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导航下载软件

      日头西落,傍晚时分,夏恒椄一队终于来到善见城东大门,木龙须拖着疲惫的身躯,꓎满身臭汗,苦不堪言,用两条腿硬生生走了一下午,这可是龙从不曾体验过的煎熬。他抬起头,东城郭高大巍峨的正门楼一如往日,⍋上面三祁个大字据说是祖龙当ῌ年初建的亲笔,“善见城”遒劲有力,饱经风霜。仰望间眼角湿润,木龙须只觉心酸,掩饰一般,忙低下头,抑制住情绪。

      ꡔ 脚上的石板,还是那么熟悉,如果不是安∭静异常的街道,他几乎要怀疑一切都没有改变,可੤惜一切都变ฮ了。原来家园的主人,都北迁临安,“ṽ临安临安”,何瘶时能归?田园将芜,胡不归?

      可能木龙须是第一个归来的龙吧?他强妻迫自己,抬起头四处打量,睁大眼睛,明明街道两旁的建筑和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伫却总觉得哪里不一样,少了什么?他喃喃自语。东张西望,突然,视线落在一排排巨大的木墩上,“那是……我们的树?”是树,是树啊鎙,真的是树,天人竟然把帝都的参天古木一颗不留,都齐根砍了!ឍ木龙须双手死쫶死握拳,眼泪不争气,一颗滚落到干瘪起皮的嘴边,咸咸的츿,充满苦涩。咬着牙,怒气怒火和羞耻感瞬间填满了整个脑子,他几乎꧒感受不到自己的腿矜还在机械的挪动,梦游一般,耳边嗡嗡作响。队伍一路没拐弯,等到了原水晶宫东门正对着的青龙大街,左边第一棵,左边第二棵,第三棵……木龙끑须从队伍中冲出去,一鱔下子扑倒,双臂紧紧抱住巨大的囐年轮盘,컉眼泪喷涌而出,放声喊道:“爷爷……”

      离星上,木属性的龙䑄,死后会变成植物,龙族素来尊敬医者,允许他们在帝都内自愿⅃选择化身盭的位置,让子孙后代永远铭记奉献。 镓

      什銲长⿰见木龙须杋出了状况と,甫嫌弃多事,勃然大怒,抓住缰绳,直接跳下马来,跑向他。前面的夏恒暗叫不好,也顾不得其他,连忙下车冲㶹出去,“且慢!”他伸开双臂,护在木龙须身前,“这䯪是翨我的仆人,要打要罚和你无关,退下!”

      籲 쉸 队伍停了,什长目ᮅ光从上到下ﭮ扫了一遍夏恒腉,也不说话,冷冷笑了两声,别有深意的点䠒点头,䇤随即转身回去翻身上马。“走!” 馭

      “走,须子!”夏恒转身一把ⁿ拽起木龙须,几乎拖着走,宫门在眼前,索性就步行。夏恒示意自己不上车,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块手帕,胡乱在木龙须脸上抹䞙了两把,见他表情悲戚荮,还没回过神来,心里叹口气,却又没什么办法。不知道是不是在龙﹆族待久了,刚才⏦那一幕,他看了难受。

      夏恒能够明显体会到其中差别,木龙须和Ű之前跟着自己的那个仆人完全不一样,似匣乎是没有刻意的生疏感,这种感觉不是에特听ᆉ话的那种好,而是……一股很奇怪的,似乎是……刚想到这里,木龙须清醒过来,挣脱了他的手。

      善见城的水晶宫内,原来的太极殿被改成了紫宸殿,是天众帝君的休息办公场所。夏恒他엁们进了宫门,走了良久,才趁到了揉台阶下。那队士兵,솿并不离㺱去,在第二重宫门外等候,木龙须⠘也在那里。他和其他士ዲ兵一样,蹲在墙角休息,水壶里面的水彻底喝光,脸上泪痕已干,双目空空望着天。

      一丝日光都没有㈳了,不死黄金眼也被乌云笼罩着,天空虽然还是蓝色的,只是人影模糊Ě,照明台上黑色粘稠的油噼里啪啦的响,散发出难闻的气味,不知道是什么。木龙௾须以前在宫里⿺当差,记忆中没有这种味道。

      ﵶ ༄ 夏恒在左暖阁外面的正厅,一动也不敢动,双膝跪着,两手掌紧㨪贴地面,额头贴着冰䳞冷的윞砖,他的身体有些硂吃不消,本来就风尘仆仆,没做任何休息,也没吃任何东西,熰就被带到这里,胃里面空的恶心,太阳穴突突直跳。

      “进来。”暖阁中,卧榻上,帘幔后面,沧桑沙哑的声音透出来,一个老太៿监小跑几步,用手拍拍夏恒的肩膀,示意他进去。夏恒突然一起来,眼前几乎一黑,金星只转,踉跄一下,吓了老太监一跳。也不敢耽误,夏恒竭力控制,走到诂暖阁内,没点灯,他稀里糊涂的,找了个地方,咕咚跪倒在地毯上,不敢抬头。

      “夏氏恒拜见陛下,太一安好?”机械的话想都不用想,夏恒张口就来,此刻面前是地ഭ毯的一块花,暗沉,褪色的牡丹花。

      “可知为襼何叫你回来?睎”躺着的烨郸原本黑色的瞳孔微微变了颜色,声音依旧沙哑。

      “恒愚钝,不知。”夏大恒大气也不敢喘,驻听着声音,小心翼翼挪动着头的方向,族手心里面开始冒冷汗,自ゆ己也分辨不清楚不到底是饿的,还是紧张。

      “朕的身体撑不了几天,有件事要抓紧。”里面的声音幽幽的传出来,令夏恒毛骨悚然。他不敢接ᶍ话,沉默着。“你在龙族呆了半年多,孩子也有了,对他们有更深入⢂的了解,由你负责后面作战部署的参考,再餝合붍适不过。”

      夏恒一惊,猛然抬头枯,突然记得自己身在何处,又赶紧埋下头,ㅬ整颗心七上八下,还要打仗?为什么?自己这颗棋子难道就是战前卧底?他依旧沉默,额头不由⚭贴上了那朵牡丹花,突然很是愧疚,仿佛红龙荧就在面前。

      “你带回来一个龙퀺族叫木龙须的仆从?”一阵嘻쾅嘻索索,老太监扶着烨郸坐起。

      “是。”夏恒双眼紧闭,祈求不要再有什么鲸消息打击自己,已经快承受濼不住锬。

      “朕听说木属性的龙医术高妙。”夏恒听了,忙解释:“回禀陛下,他不会医术,吒只是普通的侍从,会点拳脚功夫。”

      钌 嫵“杁哦……”烨郸叹了ꆣ口气,很是失望,“大鸿胪春冉和朕说,木龙的血液有返老还童窝的本事,是真的吗?”

      这话ꎊ一出,夏媕恒三魂五魄瞬间打了个激灵,莫非?他忙不停叩头,“陛下,陛下……”使不得这三个字哽在喉咙口,想想老老少少的族人,实在说不出口,又木龙须方才抱着木桩的模样,真如百爪挠心,备受煎熬。

      “带他来!”烨郸一罫把掀开帘子,露出一张沟壑纵横,干瘪消瘦的枯脸。᫳ 㓶

      第ᛲ十七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