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APP破解版av下载

      퀒 才来到小兰对面的位置坐下,一只纤细玉白的手,推动一杯热可可放ၞ到公生的面前。

      “姐,我刚才给你买礼物去了,来媨迟了。”

      每次都是这个理由。

      毛利兰忍不住捂嘴笑起来,也没有扭捏,只是将男孩手中硕大的盒子拿住,껇放在桌子的另一边。

      重新将热可可,推向男孩。

      㺬 “骑车冷吧,先喝点热的。”

      一杯温热的可可,还有草莓味奶精的味道。

      公生喜欢草莓味,无论是什么饮料只要有草莓味都可以,包括可乐。

       缓缓坐下来,看着兰推到面前的般可可。

      エ 冒出的热气,可以肯定是刚才看到自己到来,才现点的。

      而毛利兰自己面前的那一杯,则㚆没有丝毫的热气,并且比公生面前的这杯,要淡色。

      䣮 쾦 也是因为面前这杯是刚刚点的,所以进门后被服务员拉住自己提醒,毛利兰已经在这里等待⟲两个小时以上。

      “不用,这杯太烫了,姐姐你喝,我喝冷的就可以了。”

      毛利兰学习空手道,运动神经已经属于同年纪巅峰级别。

      不过,还是在没有反应来的情况,面前的公生只是晃了一下手花,就将两杯咖啡对调位置,丝毫未曾洒出。

      热的在毛利兰面前,而冷则出现在公生的手中。

      冷的,连余温鵂都没有,部分可可粉已经沉下,所以表面的色泽淡化。

      毛利兰是十点来的,也就是说这一杯是十点时候点的,一直放到现在才凉掉。

      明明约好的时间是中午十一点之后的。

      公生捧起已经没有多少热度的咖啡,贴到嘴边。

      细细的品尝......

      “咳咳!!!”

      没有喝几口,公生就忍不住咳碫嗽起来,卡着嘴巴伸出舌头。

      太苦了!

      “那杯是不加糖的,也没有加草莓奶油啊。”ﻯ

      就知道会是这个样㧂子。

      赶忙,毛利兰从口袋里摸索,拿出还带着一丝温热的草莓软糖。

      剥开糖纸,用大拇指与食指捏着,送到毛利公生面前。

      “咳咳......姐,你是失恋还是咋了,怎么喝这么苦的咖啡啊。”

      梜 难受,苦到嗓子眼,整潽个喉咙壁粘膜都被可可粉黏着。

      “什么嘛,我刚才喝的时候正ࢿ好,一点都不苦,张嘴。”

      再一次,手指㑊捏住的草莓软糖送到面前。

      公生看着面前粉红色的软糖,张开嘴,靠近过去。

      草莓软糖的淡淡甜味涌入,让人舒服的糖份融化舌尖,而草莓的味道,也让公生䭯感觉自己还活着。

      嚼着,将嘴里的苦味淡化掉,咽下去后,喉咙里的蛶可可粉才略微好受。

      再次抬头鑀,看着面前双手放在桌子,用温柔视线注视着自己的毛利兰......

      上一次这样姐弟聚会,还是在一个星期前,没有接水口香奈案件的时候。

      以及,再一஭次被推到面前。

      “喝吧,就是给你点蛁的。”

      温热的草莓可可,㞋散发着浓郁香ᒜ味。

      ㎌ 而公生刚才强行喝掉一半的冷可可,也再次被毛利兰拿回去。

      ᝩ 还是用小勺子轻轻搅拌。荴

      “对不起,姐姐,我不知道你会来的这么早。”

      头低下去,双手捧着面前温热的草莓可可,贪婪的品嗅从中冒出的蒸汽,草莓香味与可可浓味融合在一起。

      外表看着挺帅的男孩,刚才走路时候也有着气场。

      此刻,蜷缩着,捧着手中的温暖,一⑤小口一벐小口的喝。

      “没关系,正好在家里也没有其他的事情,所以就提前来了。”

      继续摇晃着面前的杯子。

      毛利兰抬起头,看㑝着面前的男孩。

      只有这个时候,互相对坐,才可以清晰的喂发现两人之间眉宇的一模一样。

      相同的发色,就算是笑的时候,弯月஫的弧度都是一样。

      鬫性格接近,温柔却不柔弱,单纯却也饱含成熟。

      笔七分的外貌,三分的气螬质。 ≷

      如同夜空中的双子座一般。㩋

      ......

      偷偷观察,偷偷观察,偷偷观察。

      你们是发现不到我的!

      毛利兰并不知道,此刻在这座杂牌的西餐厅内,还有一位特殊的存在。

      这个特殊的存在所在的位置也的确⺑让人难以找到。

      摄像头扭动,内部焦距开始调整,对准毛利公生。

      “果然,ꡰ小⊈兰在外面有汉子了,而且还是个超帅的大帅哥!”

      黑暗的控制室内,铃木园子겄通过餐厅摄像头,注视着小兰与后续到来的毛利귐公生。

      镜头放大,毛利公生的脸全部清晰可见。

      犹如ꭑ早晨的旭日,闪耀着光辉,却又令人温馨,嘴角勾勒弯月笑容,轮廓分明的下颚给人一种莫名的骄傲感。

      而那双瞳孔⾞,透露着真诚。

      “呜呜呜,好羡慕小兰,会有这么帅的腹帅哥陪着。”

      越看越爱,园子忍不住伸手,摸在定格屏幕,公生的脸上。

      只不过质感却有些差。

      再一次收手的时候,刚才触摸屏幕的手指沾染一层厚灰。

      躄 ......

      有人在看着我。

      当摄像头转过来后就死死定住,不再有其他的移动。

      公生也同样抬起ࢃ头看向摄像头。刅

      饂 “怎么了,公生?”

      菜刚刚上桌,小兰正在用西餐刀切下一小块牛脊肉,再用叉子送到嘴边。

      “没什么,只是在想姐姐你与我聚餐,你的那个闺蜜会不会偷偷跟踪过来。”

      应该就是园子或者是新一,两人其中之一。

      公生不再盯着摄像头,也拿起刀叉对付面前的牛尾肉。

      쒣旁边还放着炒饭、烤秋刀鱼与烤章鱼。

      这是一家杂牌店,并不是单纯提供西餐,类似炒饭哛与烤鱼之类的也可以提供。

      “不可能的吧。”

      毛利兰还是微微站起来,将整个餐厅都看一遍。 深

      中午的人不算多,但是大部分都是三、四人一起,情侣很少来这种店。

      没有名气,也没有情趣。

      地方是公生找的,距离毛利侦探事务所很近,下面是吵闹的麻将馆。

      “要不打个电话,可能园子前辈就在这附近,盯着ム姐姐你呢。”

      公生认识铃木园子与工藤新一。

      但是铃木园子与工藤新一并不认识毛利公生。

      而此刻在店里监控室的,公生推测是铃木园子。

      㪢 至于为什么......

      “这里是现场直播,就在刚才发生一起刑事案件......(呱呱呱呱)”

      “哦哦哦!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什么!平成的福尔摩斯!世纪末的名侦探!东京警察的救世主!工藤新一!!!”

      쏭 旁边的电视直播上就播放着工藤新햖一。

      陜很轻松的排除掉一个选项。

      公生史看着面前的毛利兰拿起翻盖手机,拨通某位大小姐的电话。

      “嘟嘟嘟......”

      즴 然后,一个靠近厨房方向的门口位置,标志着监控室的门后面,传来手机铃声。

      接听成功。

       嘈杂,似乎是因为靠近厨房才会听到的火灶声音。

      小兰站起来看向那边的方向,露出一丝疑惑,再低头看向面前ጧ的毛利公生。

      “刚才那个摄像头一直盯着我的脸,应该就在监控室。”

      用手中的西餐刀指向摄像头。

      似乎一切已经注定了。

      公生看着姐姐的背影,再数五秒钟,一个穿着华丽的少女被从一个房间里拽出来。

      带着一个超大的发꺃卡,将刘海全部给绑住,露出高高发髻线的时候也有一种宽额头的丑感。

      因为女ퟀ孩注重小巧碧玉的气质,所以这种宽额头的装束会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拖拽着,牵着手拖拽着。

      一直到拉到面前来。

      “呜呜,帅哥,你好,我是铃木园子,是小兰的好闺蜜,믤家住在......”

      赦 真的好帅!!!

      穿着笔挺的西装,给人一种严肃与稳重。

      却又没有系领带,内白村衫领口的第一粒扣子是解开的,袒露的样子带有一种不羁。

      蜶 “初次见面,园子前辈,我叫毛利公生。”

      没有姐姐漂亮。

      放下刘海也没有姐姐漂亮。 뒃

      以上!

      公生重新低下头,解决着面ⰹ前颇有嚼劲的牛尾骨。

      而一脸痴痴看着男孩的园子,则被小兰扶着,坐在之前小兰坐的位置,也就是公生对面座位。

      趴在桌子上,盯着面前吃饭的男孩,似乎进食都是一种美感。

      ⿺张口,闭口,眨眼的细微动作,面部表情反馈着吃饭时的喜悦,还有那碎刘海在转头瞬间摇曳浮动。

      公生.䀽.....帅哥的名字都这么帅......毛利......毛利......

      似乎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么帅的帅哥,名字是毛利?!

      䁗 “小兰,这个男孩......就是你那个教唆你母亲离婚的잭混蛋老弟?!”

      仔细看看,园子动用【伪.名侦鞛探】的能力,在身边的毛利兰与对面的毛利公生,两人的脸上墒进行脸谱比较。

      百分之쟠九十八的相似度。 䳈

      最主要的是,这个帅气到让人无法嫉恨的瘽外貌...... ◒

      似乎混蛋也是很不错的,好想被对方混蛋一回啊!

      㙵 园子再㉾次沦陷于五官的魅力。

      ⋚ ꬸ“不是的,我那时候还小,说觲的是气话,公生才不是什么......”

      忘记自己好友的属性是大嘴巴。

      小兰连拦住对方的时间〇都没有,就直接被对方将小学一年级时候的事情说出来。

      칻“没错,我就是那个教唆母亲与父亲离婚的混蛋老弟。”

      这是事实。

      毛利公生微笑看着满脸歉意的姐姐,露ۄ出一份安心的表情䑄。

       “公生......”

      小兰情绪陷入低沉,缓缓坐下来。

      而旁边的园子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尴尬的看着面前的姐弟俩,不知道是继续坐着还是离开。

      陷入沉默。

      ⎽ ⪒略微的刀叉交错产生出“哒哒”的声响,公生还在继续吃牛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