庆之微微一笑,摆摆手宽慰道:“没关系,一点小误会而已,不用放在心上,如此说来我倒是有点好奇了。”

      曾俪仿佛如释重负,接着略显赧然道:“谢谢您的理解与体谅,不过…㾳…怎么说呢,就连你们说话时候的神态、腔调以及口音吧,几乎都是一模一样……”

       “哦,这倒是挺有意思曾小姐,能否留个您的手机号或者企鹅号,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也想见见你那位朋友,哦抱歉,他应该算是你的故人吧,按照之前听你的口气,好⣓像对方给你的印象与记忆不是很愉快,对吧?”넵

      曾俪的脸色随之一暗,不知道是પ因为鯾眼前这鍦位叫陈彦直的中年男人的不礼貌要求,还是因为她之前认识的那位叫陈庆之的年轻小伙子带给她的不愉快回忆。

      “先生您好,实在抱歉,我们有工作纪律……”

      “哦,没关系,该说抱歉的是我,是我唐突冒昧了。” 䠾

      ……

      在曾俪逃υ也似的匆匆离开后,旁边的庄国明挤眉弄眼悄悄道:“老哥,老同志遇到新难题了?”

      “别瞎七搭八了。”说着,陈庆之冲他翻了个᧚白眼,便收起面前的小桌板,自顾自地又闭目养神了起来。

      庄国明不以歀为意,却又盯着陈庆之嘿嘿了两下,大概是心想你个老色批刚才还装得一本正经,转ᣯ眼之间就徐暴露出真实面目了,哼。

      ……

      跨越大洋的国际航线实在是太漫长了,而这段旅程才刚刚开始。

      一股似是熟悉的香风掠过身旁,而且感觉肩膀像是被人轻碰了一下。

      睁开眼,只看到前方过道上曾俪的背影。

      一低头,胸媰前有个小纸团。

      陈庆之下意识地左右瞥了瞥,旁边的这死胖子在打띖瞌睡,这一排的其它几쎓位旅客也没人注意到自己这边的动静。

      展开纸团,除了有手机号码和企鹅号码之外,还有一段娟秀工整的字迹。

      尊敬的陈彦直先生您好,首先我为之前的误会说声对不起,非常感谢您的大度与宽容,再一次向您说一声抱歉。其实我也感到异常的惊讶,想必您年轻䨿时候与我认识的那位陈庆之应该是长得极为相似,不过您是六零后人,他是七零后人,我也不敢妄加揣测,或许你们真的是素无关联,仅仅是芸芸众生亿万人里的纯属巧合而已,如果您真的对此好奇并欲一探究竟的话,可以加我的企鹅号,小女子愿尽绵薄之力,哈哈。

      这段话的糰末尾,还画了一幅笑脸。

      䢐此时此刻,陈庆之想笑,更想哭。

      十六年的光景一晃而过,不曾想在地球另一端的碧钞空万里云端,能再一次偶遇青春年华时的曾俪。

      当年曾俪将他的所有联系方式拉黑,而他也羞于去找曾俪把事情说清楚,不过此刻他也不能完全确定纸条上的手机号与企鹅号,是否就是那个时空曾俪当年使用的号码,毕竟那段不愉快的记䏄忆过去太久了。

      不管时空怎么转变,世界怎么改变,造化都是如此弄人。

      在心底长叹一声褲,默默地将这张小纸条认真折叠好,郑重地收进风衣的内衬暗袋里,然后又继续闭目养神了起来,只是心绪怎么也平复不下来。 矦

      之后超过十个小时的旅程里,曾俪包括陈丽莎每次看到他时,都会不好意思似的会心一笑。

       这一趟跨洋直飞航班,是于三藩当地夏令时间4月6日中午11点12分准时起飞,经过13小时30⥱分钟的漫长飞行后,在燕京时间4月7日下午3点45分降落于申海浦江国际机场。

      头等舱和公务舱的旅客优先出舱,等到经济舱的旅客们开始陆陆续续下飞机时,趁⭶着死胖子忙着取头顶上方行李舱里的大背包时,陈庆之脚尖一挑,没什么分量的双肩包便到了手里。

      陈庆之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小庄,后会有期,江湖再碝见。”

      庄国明刚要嚷嚷,便见陈庆之闪转腾挪就挤到了前面,奇怪的是前前后后居꾎然뮍没有任何一位旅客对此有异议与责备。

      再过了几个呼吸的工夫,庄뺔国明猛然意识到一直在自㊨己身旁的老陈,怎么莫名其妙跑到前面老远的地方去了,却又始终都想乳不起来这过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让他不由得一膦阵롊脑瓜疼。

      曾俪与这趟航班的乘务长一잛同俏立于舱门口,陈庆之走过她身前时,突然抬手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曾俪巧笑倩兮像是回应了一下。

      Ẳ陈庆之毅然转身踏上了下机的舷梯,一步踏出后他很想再回首望一望,但又不想让曾俪駬顿生ड़困惑,这位叫陈彦直的男人为什么会突然流泪?

      ……

      接驳摆渡车上낵,死胖子庄国明终于増挤到了矋陈庆之身旁,立刻嘟哝道:“窝草,老陈你啥时候得手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陈庆之一本正经的矢口否认道,在摆渡车上等了一会儿잯的他,脸上的水渍早已风干。

      “我在后面都看到了,你冲魑美女竖中指!”

      “放劈,我那是OK手势。”

      “哎呦喂,不打自招了,哈哈。”

      Ῑ庄国明连连好奇追问,可陈庆之始终就是打太极,于是也没辙除了一个劲地抱怨老陈你这人老奸䣇巨猾真不厚ເ道。

      他早在飞䋙机上的时候就留了自己的㤣手机号与企鹅号,还再三嘱咐陈庆之쪐以后去谷方时,一定要通知他以尽地主之谊。

      陈庆之却推托自己这一趟出门没带手机,而且也真不记得自己的手机号码,另外也从来没注册过企鹅号,不过小庄你的联系方式我一定认真保管好,等回去就给你打电话,注龕册企鹅号之后立马加你为好友。

      当时庄国明就嗤之以鼻不屑道,老陈你个老色批真心不地道,明明你还一个劲地跟人家芯空姐索取手机号和企鹅号呢。턪

      下了接驳摆渡车,陈遂庆之没什么急事便陪着庄国明去絕托运的拉杆箱,一路上这死胖子都还喋喋不休这件事。

      ࠁ等庄国明在行李托盘那取了行李ꑝ,俩人走到出站口附近,便听到这死胖子的手机铃声响了。

      接通后说了两句话,这死胖子便踮起尼脚尖环顾了一圈,然后急匆匆道:“老陈,我先闪了,后会有期啊。”

      话音才落,便背着大包拉着箱子,直奔几十米外的一位苗条女孩子而去。

      陈庆之当然猜到那位빊女孩子是谁,死胖㻟子在飞机上显摆嘚瑟了好几次,说有一位聊了好几年的申海当地女网友会来接机。

      这是他们的线下第一次约会,希望不会见光死吧。

      陈庆之在心底为死胖子默默祝福了一句后,便៳寻着附近指示牌的标志前往磁悬浮⬀的站厅。

      从机场ᦰ站乘坐磁悬浮椫到了龙阳路站,然后出站쾲换乘了櫤地铁二号线,他也荗不知道虹桥高铁站今天还能不能买到票去谷方。

      列车到了人民广场站,下去了很多人,也上来了更多的人。

      陈庆之突然眼神一紧,急忙背过身去,从裤兜里摸出一只一次性口罩连忙戴上,同时将风衣的칯衣领迅速︦竖了起来。

      列车缓缓开动,在自动播报的车厢广播声里㘁,身后传来一位小伙子的窃窃私语:“蔺欣,要不今天你就别回去了,好不好?”

      立刻就听到一位女孩子低声娇斥道:“陈庆之你好恶心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坏主意,嘻튮嘻,没门。”

      ……

      陈庆탲之戴着口罩竖着衣领,浑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激动得颤抖不已。

      没错⛵,身后的小伙子就是此时年겫轻版的自己,还没有觉醒超能力的自己。

      ࿣ ᄀ蔺欣,正是年轻版陈庆之此时的女朋觬友。

      由于蔺欣的父母都是笃信新教的信徒,尽管她本人并不信教,但因为ꤑ受父母的教诲与影响,她跟陈ѻ庆之相恋的这大半年里,俩人之间的亲密接触也仅仅限䄂于拉拉手搂搂腰亲亲脸颊,这让年轻的老司机陈庆之备受折磨与煎熬。

      ……

      “᳒哎哟,你这ꦁ人怎么回事?”蔺欣突然嚷嚷了一下。

      “怎么了?”年轻版陈庆之急忙☩关꛳心道。

      쾊 “没什么,那人要下车也不说一声,就这么转身硬挤了过去,撞了我一下。”

      “啊?你手机和钱包没丢吧?”

      “哦,都在啊。”

      “那就好,你这么一说,我有点印象了,刚才那人戴着口罩翻着衣领,一看就不像好䒤人。”

      “你小点声,那人就在门口呢,哈哈,跟侬一样,伊看起来刚都似的,哈哈。”

      “哎呦喂,你也小点声,大庭广众的就别显摆你一口洋٢泾浜的申㰍海话唉。”

      “嘿嘿,唔就刚〣,陈庆之댅侬就细刚都,唔有都欢喜,侬晓得伐飄?嘻嘻。”

      ……

       陈庆之面朝列车门,他很想回一回头,죣远远再仔细端详一下此刻年轻的蔺欣。

      心思百转千折,思绪如潮澎湃。

      列车到站停靠后,终究还是率先挤出了췻车厢,真汉子背对BOOM从不回头ᇬ。

      当他从楼上返回,再次伫立在静安寺站的站厅里,上一趟列车早已远去,下一趟列车还有两分钟就要到站。

      陈庆之不知道自己刚才暗施术法的行为,究竟是对还是错?

      十四年前,事后他怎么也횈想不通,蔺欣为什么会突然意动与他初尝云雨。

      十四年前,事后蔺欣怎么也回忆不起㥽来,受家庭影响而一贯保守的自己,为什么突然春情萌动不可自抑。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陈庆之不停地喃喃自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