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威龙

      盛云淮看着眼前人狰狞痛苦的样子确实觉得有些无趣。

      她不是嗜杀的性子,就算是经历了一场战争洗礼也是如此,只是心性更加的果决而不再存在曾经的丝丝犹豫和踌躇。

      她心中打定了主意。

      此时一剑便是将长剑没入了季谦云的丹田之中,无数的恐怖的吞噬之力开始蚕食他的力量!

      盛云淮对于掠夺别人的力量没有太大的欲望。

      她信奉的是自己修炼出来的才是最为强大的。

      她只有对阵强大的敌人的时候才会肆无忌惮的催动这份力量来添上一份筹码。

      此时却是只是为了让季谦云感受到什么是绝望。

      上淮剑的混元吞噬之力不断地蚕食着季谦云的灵根力量!

      他可以内视,此时心中无比的震惊!

      原本的灵根犹如一块上好的翡翠,充盈着青翠的生机力量。

      此时却是在被抽取所有的力量,彻底的枯败了下去。

      直到变得焦黄无比,灵根彻底的破碎了。

      他的多年苦修的修为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便是彻底的丧失!

      他接受不了这种打击!

      他像是疯魔了一般的大声吼叫,散乱的发髻凌乱无比,像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盛云淮看着这样的惨状,当初她被献祭灵种的时候。

      也是这般绝望无助。

      她轻言:“反正你这般浪费天赋,不如就老老实实的做个凡人,说不定更适合你?”

      高傲的俯视。

      高高在上,孤冷清许。

      轻蔑的态度,像极了怜悯。

      一点微微的施舍之意。

      这不就是他曾经对着她端着的姿态吗?

      这般作态,盛云淮都觉得自己做的和他一般无二呢。

      骄傲的叉腰。

      她一剑刺破了他的丹田,此生他再也没有了丝毫的修炼机会。

      前世总是会有人说她恶毒无比,残暴无情。

      是的,在经历了无望的黑暗和绝望之后,有人依旧会选择拥抱光明,遗忘过去。

      但是盛云淮偏不。

      很多人都是想要她所谓的“走出来”

      放下仇恨。

      但是凭什么?

      害了她的人好好的修炼飞升。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一颗心。

      盛云淮的心告诉着她。

      她不会因为这些背负的仇恨而让自己的心思扭曲,但是同样不会放下。

      做了什么就要有承担报复的觉悟罢了。

      她的仇,这一辈子,她自己报!

      她可以打断季谦云的手脚,废除他的所有经络,让他在下界苟延残喘,那么骄傲浮于表面的人。

      一旦跌进了污泥之中,那是怎样的一番境地?

      但是却是杀人不过头点地,此时她所经历的都让他短暂的经历了一次,盛云淮就觉得够了。

      她让他无望的挣扎了许久,终于是一剑刺穿了他的心口,无数的剑意绞杀着他的金丹之躯体。

      彻底泯灭了全部的生机。

      他的眼睛之中全是震惊和恐惧。

      没有闭眼。

      盛云淮看了片刻,轻笑出声,一道劲气将他的眼睛合上。

      此时灵力运转,将他的所有储物灵宝取下。

      神魂不断地在这些之中搜寻着。

      终于找到了!

      她的手中是一颗兽卵,其实和蛋很是相像。

      两个手才握的住。

      她眼底泛起了激动。

      熟悉的气息。

      白色的蛋壳上有着紫色的花纹,气息并不是很强。

      她把脸贴了上去,一丝神魂之力涌进,开始和它建立了联系。

      好久不见,嘤嘤。

      那无数个在惜云宗的日子里冰冷无望。

      是一只小小的蜜獾,爪捧星河,体带温热,和她相拥取暖。

      她划破眉心,神魂之力一动,和嘤嘤建立了本命契约。

      嘤嘤血脉不强,契约很是顺利。

      她将兽卵凭借契约收进了自己的丹田。

      此时,这场战争已经分出了胜负了!

      …………

      曜日君王看着上界的尊者被天淮王击杀,此时无望的跌落到了地面上,再无半点君王的气势和威严。

      他心里扬起了巨大的后悔!

      为什么贪心不足?

      想要疯狂的吞并月照?

      此时自食恶果,兵败如山倒!

      而正在勉力对抗符阵的白鹿书院的太上长老此时只觉得眼前一黑。

      败了,怎么会!

      那他们白鹿书院此时如何自处?

      他艰难出声:“我白鹿书院愿意臣服月照,还请君王,放我们一条生路。”

      月瑶华此时和黎青辰脱离了战场,此时战局已定!

      她和她的夫君都没有出言。

      月长歌淡淡的面色,走了上来。

      “月照所属皆听我令!”

      “凡不是我月照军民,杀无赦!”

      白鹿书院这个毒瘤,早就想拔了!

      他颓败的垂下了头,此时一道惊人的剑光越过了符阵直接斩向了他的身躯!

      正是盛云淮!

      一剑!两断!

      命陨当场!

      此时盛云淮的战力大涨!

      境界不仅是连升几重,神魂也是突破到了金丹境界!

      甚至剑道境界一下子成功的突破到了剑域境界!

      只要剑域成长到了十寸,届时便是可以种下剑心雏形!

      盛云淮此时的战力已经是跨越境界,可以直斩金丹!

      剩下的四个金丹没有了有深厚经验的金丹二重长老,本来就是傀儡,此时自乱阵脚,在三阶符阵之下,彻底被绞杀!

      符阵的力量所耗无几,彻底消散而去!

      他手中剑化作星芒而去。

      此时辉光阵阵,衬得他宛如战神!

      月照此时已经彻底拿下了曜日!

      在皇殿之中的士兵长老皆是目露敬仰。

      不知何处的声音。

      “天淮王,神威盖世!”

      此起彼伏的喝彩声传来。

      要是寻常的将领有了这般的功劳少不得被君王猜忌算计。

      但是月长歌一脉都知道盛云淮的上界身份,倒是极为的放心!

      此时曜日皇室一脉包括炎彻和君王在内,都是被彻底封锁灵力,押解下放!

      此战,月照胜了!

      胜得不易,但是,胜得漂亮!

      ……………………

      此间的事情一了结,盛云淮便是迅速的闭起了关。

      她此行大战一场,可谓是危险之中也是收获了极大的机缘!

      此时正是趁着心境提升的时候迅速的巩固修为,稳固自己刚刚修复的剑道修为!

      至于曜日和月照两国之间的事情自有月长歌去处理。

      月长歌此时的手段和修为已经足够完成这些了。

      她闭关就整整闭了三个月!

      她临阵突破,终究是在灵力暴乱之中留下了一些暗伤,此时不注意,日后便是成为突破境界的坎坷。

      此次修炼,她的青莲灵种彻底的吸收了季谦云的灵根之中蕴含的本源木之灵和缠仙藤的本源木灵。

      这凶险无比的缠仙藤曾经染上多少的杀孽,此时终于是划上了一个句号。

      此番入世为杀将,彻底圆满。

      天上的主杀戮的破军星象分出来了一丝猩红的星辰之力融进了她的命魂之中。

      因为专修神魂,盛云淮的对于这份力量的感知更加的深刻。

      猩红色的星辰之力流转进入神魂所在!

      一丝丝无比古朴的星辰力量融进了无垢神魂之中!

      神魂的力量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有一些细微的提升。

      但是在她的神魂之力的力量之中多出了一重杀伐之气,威力更胜往昔!

      而神魂小人的右手之上,有着星辰之力不断地涌现。

      在右手的手背上逐渐成型。

      天地之间最为神妙的气运之力凝结为了星辰样式,仔细看去却是又像一柄赤色猩红的利剑!

      剑主杀伐!

      此时印记彻底在她的右手手背上成型,她的无垢神魂甚至因为这份星辰气运的加成而更加觉醒了一步!

      而青莲灵种也是彻底炼化了木系力量之后,又是成长期间拥有了更多的力量。

      此时其间的力量变化之间有了缠仙藤的束缚之力!

      她体内的九苍巨木之中印记也是借助这股来自金丹大圆满的木系力量,彻底的蜕变了种子的形态而是变换成了一颗翠绿的幼苗。

      生生不息决的功法此时更进一步,自己的肉身暗伤彻底弥补踏进了第六重的炼体功法!

      般若如玉身。

      体似琉璃,如玉清澈!

      修为再次突破,一跃进入筑基九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