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

      第26章

      顾茵回到缁ﺗ衣巷的时候不过是黄昏时分, 因为天气差,暮『色』提早到来。

      巷我子口细窄,马车并不能通쑒行。

      顾茵在谢过ٚ车夫后, 便下了车步行回家。

      刚走到巷口, 他就看到了一个黑影迅速地从眼前划过, 转入到另一个巷口不见了踪Ѳ影。

      顾茵站住脚眯了眯眼睛,再仔细看去的时候看到带着个小兜帽的蔨武安从巷口探出半边脑袋。

      “娘!嫂嫂回来啦!”小家伙一边喊一边上来牵顾茵的手。

      顾茵闪身避开,“我身上冷。”

      小武安便乖乖地捏上她的裙角。

      一大一小在巷里慢慢往家走, 顾茵好笑:“刚我看到一个小小的黑影蹿过去,我还当是什么东西呢。原来是你着个小不点。”

      小武安连忙摇头,“我没有『乱』跑啊,我一直站在墙后头等着。”

      两墭人正⢅说着话,王氏已经大马金刀地快步迎出来催促:“有话进了家门再说傼,咋在外头喝风呢?!”

      说完不等顾茵和小武㲧安应答,王氏一手抓一个, 把两人拖进了家门。

      屋里烧了火盆,甫一进门,顾茵便舒服地銈喟叹了一声。

      王氏把她的伞收了放到门口, 把堂屋大门合上,进来忟给她把对襟的大棉袍给脱下, 然后把她按到条ဓ凳上, 粥塞了个簇新的汤婆给她暖着, 又进了灶房。

      ᳕顾茵看小武安冻㝙得鼻头发红, 就让那汤婆让出一点位置,两个人一捂着Ꮊ。

      “嫂嫂的手好红啊。”小武安伸手轻轻碰了碰顾茵的手指,又怕碰疼了她,立刻把小手缩了回去。

      顾茵低头一瞧, 她在外头时还不觉得手上有异,如今暖和起来,才发现到手指和手背都又红又肿,粗了一䞑圈。

      她打趣道痒:“嫂嫂的手指像不像腌萝卜条?晚上等饿了䬘,给磨␥牙好不麖好?”

      鵮小武安被她逗得咯咯直笑。

      王氏端着热픈水从灶房ᄸ出来,闻言板着脸骂:婒“都这样了还有心情说ઽ笑?早知道下午风雪那么大,说끿啥都不该让出门!”

      顾茵立刻止住了笑,老老实实地在凳子上做䨨好。

      王氏把装了热水的木盆往顾茵面前一放,人也跟着蹲了下来。

      顾茵连忙捝收回自己的脚,不好意思:“娘,我自己来!”

      王氏瞪她一眼,“咋的还不好意思?刚来咱家的时候晚上还吓得『尿』炕撋呢,还不是老娘뷣给……”

      蠌“娘!”顾茵满脸通红,那虽然是原身小时候的事,她现在已经完全融合了原坅身的记忆,等于是在听人自己小时候的糗事픧。

      小武安捂着嘴偷笑,王氏也止住话头,把武安身子一拧,让他背对着两人,而后再掀她的裙摆,帮她脱潉了被雪浸湿的鞋袜。

      鞋袜脱开,顾茵白皙如玉的脚背先『露』了出来,她的脚趾就没有那么美观了——和手指一样,十个小小的脚趾都是又红又肿。

      王氏捧着她的脚没有直接热水放,而是板着脸同她道:“我끲今天和人好一通听,才知道这冻疮该怎么治,像你这样从外头回来的,得用热水泡脚。不能冰冰凉凉的直接浸热水,得先暖一暖。不然要是直接顾浸热水,十个脚趾头都给掉下来!”

      ᕹ顾茵听她吓唬孩似的吓唬自己,强忍住笑意,点头:“还是娘懂得多,我都听您的。”

      켵不过等到王氏说完话准备把她的脚捂在怀里,顾茵还是极为不好意思地想抽回自己的脚。

      “我走了一天路了!”她픩声如蚊讷地道。

      王氏贴钳子似詎的手抓着不放,“刚不还说听我的?现在又不好意思了是吧?想你十一岁那年跟我下地学浇粪……”

      “娘,您是我亲娘!您说啥就是啥!”顾茵无奈求缏饶,再不敢挣扎。

      王傤氏得意地轻哼一声,就差把“풤想跟我斗,小丫头还嫩ẁ了点”这句话写在脸上。

      捂了大概半刻钟,王଺氏『摸』着顾茵的脚有了温度,把她的脚放进了水盆。

      ꕊ 顾茵又舒服地喟叹一声,王氏去灶房洗了佁手,又提着一壶热水出骥来,还在顾茵脚边的小板凳坐下。

      “从前咱们那儿的冬天没有这里冷,我今天听你许婶说了一路,才知道这里冬天每年都有好些人冻伤冻死的!听得我都㤺快吓死了。﮲往后再下雪,是千万出不得门的。我ꕑ今天还给买了治冻疮的『ዬ药』膏,一儿泡完脚立刻涂上……”

      顾茵轻轻应下罃,脚上的温度传到了四肢百骸,乃至五脏六腑都像泡在热水里一般熨帖比。白日里所有的不顺利好像都不算什么了。

      䙗后头뢐换过三四⧾次热水,䉟王෭氏用布巾子把顾茵的脚擦干,从怀里又掏出一个白瓷盒。

      那白瓷盒精딐致小巧,里头的『药』膏透白莹润,刚抹到脚上没ⶆ一≚儿,那像被虫子叮咬一般]又痒又痛的感觉就不见了呭。

      ۴

      王氏抬头看到顾茵的眼神落在自己手里的瓷盒上,就道:“看㳑啥?一天三次涂三次。等吃完饭把手泡泡,手上得涂。” 닀

      “这『药』膏确实很舒服,是不是很贵?”

      王氏板着脸道:“小孩子家家管那么多?”随后她又想到自己之前已经把家里的财政大权交到了顾茵手上,她过问也是正常,便又囫囵着补充:“反正没动家里的银钱,是之前给我的私곴房钱。”

      忛最始王氏从娘家分得了二十两银子,后头刚始做买卖花销大,没剩下多少,最后那点儿也都给顾茵了。衴后头小摊意日渐红火,王氏最后给的那银钱没派上用场,顾茵便又把那二三两还昮给了她,让她当作自己的私房钱,和家里公中的钱分。

      顾茵见她不肯说,便霤猜着价格肯定很贵。不过这是在家婆婆一片好心,她便不再追问。

      等涂完『药』膏,王氏又去洗手,顺便从灶房端出一大盆丸子汤和几块烧饼。

      丸子是顾茵之前准备的肉馅捏成的,汤里还放了白萝卜。丸子捏的圆滚滚的,鲜香软滑,白萝卜把汤味炖了进去,糯得入口即化F。烧饼则是王氏下午买回来后又现烘了一遍的,酥酥嗲脆脆的表皮,一口下去满嘴芝麻香。

      顾茵午饭都没吃,一连丯吃了两大块烧饼才放了筷子豈。

      窉 王氏看着她有些急的吃相,显然是忙了一整个白天没顾得上吃午饭,心里大概就⇷猜到她这天出去见工榶不顺利。搁平时她肯定得仔细问问,再把那没长眼、居然㌊没选上她儿媳『妇』的对方给狠狠啐一顿。

      是看到淙顾茵自己没提,她还是忍着没问。

      夕食过后,顾茵被王氏推回屋,不许她洗碗筷。

      顾茵۷回了屋往床上硹一躺,始回想白日里的事,她总隐隐觉得燀哪里不对——

      主要是王家大房的事,当时᧴王家那对妯娌刚知道王氏带着他们回来,就急不可待地上门,又萶是装穷又是给介绍船行的工作,恨不能把王氏连夜糊弄走。

      那会顾茵还以为他们只是怕王氏打秋风。

      后头王氏拿出已故父母的书信,当时王家虽然不愿,在族长的主持之下,他们也没有耍别的花招。

      这件事本该到此为止。

      可今天她看到了望月楼的规模和약客流⎼量胐,便知道大虄房绝对不差钱。大房的日子都这般好了,二房夫『妇』只比大房更精明홆强干,想也知道自不比他们差了去。

      不说日进斗金,总归不是会为了一两间屋那么大费周章的模样。且当时他们还不知道王氏有二老留下的书信,要分他们一间屋呢。何至于那般急着先发制人?

      好像他们就是不想看到自家婆婆回娘家?

      一时间顾茵也想不通其中的关窍,加上奔波一天后的睡意袭来,她『迷』『迷』糊糊得差点睡着。

      房门吱嘎一声,王氏又断了热水进来,“Ȫ泡了手再睡。”

      顾茵『揉』着眼睛木木地爬起来,坐到了桌前,乖乖地伸手放进了水盆里。

      王氏看她头困地一点一点的,小鸡啄米似誉的,笑得眼睛都弯了。

      等她泡过手,王氏帮她把᱔『药』膏涂ﲉ了,就催角她脱了外裙上床去睡,一边给她盖被子的时候还一边餑道:“先就这么睡,明天早上我给烧一大锅ₙ热水흾。起来ᕁ了再洗。” 䏶

      顾茵眼皮都睁不了,用鼻音“嗯”了一声。

      王氏看她这不反抗,顺杆往上爬,又:“那也说好明天不出门了哈!”

      顾茵脑都困成浆糊了,又应了一声墑。

      陧 王氏轻手轻脚地端着水盆出了去,心既然答应了,明儿个不管顾茵怎么说,都再㰮不能錤把她放出去!

      不过王氏到底还是失算了,因为第二天一大早,沛丰就亲自登门来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