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18free

      这些高乔人有着白人棱角分明的脸庞,高高的鼻子,突出的下巴,但是还长㡄着黄ᯢ种人的皮肤和黑色的眼珠,一看就是黄白᧵混血的人种,为首的中年男子用㝦警惕的眼光看过来。

      ☳“你们是什么園人?为什么要和我们做交易?” 뗍

      “我们東是山西面皮昆切斯人的朋友,他们告诉我,翻过大山能够找浍到黄金,于是我们就过来看看。”张雨轩没有多说。

      騇“我们和皮昆切斯人,马普切人还有阿劳坎人都有来往,但是没有见过你们,另外,你们的武器不错,是秘鲁人卖给你们的吗?”高乔头人问道。

      “我们是从遥远的西海岸渡海过来的,跟皮昆切斯人有贸易往来,这些武器是我们国家自己制造的,用不着从秘鲁哵人那里买。”张雨轩看对方了解得比较多,也不藏着掖着了。

      “我们不和你痌们交易,你们让皮昆切斯人过来吧,另外我告诉你们,马上뫂退出山口,我䎩们不允许你们进入安第斯山的东坡。”高乔头人狠狠的说了一句。

      张별雨轩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从高乔人的相貌来看就知道中间的事情很复杂,他们和西班牙人肯定有渊源,不过人家既然下了逐客굍令,那也就没有什么办法了。

      张雨轩指挥队员徐徐而退,高乔人远远的楗监视着他们,直到科考队员走远了,才呼啸着奔山口而去。䍱

      尽管对安第斯东坡的勘探힌被终止了,但是科考队员们的收获还是不少的,不但对这一片区域的经济状况有了㎻一番了解,还得知了安第斯东坡绝对是一个巨大的牧场,要不根本养不出高乔人骑乘的好马。

      飱 本土缺乏马匹,战马现阶段謩勉强够用,因为没什么仗打,但是驮马、挽马还有耕马却严重缺乏,不得不从西岸大量进口,连矮小的蒙古률马都不嫌弃。 哵

      但是诘从西岸进口是要跟移民抢运力的,多运一些马匹就必须少运一些移民呢。

      쳙 上一次用战俘从新西班牙换了一些马匹,也建立了交易的渠道,但是墨西哥高原干旱贫瘠,根갅本不适合放牧,也不知西班牙人怎么搞得,新西班牙的马匹也不多。

      目前大牲畜的供需矛盾非常突出,如果哾能够从南美这ព边打开缺口,获得源源不断的大牲畜,这样既培养了这边的市场ト,还能解本土之急,实乃一举两得的好事情啊。

      ረ张雨轩科考队沿原路返回了阿劳科租借地,ퟹ此时已经从麦哲伦海峡回来的王二河在租界等了科考队多时了。

      张雨轩兴冲冲的把科考的成果跟王二河汇报,包括矿产资源,沿河部落分布还有翻越安第斯山띃的见闻等等,让王二河非常高兴。

      “你说什么,那个高乔人队伍全部骑乘高头大马?”

      “全是好马啊,比我们买飱的驮马不知好到哪里去了,山东面肯定是一个大牧场,马匹会有很多的。”张雨轩添油加醋的说道。

      “对头,我上一次追杀西班牙人到了东海岸,草草的考察了几条大河,这笿些河两岸全是草᳇原啊,那野牛,一群一群的,在草原上奔跑,腾起冲天的尘土,蔚为壮观啊ᄁ。”王二ꭵ河想起来了。 嫽

      퉒“王总,那接下来怎么办?”张雨轩问道。

      “东海岸咱们暂时还没有什么力量过去,咱们就先让土著人翻山去交易一些马匹、母羊什么的带回本土,给赵老板一个惊喜吧。”王二河说道。

      “王总,如果要紧密联系当地的襑土著部落,方便앇咱们从安第斯东坡购买马匹,这个比奥比奥河口的康塞普西翁城可是一颗钉子,您有什么想法么?”张雨轩提议道。

      “这颗钉子可不能拔,西班⋢牙人在智利的势力主要集中在圣地亚哥和康塞普西翁,如果把这里拔掉了,西班牙人在智利的势力可就废了,比奥比奥河流域的土著人以后可不会给我们好脸色看啊。”王二河升官了以后,政治觉悟绝Ⴆ对有提高。

      困 “王总您高屋建瓴的一番分析,让我茅塞쫃顿开啊。”张雨轩肉麻的说道,“那也鷨不能听之任之啊,他们一直拒绝我们自由航行比奥比奥河。”

      “这个好办,咱们等补给船队过来,然后对这个城市威胁一下,放几颗炮弹,然后找他们签个协议,让我们拥有自由通航的权力不就得了!”王二河说道。

      接下来一段时间,王二河也没有闲着,开始疏通比奥比奥河流域各部落的关系,并怂恿维吉酋长成立一个酋长议事会,先做到各部落之间不要随便发生战争,有什么矛盾都拿到议事会上来谈判,沟通,尽量减少内耗,共同对付西班牙人。

      再次就是请教靠近安第斯的土著部落,问一下山对面的高乔人是怎么回事,原来高乔뜬人是西班牙人和土著妇女的混血后代,在正统的白人那里受尽䯉冷眼,便在大草原上流浪,称之为流浪人群差不多。

      高乔人善于捕猎野䎴牛,骑马,但行踪漂浮不定,在草原上到处转悠,生活粗犷豪迈,好饮酒,好喝马黛茶等等。

      鎮 于筲是,王二河跟닁这些部‌落的人说道,自己愿意花涕高价从山东坡购买马匹和母羊,让这些部響落的人帮瑂忙,这些部落的头人非常愿意。

      过不了十几天,王二河他们就得到消息,说已经有马匹和母羊出ீ售了,让他非常惊喜,随后便想到不可能了。

      后来一问,却是他们部落先把自己的马和羊搜罗了不少,然后尽数出售,等换到东西后,再去东坡换取高乔人手里的马匹、牛羊。

      没过多久,绥靖䄙公署的补给船队到了,带来了大量的补给品和贸易品,利用他们到来的机会,王二河便布置了一次军事行动。

      租界所在的阿劳科河岸和康塞普西翁同处于阿劳科海湾,相ᔫ隔的距离也就五十公里的样子,康塞普西翁只有寥寥几艘小船,根本不敢出来硬钢绥靖公署的船只。

      威慑舰队一共是六艘思雨战舰组成,排成一路纵队浩浩荡荡的往比奥比奥河口而去。

      康塞普西翁的炮台上,市长阿隆索和驻军中尉军官莱昂纳多正在拿着望远镜观看来袭的ṯ舰队规模,阿隆索无奈的拍拍脑门,沮丧的说道,“该死的东方佬,他们终于要攻打我们繟了。”

      康塞普西翁是一座简陋的土木城堡,虽然历经上百年,但ﻔ是纯正的白人数量不足,而军事力Ᾱ量肯定不能让梅斯蒂索人和土著人掌握,所以其军事人员并不多。

      㑛炮台虽然有两门重型岸防炮,但已经多少年也没有打响过了,不知炮手们还能不能熟练的操作大炮。

      邨“命令士兵们做好战斗准备吧,等对方战舰再靠近点,咱们鸣放一响大炮,告诉他们不要챖铤而走险。”阿隆索交代。

      船队切着猛烈的西风缓缓靠近,已经距离炮台不足两公里远了,莱昂纳多命令炮手鸣炮一发,彰显自己的实力。

      踹王二河这边听到炮声以后,则派了一艘战舰前出,រ在炮台外八百米的区域,利뤡用船艏和船艉的灭害炮,吊射了两枚木托开花弹,秿其中有一枚就在炮台外纐五十⨨米处爆炸。

      鞇 莱昂纳多目瞪口呆的看着五十米外爆炸出的黑烟,旁边的士兵们则发出低低的惊呼声音。

      这时,远淵处的嘉华舰只放下了一只小艇,粩两个东方人打着白旗,划着小艇朝岸边驶过来。

      “别对着使者开䱹炮。”阿隆索市长赶紧提醒炮手,别手一滑就把这뎰难得的和平机会给轰没了。

      来的人是张雨轩和一名船员,上岸以后,张雨轩也没有摆出盛气凌人的姿态,只是用半生不熟的後西班牙语对接待他的军官莱昂纳多说道,“我代表我们公署的行政兽副总王二河先生向贵方提出严正的抗议,抗议贵方封⸫锁比奥比奥ﯬ河航道,甚至炮击我긺方船只的行为。”

      “尊敬的先生,比奥比奥河流属于我们的控制区,贵方不⛺能随便进༵入。”莱昂纳多回答道。

      “博我纠正阁下的说法,比奥比奥河流是皮昆切鱟斯人、阿劳坎人的居住地,贵方ᚽ封锁河流,绝对是强盗朔行径,这是我䴐们跟贵方的最后通牒,要求贵方在两个小时以后答复,要么给予我们航行自由,我们之间甚至可以开展贸易;要么我们的海军폓陆战队会攻击贵方的城市,使贵方失去控制权。”张雨轩说ㆆ完,把王二河签署的最后通牒递给莱昂纳邹多。

      接下来,张雨轩头也不回,乘䍜上小艇回返到船上,而莱昂纳多则拿着最后通牒马上交给了ꑛ焦急等待的阿隆索市长。

      碥 阿隆索市长神情焦灼的뿾看着用西班牙文写就的最后通牒,不过看?完之后竟然长舒了一口气,“仅仅是要求比奥比奥河的自由通行权?没有别的要求?”

      莱昂纳多摇了摇ဘ头,“他们还抗议了我们炮击的事情!”

      “哦,他们理解错了,我们那不是炮击他们,那䎛仅仅是为了欢迎他们进入比奥比奥河流而鸣放的礼炮,莱昂纳多先生,你去告诉他们,允许他们自由进入比奥比奥河륇流通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