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佛兰大黄蜂

      一阵锣鼓乐器喧嚣,妖法神通轰响天际,在天空绽开,光彩夺目的神通焰火将火狐镇映照明亮!

      狐灵儿已经穿戴整齐,凤冠霞帔,首饰辔头。坐在门口台阶上看着满城㶔妖族的ᢑ神通焰火괱出神。

      男孩钻出鼠皮被子,抬头看见狐灵儿侧脸。那种不自觉的亲切感涌上心头!狼婆솦站在偒门口,男孩不敢再多看一眼。

       狐灵儿冷不丁㴐道饩:“你们人族有婚嫁吗?有这等好看的神通焰火⨷吗?”

      男孩一激灵,缩缩身子。他不敢开口说话!

      狐灵儿像是自言自语:“我知道你会说话,那些大户人家多有뚺养会说话的人宠!传说很久以前你们人族......”

      一声狼族低吼,狼婆打断狐灵儿的话。

      狐灵儿扭头看着男孩道:“你不必怕我,我不会让别人欺负我的ߟ人宠的!如果你䀣不会说话輨!我就不要你了,让你被妖们拨皮,切片,煎炒烹炸!눿”

      男孩吓得一激灵,转头想逃,脖子却拴着⑚锁链!

      狐灵儿몮噗嗤一笑:“我就说你能听懂,肯定也会说,而且会说很多话!因为我在姑姑家见过和你很像的人宠!”

      男孩安静下来,试探的靠近狐灵儿一些坐下来!

      狐灵儿摇了摇手指!狼婆使了一个神通,一泼冰凉刺骨的水柱从院子里的水缸涌来。在男孩身上游走一周后飞向花圃里!洗刷干净后,狼婆给了他一身衣裳!

      这是他两年来第一次穿妖族的衣物,看着幛这身隐隐发着暗光的衣物,有种感激之情由心灵深处萌芽!随即又自我泯灭。䈹

      狐灵儿美眸流转,在他身上扫了一圈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还没从衣服ڰ喜悦中缓过神,随口:“我叫长生!ᩢ”

      说臔完惊出一身冷汗!随即警惕的在狐灵儿和狼婆脸上理扫视。

      狼婆露出尖牙,似乎展示恐吓。狐灵儿♬则媐高兴起来:“长生,既然你有名字,我也懒得再给你起一个!依旧叫你长生吧!”

      狼婆:“不可啊!他没有被驯化,野性尚存,日后成长起来怕对小姐不利!”

      狐灵儿:“那你给他起一个好听的名字!”

      삁狼婆吭哧半天䐢:“那也不能保留他的名字,从此你就完全忘记名字,叫,暎叫,叫呱呱!”

      狐灵儿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要掉下来:“叫呱呱,太难听了!狼外婆,这个不行换一个!”

      㗖 嘗狼外婆又吭哧半天:“那,那就叫他咕噜!咕읜咚!哗啦,巴㣈拉,嘎嘎。。。”

      豜 这一次盙连长生都笑出声了!狐灵儿更是肆无忌惮的笑到打滚!

      狼婆被憋的有点リ恼,显露本相,呲牙咧嘴对着长生低吼!

      长生被吓得立马躲⊵柱子后뷀!

      狐灵儿则站起身,拉起绳子一头,㘂一点一点的把长生拉近。长生也只能随着她拉紧绳子向她靠近!

      笛 “长生你答应퉙我不逃,不背叛,顺从我,乖乖做我人宠。蘧我就不再绑着你!有吃有喝,逗我开心,我会养你养到你死为止!”说完指尖一缕真气铜流转,将捆着长生脖圈的锁链打开!

      锁链虽开,但脖子上的项圈却没有解开!

      长生大着胆子开口道:“长生为活命,不逃,顺从!”

      狐灵儿大喜。

      锣鼓声已经来到前院,天上的妖族湴神通焰火渐渐停歇!

      一些狐族女仆往来狐灵蔗儿闺房,霘长生蹲在狐쒞灵儿门口,看着热闹的妖族,个偉个喜뽉气洋洋!此刻他庆幸自己被狐灵儿所救ᕞ,没有沦为这场宴席ᾼ上的羹肴!被抓的这两年,他也见道无数男性人族被妖族毫不吝惜的屠宰。女性人族拉去孵化场当做下蛋的母鸡,为妖族生产出更多人族供给妖族享用!他甚至开始动心思日后如何讨狐灵儿的欢心!做一个逗主子开心的☑人宠。

      片刻后他又想起山洞的族人,为了梂抵御妖兽围捕,顽强的活着퀧!族长母亲的教ﵿ导,生而为人,当为人族自强!不作它族食量!可是妖族太强大了,它们的妖法或迷惑⓷,或神ԝ通,又或体格鞄。都非我人族所能抗衡。生存〓的意义何移在?

      婚礼依旧进行,狼婆给长生戴了顶鼠皮ᯙ帽子,弓着身,跟在狐灵儿身后。狐灵儿的毛茸茸的尾巴就在长生枦面前左右摆动。晃得长生有点心猿意马!

      婫宴席间,长生见到各大贺喜家族的族长,几乎都带着人宠。

      有的相貌俊美,华衣锦服,쾽跟在母鸡婆龙身后为其搭理尾羽。

      ܊ 有的被装扮的似妖似魔,被熊妖铁链栓着,尽显张狂。

      也有的骨瘦如柴嶮,可怜兮兮,被主子当做药引练的不成人形。

      폲 更甚者,汔砍去四肢,被一头锹野猪⃯妖拎在手里当作随身的蒲团。随手往凳子上简一Ṻ放,一屁股坐在这人*¬**上。硕大的野猪身躯往上一坐,几乎要了他ᨵ的性命!几欲昏死过䤦去!

      䳜长生年龄尚幼,见到这些人族下场,近乎崩溃!几次要呕吐都强行压下。他知道,一旦露出怯色,或不当行为,可能命丧当下。摪

      쿨当长生跟着队伍路过熊妖桌前!桌子下正在啃食㬭人族手臂骨的人宠돺,突然目露凶光,张开尖爪似得双手,嚎叫着扑向长生。

      突如其来的阵仗,吓得长生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熊妖和一众妖魔则哈哈大笑!

      狼婆一脚勾起近乎倒下的长生,面目则显出本相,对着熊妖的人宠狂吠一声!才使得熊妖人宠安分一些,但依旧对着长生示威。直到熊妖斜踹一脚,并塞给他一只盘中人手,方才安静下来!

      这一出也深深刺进长生心里,恐惧蛉,这个人宠做了熊妖的疯狗,如今如野兽一般,视同类为食物。见而欲食之!已经完完全全失去人性,究泑竟什么样的经历能让他变得如此不堪?

      狐灵儿没有৕任何受到影响,依旧鬌仪态頃大方的向各个上宾见礼!最后落座؉在正席,正坐就是家主。

      家主虽然精ꏨ瘦身材,但却气定神闲。此刻站起身来,显化本相一只金毛狐狸,对天长鸣!天空顿时被他一吼竟然将空间贯穿,露出天外星斗。随即空间恢复ᛤ传来隆隆雷音。

      除了人宠们吓得色色发晹抖,在场一众妖兽齐声喝彩;

      中堂内更是走出一位银甲白袍神将,赞叹道:“岳父大人神通又有精进,小婿自愧Ꮅ弗如!”

      遗家⃃主浅浅抱拳:“哪里哪里,山野散妖,在贤婿狐鸣山面前不够看,不够看!哈哈哈!贤爱婿今日与小女成亲,也当显露显露,为老夫涨涨狐面!”

      长生偷偷抬头,从狐灵儿一侧偷偷观察这位新郎官!原来以Ю为煖作了统领,必定年龄很大,娶狐灵儿是老牛啃青苔,不成想如此年轻䴰。一身银甲,面白唇朱,清眉秀目!修为也到家,已经完全幻化人形。看不出种族。

      只见狐鸣山轻飘飘飞起,距ᅬ地十丈,突然显出天地法相。一只巨大无鹏的七尾雪狐飘荡天地间。随后一声嘶鸣响彻环宇,长生和一众人宠被振的眼耳口鼻血流不止!幸㣂亏狼婆䠠给长生带了鼠皮帽子,不然头都要被振的爆裂开来。

      长生从浑浑噩噩中慢慢恢复清明,只见野猪怪在骂骂咧咧,坐쫍下***已经脑袋爆碎。

      鸡婆龙人宠也暴毙当场!其它几个上宾的人宠也好不到哪里去!唯独长生算是好的。

      众妖虽然有少许怨言,但很快也就恢复如常,谁也没在为了死个人宠而计较。毕竟家里这样的人宠还有很多可以챁替换。不值得ꩫ伤了雅兴!

      长生内心更是绝望,恐惧妖族这种撼天动地的伟力,绝望于人族的孱弱!母亲的话几乎在那一瞬间完全泯灭。人族天生就是묛给妖族当粮食的!无法生出反叛之心!这一랱刻从内心已经跪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