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伦过程真实口述

      平럷日里,司쵗马九一直坚持与李建成等人练剑,提高剑术,并且,唤还有神奇药草九叶云海凤羽䗡草滋养身体,他的剑术造诣一直在飞快的提升。

      天下武功本来大道相同,熟能生巧,娴能化技,渐渐的,司马九发现他下意识的一些出招,已经暗合剑圣裴旻和剑侠荆轲的剑理了。

      如今,司阯马九已能在裴旻与荆轲指挥出᏷招之前,几乎无差错的预先出招。

      无伤剑的柔和白气,不断的削弱着破军枪的杀阵气场。

      在司马九出手后,原本苦苦支持围攻萧摩诃的李建成等人,立刻感到他们面临的压力大减。

      只在很短的时间内,司马九五人已经将萧摩诃的防御圈从三丈外压缩到劻了两丈内。

      这时,元丰找准机会,欺到萧摩诃的身旁,猛然刺出极具威胁的两剑,霎时,众人战意大振。

      宴 司马九更是㙨进入到了一种玄妙的境界,他手中的长剑似乎与心意相通。

      他虽然在出招搏杀,心中却越来越平和,胸中溟暖洋洋的舒服极了,忍賗不住要大声喊出声来。

      萧摩诃虎目一拉,目光牢牢的锁在司马九₄身上。

      趁着萧摩诃分神,元丰极其很准凉的刺出一剑。

      这一剑,他得手了。

      长剑剑锋刺在萧摩诃腰间,虽被甲胄所阻拦,但剑气还是伤到了萧摩诃的身体。

      萧摩诃怪啸一声,虎震大済厅。

      他的数个亲卫想要支援萧摩诃,却被商家死士牢牢纠缠住,一时难以支身。

      萧ꈀ摩诃腰颊间战服已被鲜血浸透,一滴滴鲜血滴落在地面。

      司马九五人见状,亦是加紧了围攻,想要㙘尽快结束战斗,毕竟,战斗持续时间越长,双方的伤亡将会越严重。

      虾正因为如此,受伤的㞯萧摩诃处境愈加危险。

      萧摩诃战斗之余,暗思着易破敌之策。

      “那个少年加入战斗后,形势才发生剧变,对自己越来越不利。”

      萧摩诃意识到这一点后,枪路一变,不再讲究控制距离,更多的是直刺伤人。

      萧摩诃连续对李建成刺偖出十三枪,拼着腰间和后背被冯立和元丰击中,将李建成逼出数步,紧쉢接着,萧摩诃连续几个虎步,直接攻向司马九。

      顿时,ㇲ司马九感觉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那是恐惧的感觉,就好像被侏罗纪公园中暴龙支配的恐惧一样,令他胆颤。

      司马九深吸一口气,发挥出了穿越到隋朝后的最ῠ高水㫰平,连续躲开和挡住了萧摩诃的七下直刺。他用眼角余光ⵛ看道李建成正奋不顾身的扑了上来,心中一缓,头皮却猛的一麻,却是萧摩诃单手一暖扬,一道乌光直射向自己,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렊 “剑圣裴旻:向左闪开,这不是你能够阻挡的,挡不住!”

      “剑客荆轲:趴下翻滚,避开要害,快,快!”

      “五柳先生陶渊明:ⴤ隔那么几个Ⓐ空间,我都感觉到群主凶多吉少,我想,这个群可能就要解散了,很高兴和大家度过那么多欢乐的时光。”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뢪.....”

      ......

      司马九脑海中得到裴旻和荆轲完全不同的信息,一时间却不知作何抉择。

      突然,陮他脑中一道灵光闪过,手中的无伤剑传达给他뷑了另一个指示,一个与剑圣裴旻和剑侠荆轲截然不同的指示。

      司马九将手中的无伤剑轻轻抛出,霎时,半空中的无伤剑白光大起。

      交战깉双方不禁为之一惊,然而,更令他们惊讶的是那道白光与乌光碰撞后,无伤剑居然又盘旋的回到了司马九手中。

      而那道乌光则叮的一声,被打落在地上。

      众人巡音望ф去,赫然是一把精致的铣鋧。

      司马九躲开了萧摩诃的必杀之技,躲开了昔日百步穿杨的胡人将军的厄运。

      萧摩诃一脸的不論可思ﭓ议,他的铣鋧乃是九家秘宝之一,一次偶然的机会为他所得。

      铣鋧的每次使用,都要蕴气蓄势良久,然而,每次使用却也是百发百中。 輴

      聯 他早就看出司马九是今日战局的关键,所以才舍身也要先杀此人,没想到却还是功亏一篑。

      ೐说时迟,那时快。詆

      就在萧摩诃惊诧之际,元丰与冯立再次出手,他们分罖别集中了萧摩诃的后背和右臂。

      或许是震惊过余,亦或是力不从心,萧摩诃右手一麻,手中的破军枪旋窺即掉落在地上。

      ì 尽管如此,萧摩诃并未放弃挣搔扎,他反手拔出腰间配剑,刈猛然挥剑击退웸了번众人的围攻后,再也压制不住胸中的一口血。

      “噗!” 러

      㱲萧摩诃喷吐出的鲜血瞬间染红了他那雪白的胡须。

      时至此时,萧摩诃已知大势已去,然而,他却并不悲哀,只是抬头看向大厅外的竹林,脸中抹过一丝温柔,长剑垂下,他再也无力举起了。

      冯立与嶫元丰见状,咬牙滓便挥剑冲了上去,想要结果了萧摩诃。

      ꤺ 突然,司觟马九焦急的制止道:“剑下留人!”

      䂾 此时,小院中㈽一个个商家死士护卫着昏迷的柳媚娘,而萧摩诃的፧亲卫已被杀的七七八八,剩下的十几人也都围到萧摩诃身边。

      他们早已抱定必死的决心。

      司马九的出言制止,令李建成疑惑不已。

      司马九将手中㗦的无伤剑收入剑鞘中,缓缓上前两步。

      “萧大将军,帝国军队在杨素大瀯人넒的带縿领下,所向披靡,攻无不胜,战无不克,如今,已兵临平遥城外,明日就将攻破此城。”

      “汉王起兵已有月꛵余,然未能趁势直取京师,如今,帝国军队四面围攻并州ᡬ之地,汉王大势已去,失败已成定局。”

      “将军英雄一世,不会看不透当下的局势吧?”

       “㼉况且,将军现在已身受重伤,无力再战。쀳”

      “ᅓ何不打开城门漸,归顺帝国,一则可ﴺ保将军麾下万千将士生命,再则,也可保全城百姓安危ⓐ。”

      껐 司马九目光清澈的望着萧摩诃,李建成等人也点了点头,收剑回鞘,站在司马九的身旁,表示将与他共进退。

      萧摩诃一听劝降言辞,顿时,脸上掠过一丝狰狞之色。

      他是南陈降将,平日最听不得的,却也是劝降二字。

      萧摩诃怒视着司马九,然而,司马九依旧和善的望着他,仿佛혬在等待他的决定。

      “你⬎是杨素的亲信吧?穿插奇袭,本来也是杨素小子的拿手好܉戏,本将军坐镇平遥城,就是想和他碰上一碰。”

      맻 “生死不过一念之间,我萧某人倒没把它蝤放在心中,生死之外,还有一点,瞝尔等须知,这世上,不会有两次投降的萧ᥐ摩诃。”

      榶 南朝虎将露出一丝惨笑,抬手就举起手中长剑向脖子上抹去,却又听到司马九大声道:“老将军有勇气死㯉,却没有勇气郞活吗?” 惮

      “昔日,南朝后主暴虐,将军为了江南百姓安危,忍辱负哲重,我辈小生对此都是极为钦佩。今日,将军若是慷慨赴死,쬍可曾想过城中万千军民?”

      “军队无人节制,势必为祸百姓,明日,帝国军队攻城,城中军民势必蒙难。”

      줹 “届时,平遥城必将成为人间地쪶狱。”

      此时,已经是卯时一刻,东方天际已露出一抹鱼肚白,城内杨玄挺等人作乱的喧闹慢慢减弱了几分,城内百姓起床生活的气息,孩童的哭闹隐隐可闻。

      萧摩诃手举长剑于脖子间,想着司马九的话,一时间征在๒了那里,似乎难以抉择。

      냂 “昔日世上众人,都说将军勇而无当,为了夫人,졒才投降的帝国。”

      “然以小生所见,却并非如此。将军为了大义,没有在德჻教殿弑⣀君,也是因为朼大仁,才没有继续领军抗隋。南琽陈无道,将军不为虚名䌆,顺应天意,为天下百骷姓谋取大利。”

      “今日,平遥城中的军民,同样等待着将싪军来解救,小生还望蒤将军忍辱负重,以解救平遥城于危难?”

      ≒萧摩诃眯眼看着司䳲马九,司马九之言,都是他心中的疮疤。

      在他内心深处,是抱着战死在长江防线之上䨿,只是造化弄人啊。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