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a到天堂在线

      “没错,本宫就是要让你做本宫的男人。”大玉儿表现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娘娘不会后悔?”陈坚带着邪魅的笑容问道。

      “本宫从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大玉儿掷地有声地道。

      “好,今晚三更,洗干净点在房间里等我,到时候看你还敢不敢在陈某面前这么牛气?哈哈哈!”陈坚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因此毫不犹豫地向大玉儿下了战书,大家都是成年人,陈坚也不在乎放纵一回。

      “好!本宫就等着,你不敢来就不是男人!”大玉儿同样毫不犹豫地接受了陈坚的挑战。

      当晚,陈坚在摆平了紫嫣和诗盈之后,悄无声息地向大玉儿所在的房间潜去。司令府又不是皇宫大内,就那么有数的几座房子,大玉儿住在哪个房间陈坚清楚得很。

      时间已近三更,司令府内绝大多数人都已经入睡,陈坚却看到大玉儿的房间里还亮着微弱的灯光,看来真的在等自己?

      来到大玉儿房间的门前,发现房门还真留有一道缝,毫无疑问,大玉儿确实应该是在等自己了。虽然这个司令府除了陈坚没有第二个男人,但关门睡觉是自古以来人们的习惯,大玉儿故意将们留一道缝,其目的就不言自明了。

      既然大玉儿真的在等自己,那陈坚自然就不会客气了。

      陈坚轻轻运功推开房门,没有发出一点声响,随后如狸猫一般快速闪身就进了屋。

      还没开始打量屋内的景象,陈坚就感知到气流的变化,这是有人向自己扑过来的征兆。

      陈坚以为有人偷袭自己,立即功聚全身以防万一,同时转身面向偷袭者,准备看看是谁那么大胆敢到司令府来偷袭自己。

      转身看清之后陈坚哑然失笑,哪里是什么偷袭者,原来是大玉儿夹着香风向自己扑来了,那香味不就是自己生产的香皂的香味么?看来大玉儿真的如自己所言将身体洗干净了啊!

      卧槽,这大玉儿可真够生猛的,这也太主动了吧?就不怕认错人么?

      陈坚哪里知道大玉儿早已等待多时,来司令府也有一段时间了,当然也知道司令府除了陈坚没有第二个男人,所以陈坚一进门,大玉儿就从身形上认出了陈坚,毕竟陈坚那种这个时代少有的身高太容易辨认了,认错人的概率不到百万分之一。而大玉儿对陈坚可是爱慕已久,绝对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所以一认出陈坚立马就扑了上来,生怕陈坚会溜走似的。

      陈坚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大玉儿这样投怀送抱,陈坚怎么可能拒绝?所以双臂一张一合就把大玉儿搂在了怀里,作为一个高手,对危险的感知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大玉儿是善意还是恶意陈坚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

      接下来该怎么做可以说在这个时代没有人比陈坚更懂了,面对大玉儿的主动,陈坚表现出了更强的亲略性。

      愁啊愁,愁就白了头,自从我与你呀分别后

      我就住进监狱的楼,眼泪呀止不住地流

      止不住地往下流,二尺八的牌子我脖子上挂呀

      大街小巷把我游,手里呀捧着窝窝头

      菜里没有一滴油,监狱里的生活是多么痛苦呀

      一步一个窝心头,手里呀捧着窝窝头

      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犯下的罪行是多么可耻啊

      叫我怎能抬起头,离开了亲人我失去自由

      泪水化作苦水流,从今后无颜再见亲人面哪

      心中增添无限忧愁,愁啊愁

      愁就白了头,自从我与你呀分别后

      我就住进监狱的楼,眼泪呀止不住地流

      止不住地往下流,二尺八的牌子我脖子上挂呀

      大街小巷把我游,手里呀捧着窝窝头

      菜里没有一滴油,监狱里的生活是多么痛苦呀

      一步一个窝心头,手里呀捧着窝窝头

      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犯下的罪行是多么可耻啊

      叫我怎能抬起头,离开了亲人我失去自由

      泪水化作苦水流,从今后无颜再见亲人面哪

      心中增添无限忧愁

      “哈哈哈哈,娘娘还牛气不牛气了?”陈坚以一个胜利者的口气道。

      “哦?这就怂了?白天的那股犀利劲哪去了?”陈坚依然不肯就这么放过她,继续刁难道。

      “实话告诉陈大哥吧,白天那都是妹妹装出来的,目的就是想激一激陈大哥而已。其实,从第一眼看到陈大哥的时候妹妹就已经被陈大哥深深地迷住了,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成为陈大哥的女人。白天装成那样,不过是为了给陈大哥留下更深刻的印象罢了,妹妹知道大多数女人在男人面前都表现得很弱势,所以妹妹就偏要做出一副强势的样子,希望这样可以引起陈大哥的重视。”大玉儿虽然本是个强势的人,但显然还没强势到白天那样的地步,可以说白天的表现有装的成分,但至少有一半是本色出演。

      铁门啊铁窗啊铁锁链

      手扶着铁窗我望外边

      外边地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何日重返我的家园

      条条锁链锁住了我

      朋友啊听我唱支歌

      歌声有悔也有恨啊

      伴随着歌声一起飞

      月儿啊弯弯照我心

      儿在牢中想母亲

      悔恨未听娘的话呀

      而今我成了狱中人

      月儿啊弯弯照娘心

      儿在牢中细思寻

      不要只是悔和恨

      洗心革面重做人

      慈母啊眼中泪水流

      儿为娘亲添忧愁

      如果有那回头日

      甘洒热血报春秋

      妈妈呀儿给娘磕个头

      月儿啊圆圆照我心

      我在狱中想伊人

      不知你是否相信我呀

      脱胎换骨变新人

      月儿啊圆圆照我心

      盼望你早出监狱的大门

      浪子回头金不换

      我等你回来不变心

      “哼,还敢跟本司令玩心计,真是找死,今天非叫你服帖不可。”虽然嘴上如此说,但陈坚还真是有些佩服大玉儿的心计,在这个时代能够想到表现得与众不同获取关注,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一时间屋子里又是一阵大分贝的闹腾,还好,这是钢筋混凝土的房子,隔音效果还不错,否则要是传到她姐姐海兰珠那里就有点尴尬了,毕竟与姐姐才刚定了婚期还没成亲呢,现在就已经和小姨子好上了,怎么着也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本来想描写一点郬趣方面的东西,但特么的一碰就是高压线,改了无数次都不能解禁,没办法了,只能删掉一部分,字数不够只能用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填补了,后面若是有类似的情况我会同样处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