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播ed2k

      㕎听Ⲩ完甄揾陈述,张瑞髠满意的点头。

      初次治县,能理清头绪已是很不容易。最重要的户口、田地能核算清楚,就达到张瑞的要求了。其他的可以慢慢学习。

      ↫张瑞䑎也从未期待过他一介商人一接手就能如裴潜一般出Ḥ色,主动说服豪强解甲。

      至于那些顽០固的豪쥚强賷,自有军人去解决。

      张瑞便看了一眼张白骑,说道:“调一屯铁骑,同广武之事。”

      对于这些结坞堡自守的豪强,张瑞可谓是深恶痛绝。

      每一家豪强都聚众数百户ꜫ。隐匿户口,逃避赋税。

      数百户不纳税,不服徭役,几乎等同一整个村子在张瑞治下Ω消失。

      黸不,不是消失。是变成了一个山寨!宗主族长就是山寨大王!不知何时就会跳出来偷袭一下。ຟ

      这种ଫ毒瘤,张瑞当然不能容忍。

      没派兵打上门将族长枭首,都是张瑞心怀仁德,不愿多做杀戮。故只派骑兵游弋,迫降敌方。

      翤 㺨想到迫報降,隷张瑞将目光转向虑虒县县令。

      这也是一位秒人。名荀兴,字令则。

      盢 其脸皮之厚完全可与张瑞一较高下。

      当初檄文刚到虑虒县,这位荀县君便给出答复ᠭ。

      全篇回复辞藻华美,极尽䛖赞扬之词,将张瑞夸得是天上仅有,人间殍绝无的活絫圣人。

      什么涤荡九州清明,驱除鞑虏胡尘,各种赞美之词一个劲的往张瑞身上套,仿佛张瑞就是冠军候再世。

      听手下人读完,张瑞都有些旜脸红。

      즑 实在不敢想象这位荀楈县君当初是以怎样的心态写下这些肉麻之词。

      最后这位荀县襡君就成了第一位主动投靠张瑞的大汉官僚。

      用他的话说,虑虒县思将军之如花궽草树木渴求雨露,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不论是冲他的这份厚颜无耻还是为了千金买马,吸引更多汉呬室官员荨投穎诚。张瑞都没有动他的县令之膛职。

      这位县令亦是投桃报李,以共议抵御贼寇为名,宴请县内诸多豪强宗主。

      然后宴上突然发难,将衱所有宗主一网打尽,送往孟࢙县。

      由是虑虒县成为张瑞麾下第三个肃清豪强的净土。

      蠦 张瑞有意引荐他给一众文武认识,便开口说道:“请荀县君一述虑虒县详情。”

      话音未落,荀兴已经站起,表现得极其胆小甚微,恭恭敬敬的向所有人拱手行礼后,才开口说道:“多赖将军广施恩德,仁义惠及山川鸟木。虑虒百姓方能安居乐业。”

      눅 话一出口佩,就쟏惊呆了无数的文臣将校。

      仿佛为所有人打开了一座崭新的大门。原来拍马屁可以做到如此的恬不知耻!谨受教!

      荀兴继续说道:“虑虒县内共有户籍三千三百余户,一縐万八千余人。田十七万九千亩。”

      这数据再次震惊了所有人。

      济济一堂的文臣武将瞩目在这名点头哈腰的县令身上。ꠋ没想到此人虽然骨气稍逊,却是一位难得的治县之才。

      有耿直的将校满脸不可思议的롚问道:“虑虒县怎会有如此之多的户籍?”

      “这……”荀兴胆鐑怯的缩了缩脑袋,动作像极了龟丞相缩头的动作。

      张瑞再次被他逗笑,说道:“但言无妨。”

      荀兴乃交代清楚,说道:“雁门本并州第一大郡。自鲜卑檀石槐崛起,岁寇三十余次。由是百姓南迁。及至熹平六年护乌桓校尉夏育出高柳,护羌校尉田晏出云中,护匈奴中郎将臧旻率南匈奴兵出雁门,三路各将万骑伐鲜卑大败。雁门南逃百姓数量达到及至。”

      裴潜惊奇,问道:“广武亦有雁门南逃之百姓,为何户籍远不如虑虒。”

      慚“广武眤西接西河郡,经过白波、南匈奴两次劫掠,是뜢故人口锐减。”

      那总不衘能只劫掠封广武、阳曲,而放过虑虒吧? 蝋

      就算虑虒位置偏远了一点,想必叛军不介意多费点功夫,跑上一趟。

      肯定有什么原因,是这家伙没有坦诚的。

      펰 眼见瞒不过去,荀兴只瀥好彻底交代。

      大概这家伙是Ả不懂得什么叫羞愧的。直接说道:“每有敌至,某便会召集县内豪强,筹集军资以贿贼军。”

      χ 嘶!

      櫓 堂内一片倒抽冷气之声。

      这家伙没被处决传示郡县,真是汉室无能啊。

      难怪⻆他一召集,县内豪强都去赴宴。原来陎是有旧例在先!

      不过张瑞不得不感慨,这的确也是一种乱샶世求生的智慧。

      主动贿赂流寇从而避免境内生灵鑍涂炭,于百姓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当然也不要感激那些豪强。

      廛 帠他们缴纳了䯂物资,转头就从百姓那里翻倍的赚回来。

      这也是为什么全县有一万八千余人,⟖田地只有十七万九千亩的原因。大部分田地都被豪强霸占,修成庄园、坞堡了。

      人均不足十亩。除去苛捐杂税,ﶮ剩下的粮食连肚子都填不饱ﰓ!

      顢要知道璖孟县的标准홖是人均四十亩,有耕牛之家再给十五亩。

      全县有三千余户,这才是正常郡县该有的户籍水平。设使太原各县皆是如此,㡮则一郡可ⷔ有百万ᰰ人。尽克全郡可拥百万之众,带甲十万,霸业可成。

      ꞵ然而现实是,整个太原在䯳籍人数连三十万都没ြ有。

      只希望这次秋收能让郡县接济更多的难民。

      张瑞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率军羘南下,攻取祁县、大陵县等精华区域。

      一切只待秋收过罳后!

      于是张瑞将目光转向裴绍,问道:“裴县君,᳇现如今五县人口、耕田总数可有名目?”

      ᯗ 裴绍跟身后书슜吏再次核算良久,才起勂身说道:“集五县之地,并安置之流民共有两万四千余户。耕田九十三万余亩。人口略有出入,算上军屯中的流民与俘虏,约有十一万瘢两千余人。”

      拥众十万!

      听起来很威风。

      但这个规模的百姓,在豫州、司隶等地也就一个县的人口。

      腌 醢 鱆而且耕田还是太少,人均已不足十亩。

      这倒不是有人在私藏田地。而是张瑞麾下幸新增的流民熴和发掘的扻隐匿户籍太多。将平均数拉了下去。 

      明年春耕过邏后,这个数字大概就能翻四倍了︤。

      九十三万亩良횞田,以这个㙥时代亩产量1—1.5石计算,大概可得粮食百万石有余。

      헗但不要想太多,这些粮食大部分是百姓的口粮。

      田税是三十税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䩝刚好三万石,送给杨⾌凤就一粒粮食也剩不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