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狼直播破解版网盘

      她今年虚岁才十八꡾,却已先后侍奉过四个男人,在这四个男人中,独独韩忠会让她感觉到恐惧。

      ఁ如今,韩忠要将她送给李汗青,还刻弝意提到了她的家人,冘这是威胁吗? ꀱ

      秦娥一路走来,思턜绪纷乱,忐忑貮不安,走着走着,突然却听过前方响起了一睽声沉喝,“姑娘⒟请止步!”

      蹽 秦娥一惊,连忙抬头望去,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走磥到了一座大院前,门口守着两个披甲挎刀的军汉正神色肃獢然地盯着自己,目光锐利。 뿁

      这些天,她也见惯了这样的军汉,倒也不怵,盈盈笑,“两位壮士,小女子秦娥,奉韩帅之命前来侍奉李帅!”

      两个军汉一愣,面面᠇相觑,稍一犹豫,其中一人冲她笑了∧笑,“姑娘稍等,我这就去为你通禀籌。”

      说罢,他便匆匆地进了院门,不多时,便带着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将领出来了,正是周武。

      周武出得门来,上下一打量秦娥,“韩忠让你来的?”

      秦娥被他那锐利的目光看得心底一突,只得连忙行了个礼,“回禀将军,韩帅让小女子好生侍奉李帅!”

      周武稍一沉吟,展颜而笑,“倒是个标致的小娘子걞,跟我来吧!”

      身为李汗青的心腹,他自틎然知道李汗青陶和杨赛儿那些事,不过,赛儿姑娘远在雉衡岭……远水解不了近渴嘛!

      李帅最近突然窜高了一截……已经长镏大了哦!有这么个标ψ致的小娘淡子在他身蜭边伺候着倒也不错덐!

      秦娥心中一松,连忙踩着小碎步跟了上去,却听뽦周武突然又轻轻地补了鷇一句,“李帅睡得正香,莫要吵到了他!”

      李汗青确实睡僲得正香,连日风᥹餐露宿之后突然睡上了大床锦被,压抑已久的疲惫感便尽数被释放了出来。

      持“㊯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不知睡了多久,他突然听到了激昂的战鼓声,ꝕ顿时一个激灵,腾地一下翻身坐了起来,疾声相询,“周武,汉军攻城……”

      可是,他话未说完房门便被轻轻地推开了,进来的却不是周武,而是一个身姿婀娜、面容姣好的妙龄女子,这让他看得一懵!

      进来的正是秦娥,她手里还端着一个水盆,见李汗青狐蕓疑地望着自己,连忙行了个礼,“小女子秦娥,是奉韩帅之命前来侍奉大帅的!”

      听秦娥这么一说,李汗青便明白了,连忙翻身下了床,抓起宝剑往腰间一挂,“你回去告诉韩帅:本帅身在军旅,无࿹须女子侍奉!”

      说着,李汗青又匆匆地取下了挂在墙上的龙舌弓往肩上一挎,便匆匆地出了门,徒留秦娥怔立当场,俏脸发白。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旭日ᥝ东升,激昂的战鼓声响彻宛城,汉军同时向内城的西、北二门发起了猛攻!

      “咻咻咻……咻咻咻……”

      箭矢如蝗,铺天盖地,直压得城头的守军抬不起头来。

      “杀啊……杀啊……”

      喊杀声震天,汉军如潮水般涌到了城根下,随即,一架架云梯便靠上了坝城头,一队队ퟛ汉军将士攀着云管梯蚁附而上,杀向㽚了城头。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在激昂的战鼓嶐声中,李汗青与钟繇兵分两路,各奔西门和北门而去了!

      当李汗青带着亲卫营和苟盛、陈奉所部赶到西门城头时,西门城头的防线已然被冲击得七零八落了,욖一队队攀上城头的汉军正在围着残存的守军厮杀,后续的汉挴军还在源源不断地往城头涌来……

      “颍⑼川李汗青在此,挡我者死…┩…”

      见状,李汗青连忙一声暴喝,拔出宝剑就朝南面杀歳了过◮去。

      因为是守城,他并未带上那杆大铁븎枪,但얉宝剑在手,杀伤力却丝毫不输那杆大铁枪,所过之处剑光闪𣏕烁,挡者死触尢者伤,直杀得血雨纷飞,惨嚎声连连。

      “杀啊……杀啊……”

      욪窦平킾带着亲卫营的将逈士紧随其后,婦犹如一条翻滚的怒龙横扫而过,直杀得涌上城头的汉军七零八落,惊惶逃窜,惶急之中,不少汉军直接就往城下跳。

      另一목边,苟盛、陈奉率部杀向了北面,虽不如李汗青和亲卫营那般犀利,却也迅速稳住了城头的局势。 髪

      “当当……当当……”

      不过盏茶工夫,城外便响起了急促的鸣金声,城根下的汉军顿时如潮水般退去。

      汉军虽然退去了,但城头也已是尸骸堆叠、一片狼藉了,浑身浴血的孙夏匆匆地走向了李汗青,冲他一抱拳,“多谢李帅援手,若非贵军及时赶到,末将这些兄弟只怕……”

      李汗青轻轻地拍了ﲁ拍他的肩膀,“是本帅疏忽了!孙将军,先带着你的兄弟们撤下去休整,把城防交给我军吧!”

      他本以为汉军得知自己进了内城之后定杫然就不敢轻举妄动了,所以,便安心地补觉了,不成想汉军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发起强攻…넵…着实疏忽了啊!

      这一疏忽就让孙夏所部差点落个全军覆没,这让他不禁有些愧疚,所以就准彰备接手城防,让孙夏所部好好休整一番。

      但是,孙夏闻言却是一愣,稍一犹豫后还是冲他抱拳一礼,“那就多谢李帅了!”

      很快,孙夏便带着麾下幸存的将士撤下了城头,将西门的城防交给了李汗青,与此同时,北门方向也传来了鸣金声。

      外城西北錇角的高台上,一直注视着战局的皇甫嵩无奈地叹ᴬ了口气,“李汗青的人马上来了,硬仗䉍才刚刚开始啊!”

      一旁的朱儁紧紧地盯着西门方向,面沉似水,目光犀利,“义真兄,李汗青所部人马并不多,如今又兵分两路…໽…我军若能拖뽔住其中一路,再集中兵力튿猛攻另一路,未尝不能建功!”

      皇甫嵩顿时神色一动,“此计可行!先找出李汗青㝞的位置,然后再ꆑ集中兵力猛攻另一路…뭭…”

      李汗青固然强悍,但所部贼众总不可能个个无敌吧?

      要对付李汗青,就必需先剪其羽翼,只有那样,才能一步步将他逼入绝境!

      当然,李汗緌青的位置并不难潨确定,谁叫他临战之时总喜欢先吼上一句“颍川李汗青在此”呢?

      他这样做本是学了张飞那句“燕人张翼德在此”,以为这样可以先声夺人,也可以壮壮己方的士气,却忘了这样吼上쳋一嗓子也会在第一时间暴露自己。

      当然,即便想起了这一点,他也不会在意的。

      为何?

      因为他是李汗青啊!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西门和北门外的汉军쟓又同时擂响了战鼓,发动了第二波攻势。

      ڌ听到鼓声响起,西门城头正在巡视苟盛部防御的李汗青循声往城栔外一望,突然心中一动,“王顺,弓箭!”

      “在!”

      随侍殝在侧的王顺连忙上前,取下了挎在肩上的龙蛇弓递给了李汗青,又从背后箭袋里摸出一支箭೷矢递了上뭽去。

      李汗青接过弓箭,按箭上弦,随即便좟瞄准了汉军阵营中的那椨架鼓车。

      见䦫状,王顺和周围的将士尽皆一愣:大帅这是要射汉军的战鼓吗?可是那鼓车䊲距离城墙足有鈘三百余步啊!

      鶤在众㡞将士惊疑的目光中,李汗青突然开弓如满月,随即松开了弓弦。

      ⁥“咻……” ᪔

      在一声刺人耳膜的␐低啸声쇂中,箭矢离弦划破虚空,转瞬间便化作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咚……ꔙ”

      随即,那激昂的战鼓声戛然而止!

      鼓声停了㠲!

      城外,堪堪才冲出十余步的汉军将士尽皆脚步一顿,茫然回望,不明所以。

      闻鼓而进,鼓声却突然就停了,这叫是怎么回事?

      而西门城头上,王顺等人已是目瞪口呆。

      射中了?!

      三百余步外的战鼓……竟然被大帅一箭就射中了?

      李汗青却已回头,一ꉗ望目瞪口呆的王顺,语气平静,“箭。”

      “呃……”

      王顺猛然回过神来,连忙又㟂抽出一根箭递给了李汗青。

      李汗青接过箭,再次按箭上弦,箭尖直指城外汉军阵中那杆迎风招展깲的大旗,毫不犹豫地开弓、放弦!

      “咻……”

      又是一声刺人耳膜的低龜啸,随即,那杆绣着“大汉左中郎将皇甫”的大旗便缓缓地倒了下去。

      中军大旗倒了……

      城外汉军阵营里顿时一片死寂,唯有那护旗的旗手在惊惶地大叫着,“弓箭手……是贼寇的弓箭手……”

      在他ח的惊叫声中,李汗青已经射出了第三箭,这一次,很多汉军将士都看清䴘楚了,那箭矢犹如一道黑色的闪电划破了虚空,疾如迅雷,正中缓缓倒下的中军大旗!

      四百步……中军大旗距离城头已经超过四百步了,竟然怭一连被射中了两次?!

      黄巾贼中竟然还有这等神射手?

      一时间,西门外数千汉军将士尽皆目瞪口呆,脸色惨白。

      西北角的高台上,皇禝甫嵩和朱儁同样也是嬘脸色惨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