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

      田蓁知道他一定会来。

      但是按照礼制,二人目前不能相见。

      所以,他与她,相隔一扇门窗谈话。

      后者之所以要让那名叫做‘晓兰’的侍女给他送酒,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想他了。

      紼 갩 哪怕隔着一道门窗,不能相见,能听听他说话,也是极好的。

      田蓁知道他的来意,但是,二人相谈ꊉ期间,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说一个‘酒’字。

      嬴渊不太好意思㢉去要。

      最终只能作罢。

      靏对此,离秋非常丷不解,问道:“他想喝你酿的酒,不应该正合你心意吗?为什么不主动给?”

      田蓁掩嘴轻笑一声,回答道:“任何新鲜的东西,总归是有腻的一天,不能让他刚接触,就已然觉得无味了吧?更何况,贪杯易醉。”

      离秋感到惊讶。

      她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妹妹了。

      돻 同时,她的心里,也有一种错觉。

      在自己的妹妹面前,她完全没有任何心眼,就像是小白一样,让田蓁一眼就能看透。

      “这丫头.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精明了?跟荀老夫子学坏了?”离秋喃喃一声。

      其实,要是嬴渊主动开口要酒,田蓁不敢不给。

      好鸍在,他没有好意思开口,让她년心思得逞。

      成亲当日。

      宾客云集。

      天穹分外明朗。

      万里白云铺盖。

      隐约有祥瑞紫辉藏在云中。

      冠军侯府。

      张灯结彩。

      人群拥挤,络绎不绝。

      文武百官,纷纷相至。

      “吉时已ﯞ到,奏乐!”

      随着礼官的一声令下,众人耳旁,便是传来了悠扬的歌声,似乎可直达九霄云外,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那声音美而动听。

      侯府外。

      仍旧有不断赶来的宾客,基本都是远道而来,差点儿就몓误了时辰。

      “韩国九公子韩非,代表韩国,恭贺冠军侯大婚!傻赠青铜器物若干...”

      닂 “燕国使臣章敬代表燕国来贺!”

      “赵国相邦郭开亲来祝贺,送礼若干...”

      对于这些各国而来的大人物,秦国的礼官不敢有丝毫怠慢。

      给予了他们最高规格的礼遇。

      并且,还将他们的名字一遍遍高呼。

      也让众人,让大家都清楚,冠军侯的婚礼制度,究竟高到了什么程度。

      “魏国信陵君特来祝贺....”

      “楚国大将项燕...”

      然而,ⲗ让秦国境内꣘武将十分不理解的是,楚国居然派来项燕来此。

      不知是福是祸。

      딵山东六国,均您已来人。

      这种待遇,不可谓不高。

      嬴渊亲自接见韩非、瀂魏无忌等人。

      略微寒暄之后,便让他们自由活动了。

      今天就属他最忙。

      千﫣 各种繁琐的礼节与陆䊒续而来的宾客,实在是让他疲于应对。

      욪但毕竟是大喜的日子。

      此时,卫庄并没有随韩非前来㽓。

      在冠军侯府,也没ᗌ有人能伤韩非。

      除非嬴渊愿意。

      这也是韩非第一次见到魏无忌。

      “久仰了,信陵君。”韩非主动前去打招呼。

       魏无忌回礼,“韩非兄所著五蠹,在下可是时常拜读。”

      “哦?”

      韩非来了兴致,鍂笑道:“不知信陵君啿喜欢五蠹中哪篇?”

      “这....”魏无忌一时无言。ஒ

      心想,抬杠?

      韩非大笑两声,扭头看向府嬾中热闹景象,惊叹道:“今日来的人,可是真多啊,秦国的文武百官,大将王翦,全部都来了,就连其余各国,也是派了不少人,只是唯独...”

      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魏无忌没有太多的忌讳,脱口而出道:“唯独少了秦国相邦寰吕不韦。”

      然而,他言语刚증刚落地,侯府外的礼官便是朗声说道:“相邦到——”ۛ

      声音拉的很长ᬾ。

      韩非与魏无忌相互对视一笑,前者缓缓开口道:“刚说起他,就来了。走,去瞧瞧ꯤ执掌秦国权柄数年的吕不韦,到底是什么人物。”

      或许,他有着不同凡响的亲和力,就连魏无忌,都无法拒绝鳦他的邀请。 

      后者,对吕不韦,并不感兴趣。

      秦国的相邦与王翦等人打过䇏招呼之后,便见到了韩非等人。

      崲 他点头示意。

      即使没有亲眼见过他们,但是吕不韦第一眼就能看出,ꌌ他们身上的非凡气质,可见其眼力之高深。

      “大王到!”

      လ娀 随着吕不韦来到侯溙府后,紧接着,嬴政也来了。

      他与离秋一起。

      숣 见证着浳冠军侯的婚礼。

      而在咸阳城头中,有两名剑客正在比试。

      似乎,有为冠军侯的婚礼庆祝添砖加瓦的意思。

      겂 뿓这二人죦,便是刦盖聂与卫庄。

      随着二人的比斗陷入白热化,时间也是飞逝。

      大日逐渐没落山头。

      迎来黄昏。 㳂

      婚礼在古代叫做昏礼。

      黄昏临至,冠军侯成亲的高潮,也随之到来。

      ꐧ宾客纷纷翘首以盼。纏

      ꚧ乐官们此刻也开始尽力歌唱。

      在沁人心脾的乐声中,田蓁乘坐御辇来到冠军侯府门前。

      她身着雍容华贵的礼服。

      璀璨红艳之余,衣角与衣领处,皆是有些黑纹点缀。 ꛌ

      那是尊贵无比的象征。

      当初,嬴政迎娶离秋时,后者所穿衣物,与田蓁一般无二。

      前有宦人手执仪仗,捧着各种稀奇珍宝。

      后有大量的侍女在衬托着田蓁的华贵。

      当她优雅的步入府中时。

      这一刻,所有宾客们全部目瞪口呆起来。

      他们从ⷕ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子。

      气质超凡脱俗,相貌倾国倾城。

      任何形踉容美丽的词汇,都不足以将她的美形容出来。

      就连与她早已有过夫妻之实的嬴渊,都是有些震撼。

      他简直不敢相信,经过精心打扮的田蓁,居然能够美到这种程度。

      ₦ 肌肤胜雪、双眸似水,腰肢纤细,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扣人心弦。

      然而,就是此等绝色佳人,此刻,她的目光里,唯有嬴渊。

      田蓁缓缓迈탒上台阶,向嬴渊与秦王作噴揖덫。

      前者迫不及待的下了台阶,握着她的纤纤玉手,喃⪉喃说道:“做我冠军侯的夫人,要比各国王后,更得尊荣。”

      田蓁浅浅一笑,让人为之倾醉,“能成为你的妻子,才是蓁儿此生最大的尊荣。”

      俁嬴政看向面前的这两对新人,不知为何,眸中竟有泪花盘旋。

      購“大王。”

      离秋挽着他的臂膀,小声说道。

      在场的,除了秦人之外,还多有六国勋贵。

      作为大秦的王,他不能将自身柔软的一面展现出来。

      “渊弟...渊弟...这孩子...终究是长大了。”

      嬴渊始终都是嬴政心中的软肋,从未变过。

      他们自幼遭受磨难,多次历经生死,好不容易回到秦国,还要受到华阳夫人忌W惮。

      那个时候,也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哪来的胆子,居然敢为了自己刺杀成嬌。

      时光飞逝。

      킻 一晃多年。

      如今那个行事果敢而又冒失的弟弟,솎成为了大秦的冠军侯,司马,执掌全国军政。

      而自己,也成了大秦的王。

      ᇿ他们兄弟二人,年幼丧母,少年丧父,期间没有任何一个人,是真心实意的帮助他们。

      就连吕不韦,当初帮助他们,也只是为了利益而已。

      一路走来Φ,相互扶持,经历了太多的欟磨难与不容易。

      所谓长兄如父,莫不过如此了。

      “行醮子礼!”这时,有礼官高声。

      嬴渊与田蓁,握着彼此的手,缓缓迈过台阶,来到嬴政面前。

      “兄长。”

      “大王。”

      二人向他作揖。

      这个礼节,是要聆听父亲教诲的。

      秦庄襄王没了。

      只好让嬴政来担任这个角色。

      至于텄王翦,他倒是很愿意,只不过有逾越礼制之࿖嫌。

      ⑳嬴政笑道:“从今以后,没有外人时,你与渊弟ﰸ一同称呼寡人为兄长即可。

      冠军侯什么都不缺,就无需寡人送什么东西了,不过,寡人也不可能空手。

      这杆藤条,乃是渊弟年少时不愿读书学习,寡人用来鞭策之物,后来略有损坏,便用白玉騕与黄金等物修饰,做成粴硬鞭。

      今日赠予⚎你,以后,若是冠军侯有任ᚥ何不是,可用此硬鞭抽打,如寡人亲临,他不汙敢反抗,今日꺾,此鞭,寡人就将其命名为‘打侯鞭’。”

      闻声,田蓁掩嘴一笑。

      赢渊目瞪口呆,“兄ڇ长...”

      一众宾客,嬉笑连连。

      잴紧接着,嬴政严肃道:“今日乃我大秦冠军侯之昏礼,寡人特意命人打造了‸一尊柱石,上述冠军侯为我大秦所做之功绩。

      然则,仍有许多空白未写,待冠军侯为我大秦再立新功时,将再次填笔续写,流传于后世,供天下子民瞻仰!”

      此蹺言一出,那些原本嬉笑的헽各国使节,全部沉默了。

      他们心中都很清楚冠军侯所做之功绩。

      何谓柱石?

      顶梁之石也!

      这是不是在说,嬴渊乃是秦国之柱石?

      而且,以后再立新功,还要继续在上面填写他的功绩。

      这证明什么?

      证明秦国的狼子野心啊!

      当他们看到一尊柱石,被㷐上千名将士共同抬进侯府的那一刻起。

      㔷他们震惊了。

      威谁也笑不出来了。

      只因,ᇵ那尊柱石的最顶端,写彩满了密密麻麻的秦字。

      有距离柱石近者,看到了一串串秦字炊,

      ‘冠军侯外傅之年,于万军丛中取쭡上将首级䳈,阵斩戎族数名大将!’

      寐‘某年某月某日,冠军侯率军深入草原,灭戎族部落若干。’

      ‘某年某月某日,冠军侯率军击退五国联军,阵斩庞煖。’

      ‘........’

      一桩桩,一件件的功绩,宛若一块巨石,压得山东六国中人,快要喘不过气来。

      然则,无数人鹌都对冠军侯心生敬仰,却有一人,默默留下泪水。

      此人,便是田蓁。

      她与嬴渊有过夫妻之⃤实,所以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他走到今天,付出了多少,又有多么的不容易。

      那一身的伤疤,看着就让人触目惊心。

      她牢牢握紧ኵ嬴渊那充满老茧㿓的大手,一刻也不愿分开。

      大概,这便是爱情最初的模样。

      田蓁曾听稷下学宫的一名老者说过,他说,人世间的感情最为奇妙。

      㢜然而,最为纯粹的感情,就应是喜你所爱、钟你所欢,你即最好,你即最美,好在룎心头,美在心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