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8日本刮伦高清

      竖日,天朗气清,光和万里,大地一片盎然。

      晋阳古城外,旌旗招展兵푣戈起伏,贼军势众虎视眈眈。

      ඉ 这一次,他们没有在强行攻城,而橀是不断派人䀔到城下,对着并州㐋军喊话劝降,搞得城头上将士烦不胜烦。

      城内刺使府,主位上张懿端坐上首,他寒着一张脸眯着眸子,整个大殿内气氛稍显压抑。

      “丁原兵败,这莫大的事情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

      沉闷良久,张懿终于耐不住了,他开口质问:“军中将领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让敌军.....”

      “刺史大人,此乃贼军谣言!”

      下手处,曹性苦着一张脸,耐心的向并州大佬解释道:“贼军奸诈,以谣言传播,欲乱我军心!”

      “这些都是敌军阴谋,您要相信武都候..쓯...”

      他言语恳切,处处真诚,希望张懿能明白其中关系,这一切都是敌人的阴谋。

      城外贼军眼见晋阳城深,强攻不下,遂在城外散播谣言。

      又向城内䀢攒射劝降信帛,言丁原主力已被全军覆没,如今并州各郡都已投眘降,若晋阳冥顽不灵,城破之日便是他们受首之时。

      这计策,正是当初曹操等욾人,在洛阳对臧霸施行的诡计。

      如今被李唐活学活用,照搬到了张懿等人头上,正所谓三倍攻之十倍围之。

      而退贼军有兵力多少,除了狼骑外,最多也就是敌军的两倍,这种情况下,强攻晋阳雄城,能不能打下来,什么时候能打下来,到时损兵几何,还真不好说。

      兵法有云:上兵伐谋,下兵伐交,三军可夺气,将军닍可夺心,兵不顿可ᘀ利可全,不战而屈人之兵,为上策也。

      这里的谋可以从很多方面去解释༼,各人有不同的领悟,李屠夫所领悟的谋,其实是谋定而后动,谋胜先谋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但李屠夫谋的境界只有这么点,不代表其他人的谋略不行,贾诩这녊老狐狸既然敢怂恿李屠夫打晋阳,其心中自有解决方案。

      此刻便显示出了其中的道道,张懿等并州高层也算有识之士了,他们没有被谣𥉉言뉛所惑,却召来曹性质问。⧾

      有道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提前预防,还是很有必要滴。

      觔 其实对于贼军的伎俩,张懿等人怎么可能不明白,只是贼首名头太盛,给他瘡们的压力臢有点大。

      所以召来曹性等将前来,当面训斥一番,未尝没有发泄心中压力튼之感。

      领导吗,心情不好了,随便找个理由,逮着手下作出气筒训斥两句,发泄一下,这些受气包心中苦闷也得忍着。

      张懿此时显然气没出尽,他指着曹性的鼻子斥骂道:“谣言?”

      “即是谣言为何不报?”

      “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刺史,还有没有上下尊卑.......”

      “卧槽你娘,谣言何必禀报,”

      很想反问一句,奈何身份不允许,曹性只能被骂的狗血淋头,狼狈滚出刺史府。

      “气煞我也!”

      当曹性愤懑的走出后,心中越想越憋屈。

      这些文官稳坐后方,对战事丝毫不上心也就算了,如今又无缘无샇故逮着自己狠骂,真当老子是泥捏的。

      有道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쯊那老狗就差捏着他的鼻子骂了,如此真让曹性这等战场悍将气炸了肺。

      但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那老狗乃是刺史,是并州长官,他就算有气,但没有后台,也只能忍着。

      曹性愤懑姑的离开了,不料途中有收到一条讯息,让他本就郁气憋屈心情更加难受!

      “你说什么?”

      ㉷泽“将军,汾河水降,敌军恐有阴谋!”

      传讯兵间主将脸色难堪,自身亦有点湿意。

      尽管心中惶恐,但还是言语清晰,将信息转达:“汾河水道,于今日辰时抖降!”

      “看情况是贼军有意蓄水,不知作何打算....”

      汾河水位陡降,贼军正在河道上游筑堤蓄水,魏续带兵出城前去阻止。

      同时让人带话,请曹性尽快回城防,主持大局。

      “快派人把魏续叫回来,万不可让其出城.....”

      当曹性火急火燎的登上城头时,已经晚了一步,魏续早已出꿵城不见踪影,据探子传来消息,恐怕凶多吉少了。

      “可恶⟱啊!”

      曹性大恨,贼军太过阴毒,连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都能做出。

      要知道汾河是经过无数代人治理,才有周边良好局面,如今贼军却!

      水火无情,破一城伤百里之民,百姓多艰难啊!

      并州绝对不能落入鹇贼手,否则以贼军的尿性,往后的日子指不定有多惨。

      曹性决定不在坐以待毙,他要发动城中军民,与贼人决一死战ᵲ。

      随着躆军中传讯,消息传开,一时间,整个晋阳军民百姓义愤填膺。

      就连平日里吝啬的世家大族,也纷纷慷慨解囊,拿出刀枪武装私兵,准备与城外贼军决一死战。

      .........

      与此同时,贼军拦河蓄水,曹性发动军民的事情,也被刺史府高层得뢘知。

      一时间,整个文官集团人心惶惶,心急火燎想咆竪哮。

      “什么,贼军要水淹晋阳!” 

      晋阳府邸,刚刚发泄一通,还未来得及喘气的张懿,更是暴怒:“曹性和魏续呢,他们是干什么吃的?”

      “不出城阻止,也不亲自前来汇报,是要造反吗?” 닆

      “禀大人,魏续率军出城不知所踪,曹将军正在组织城中青壮⍉,准备与贼军死战........”

      “不知所踪?”

      “我看那魏续怕不是借机出城,然后桃之夭夭了,张公,我਷等应该早做准备才是!”

      有人反应激烈,显然是被突如起来的消息刺激到了步。

      “张公,丁原匹夫调走主力,独留我等困守孤城,如今贼军势大,还是早做准备为妙!”

      张飞言辞更是激烈:“吾看那丁原不似善莊类!”

      “此番┄将主力带走,分明是想借刀杀人.....”

      “住口!”

      眼见一众手下越说越⾵离谱,张懿直接出言喝止!

      并州地处边界,自古以来就是武强文弱,加上近年来鲜卑崛起,匈奴乌桓侵蚀掳掠,并州大半州郡被占。

      失地之事本该武将集团负责,但出了事往往文人集团也要背锅受责,这种矛盾由来已久,此刻就暴露了出来。

      大殿内一时寂静无声,鸦鹊可闻,众人踹踹不言。

      凝眉思略,빝张懿虽然喝止了众人的猜忌,但也感觉有些话说的也有道理。

      并州这群武将,根本靠不住,根据以往的战绩,也能窥测一二。

      那丁原都出发快三日了,至今都没传来消息,恐怕情况不容乐观。

      城外贼军更是威名赫赫,战绩无双的李屠夫亲自带队,此番虎视眈眈,不过三两日便逼得他们惶惶,可见其中凶险。

      城内这不足两万的并州军,加上一些乌合之众,若真出城决战,他们真是对手吗?

      思虑良久,张大人抬头扫视一圈后,下定决心道:“一德,你持我罾手令,去城防营接管大军。”

      “诺!”青年将领出列。

      “记住,小心曹性!”

      “是,侄儿晓得!”

      张飞向族叔一拜,便领命而去。

      “众位同馯僚且尽快准备,酉时出城.......”

      “诺!”一众高层领命。

      这晋阳城是不能呆了,水火无情,鬼知道洪流过后还剩个啥。

      另一边,张飞快步走出刺史府,他并没有直接去城防营,反而带着一队心腹士兵赶往城楼处。

      此时曹性正在加班加点,派手下士兵去征召城内青壮,然后发放武器,准备与城外贼军决一死战。

      “拿下!”

      张飞带人赶到后,二话没说,直接将曹性等人武装解除,夺了其指挥权。

      手段可谓是简单粗暴,小心谨慎不存在滴,与其提心吊胆的谨慎防备,不如从一开始就将源头掐灭。

      说实话,他还真没把区区曹性放在眼里,若是换做丁原吕布,他湟可能还会忌惮一二。

      “⡲张飞,你想干什么?”

      哪怕到现在,曹性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便被张飞等人围了上来。

      宺“奉刺史府令,从现在开始,城防指挥权归吾统率!”

      张飞说着,瞅了他一ꦰ眼,不屑道:“曹将军还请竭诚配合,若不然刀兵无眼,伤着谁可就不好了?”

      “你.......”曹性气急。

      “怎么,想造反?”

      不远处曹性亲兵见到情况,纷纷抽刀围拢上来,与张飞等人对峙。

      “将军!”

      一众亲兵紧握钢刀,只要曹Ļ性下令,他们舍去这身皮,也要剁了张飞这杂碎。

      “张飞,早知汝向来看不起吾等武人,但是想让曹性束手就擒却是妄想”

      怒喝一声,曹性神情狠厉,他并不甘愿缚手:“你想要军中指挥权,可以!”

      “但我要带本部人马出城决战,尔若不愿,大不了鱼死网破。”

      说话间,他无视周身刀兵,猛然踏前,死死的盯着对方,反向施压。

      这是一名狠人,非愚忠之辈,自然不会命假小人之手。

      在曹性看来,张飞这种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的作风,נ就是小人。

      对于这种人,不必心存幻想,若真自缚手脚任其拿捏,恐皰怕下场凶多吉少。

      眼前有一众亲兵在场,他还有讨价的资本,若真当被人押解后方,那才是任人鱼肉。

      “你!”张飞脸色不定,他扫了眼周围逐渐聚拢上来的士兵,以及那明晃晃的刀枪,一时间不敢轻举妄㨻动。

      此时若与对方刀兵相向,虽然能斩了曹性,但他们也未必能全봿身而退。

      这些兵卒,可不管什么刺史心腹,亦或什么州府ͼ大人,对他们来说,战事一起,不过是刀子戳肉罢了。

      脸色沉沉间,张飞在权衡一番利弊后,只得妥协道:“汝要出城决战,老子也不拦你!”

      “但此行,只得带本部人马!”

      冦 僵持间,张飞还是妥协,放了对方等人一条生路。

      不妥协不行,曹性虽不是脑生反骨之辈,但也不是迂腐鹳愚忠之徒。

      想要在军营中拿下对方,可以,但自己等人也要做好挨刀子的准备。

      这就是将,这就是兵,他们不管你是老爷,还是皇亲,都几刀下去了事。

      “将军,真的放那曹㳇性离开?”

      看着曹ௗ性等人远去的背影,一名头᫃目忍不住上前:“对方在军中颇有威望,这个时候放其离开!”

      “哼,那还用说,曹性手中有兵且颇得军心,其身边更有近百名亲兵护卫,不放他离开还能怎办?”

      冷哼一声,张飞面色不怎么好看:“与其在城中火拼,不如让其出城与贼军决战!”

      “如此即借㧼刀杀人,又消耗敌人兵利,一举多得岂不快哉。”

      採“将军高明!”ᮍ

      “将军大才!”

      一众心腹闻言,皆出言赞叹,恭维有嘉。

      借刀杀人的计策很简单,到了一群狗腿子口中,那就是天下✄一等一的燙谋略。

      张飞能想出这种好计策,绝对是能人中的能人,值得他们推崇。

      而另一边,曹性受了一肚子气,直接召集本部兵马出城。

      “大哥,我等兵不五千,出城与贼军决战?”

      煌有兄弟感觉曹性此举很不明智:“这点人马还不够贼军塞牙缝,出去决战不是找死吗?”

      “蠢货,我箼不这么说,那张飞能轻易放我等离开?”

      曹性心中有气,无处发泄:“所谓决战不过是权宜之计,你还真以为大哥傻啊?”

      “通知兄弟们,迅速准备出城,既然他不仁,就别怪老子不义。”

      之所以抗命不尊,是因为曹性已经看透了张飞为人。

      如果不奋起反抗,最终不但自己遭劫,军中的生死兄弟也会受到牵连ࣲ,被小人迫害。

      做人可以自私,也可以博得一时忠义之名声,陷兄弟们于水火。

      但之后呢,其中代价不要太惨重。

      每个士兵,每个⚛亲卫,都是为他挡刀的好兄弟,值得他回望。

      他们身后,有妻儿老母䁵,有父老乡亲,有녎家庭有牵挂。

      无论走到哪里,曹性总会下意识的,回头看看一众兄弟㝆。

      됤 若所料不差,张懿这群文官集团是打算跑路了,所以才急急忙忙的收缴兵权。

      以曹性之见,城外贼军恐怕不会轻易放其离开,קּ到时趞战事一起,战场⦔上刀兵无眼,一众兄弟何从。

      若是胜了还好说,兄弟们兴许能保住性命,甚至捞点军功,但若败了呢,到时若何。

      㹋以曹性的估计,张懿败北的几率至少有九成九,这一点不是他看不起刺史府的那群文人,也不是他看得起贼军ካ,而是敌我双方的统帅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张懿虽说是一州刺史,自身也多少通些武略,麾下有能力人才也不少,尺有所长寸有所短,这些老爷们玩弄一些政略手段或许有些高明⨁,战阵之道上㝕可就难说了。

      李屠夫纵横南北,鐆肆虐中原腹地,其统军经验丰富战绩更是让人侧目,与这种人物对阵,就算是战功赫赫的武都侯,也要倍加小心,甚至为了晋阳安全,还特意留了两万多人马与将领防备,可见一般。

      ᱣ刺史府的高层想要跑路,那要看作战经验丰富的李屠夫同不同意,人家可是在城外虎视眈眈的看着呢,甚至可能已经等待他们自投罗网了。

      若战事不利,张懿等人或许可以凭借身份名望保留活命之机,但普通的士ⳝ卒呢,他们有活命的机会吗。

      毕竟观李屠夫臭名昭著的名声,以及过往所为和种种恶迹,顽抗的士卒下场如何?

      所以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手下一帮追随自己的兄弟筸,曹性都不会束手就擒,也不会慷慨赴死。

      你可以说他是自私自利的小袧人,是闹脑生反骨的逆臣,或者是不忠不孝叛徒,但他就是做不到为刺史府的老爷们英勇就义。

      谁愿意做忠臣,┍谁做ỻ去吧,曹性管不了其他人,但能决定自己这条命,到底为䴖谁而死。

      .....

      午时,贼军生火造饭之际,晋阳城南门轰然打开。

      当先一将,便是脑生反骨٭的曹性,率着本部人马,头也不回的奔上党而去,反骨崽当得果断无比,不惧恶名。

      而这一幕,被守在外面的贼军斥候看到,然后火速禀报与大统领。

      因为早有谋划,在加上兵力和城墙高大的原因,贼军没有选择四面围城,而是以斥候监ᛯ督,以及正面强攻的方式,希望以点破面,对方如果顶不住压力弃城而逃最好。

      果不其然,在贾诩和诸将的谋划下,此刻就显现出了一些苗头,有人已经先一步逃了。

      “哈哈,这么说晋阳城内有人耐不住了?”

      大营内,李唐闻听消䯵息,冷冽的脸庞ᴻ上罕见露出一丝笑容:“严密监视,큏有动静立即汇报。”

      “哈哈,并州定矣.....”

      此刻的李唐,终于松了一口气,虽不知道这部人马,到底为何离开晋阳,但城中兵力确实遭到了削弱,李唐怎能不高兴。 ⋅  从并州军这个举动中,也能窥探道了很多重要的信息,揣摩一些门道。

      周仓筑堤截河,让汾河水位抖降,然后又派兵散布谣言,实施攻心之策。

      如此多管齐下,从心灵上和气势上震慑敌人,谣言不但打击对方士气,㷀更是ዥ让高层惶惶。

      正所谓谣言止于智者,但这个时代,有几个智者,当然智者不少,愚者也不要太多。

      散播那些谣言的时候,李唐也没指望这些东西,能糊弄住张懿刺史,也没指望能糊弄那些州府内精明似鬼的高层。

      캠 但普通士兵和武官可就垹不同了,这些人整日里浑浑噩噩,好似只닡会拿刀砍人,但他们对信息的辨识度同样敏感。

      有些人好糊弄,有些人不好糊弄,这个鲂世界,不是所有人都是智者,同样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傻子,但有总比没有好。

      谣言虽是谣言,但不得不承认,它有时候就是好用,不服可以,你不信,但其他人呢。

      ⦨ 或许信,或许不信,谁知道呢,反正李唐是信了,还确信不疑,总之多糊弄一个人,就多一分胜算,为了增加一线的机率,他连自己都糊弄了,可见其中道道。 ⨣ ޫ 从晋阳举动,以及最近셽所得信息来看,西河那惨烈的攻城战,恐怕不是演戏,徐晃没有投降而是一直坚守在离石城。

      自己都抄丁原老巢了,他峆还无动于衷,除了因为晋阳留有两万守军外,恐怕更多的是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