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把我玩坏也没关系

      “可以让我摸一下你的耳朵嘛?”

      通过通过元力神经网络将斯凯调离特种小队后,闲得无聊的金昊决定撩一下眼前这个萌萌的兽耳女ᙷ仆。经过他坚持不懈地撩拨和颜值的輡微调,两人已湡经一起坐在了一堆刚刚升起的篝火旁。

      “不好不好,你不要再跟我说这些没头没尾的话了,万一被人看到…”

      삏“没有事的,不会有人发现的。”

      小女仆脸上一红,看了看眼前这个有点邪恶的盗贼。

      ⎋ “嗯…好吧,但只能摸一下哦。㖉”

      一只渡鸦慢慢的飞到了营地上方向下观察,火堆旁的金昊已经把火堆旁的小女仆撩拨得满脸通红匰。正在通过渡鸦的双眼观察⫽的凯尔大师看⢰到这一幕不禁翻了个白眼。

      “看起来这个天蝎也没什么问题嘛,预言类的高阶天赋法术띹还是很少见的,估计是哪个节点出了问题,或许跟刚刚的能硹量潮汐有关,等过几天丢个开题报告出来打发下时间…不对!!!”

      通过渡鸦释放死亡直觉这个8-9阶法术的凯尔,清晰的感受到了近30年来都未曾有过的恐怖感觉。传奇法ﴰ师活⼪跃쓆的感知和精神让他深刻的感受到了眼前这个盗贼的恐怖꺆。浓缩到极致的阴影能量,如同针刺在瞳孔前一般的杀意…緩这是띎一个传奇盗贼,一个从未出现在明面上,真正隐鼨藏在人类社会暗影中的传奇刺客。

      心神波动的凯尔无法完爊美的控制渡鸦的能量波动,再ꌩ想补救已经来不及了。正在和女仆调情的金房昊敏锐地发觉了天空中的不对劲,不过他依然面色平淡的和眼前的萌妹子聊天。

      一股阴影能量攀上了几乎完全由能量构成的渡鸦,一只小小的黑色匕首突兀地出现在它背后,轻轻一挥,划破了渡鸦背部刚刚凝结出来的寒쓋冰护盾,渡鸦和躐匕首同时泯灭在空中,只留下一阵热风拂过傍晚的天空,谁也不知道,两位巅峰传奇在此地默蕬默的交了一下手。

      “咳咳咳。”

      鏁 “老师,您的法术竟然被强行中断了?”

      “一点⺅灵魂震荡,没什么大事…”

      凯尔点了点头,握紧了手中的法杖,缓缓坐在地上开始调节体凨内有些紊乱的魔力。

      秃头高阶法师看到嘴角붴流出血液的凯尔,露出了无比震惊的神情。要知道,自己的老师在战争年代成就传⿼奇,五十年后的今天,凯尔大师已经在魔法这条路上走了太远太远,开创了魔能蒸汽时代的他,在法师的历史地位上甚至可以和终结了巨龙时㎉代的精灵初代奥术皇帝相媲美。嫄

      可就在刚才,竟然有人可以在一窐瞬间,大师解除施法前,破坏掉能量等级相当于高阶ཱུ魔兽的渡鸦。

      “老师…”

      看着身边眼中已经泛起泪花的高阶法师,凯尔站起来用法杖敲了一下他一下。

      “别说那些没用的,把营地内的所有人叫下车,奥术守卫全部启动,点起所有的灯光和照明设备,高阶法师和两名守卫三人一组守夜,守夜法师必须准备好全套的护盾法术。”

      “好的!凯尔老师,能不能告诉在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的天赋法术没有任何问题,那个叫天蝎的,是个传奇盗贼,而且是个拥有施法能力,巅峰级别的햫传奇职业者。更要命的蘮是,我们已经交过手了…”

      “这…这…”

      “别说那些没用的了,赶紧去吧。另外,通知所有没有守夜任务的法师都来我这里吧。”

      쓧凯尔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数十辆大型魔能车,手中的法杖握ࣷ紧又松飼开了好几次,最终叹了一口气,开始大声吟唱咒语㱋。

      魔能袆车上亮起了一个个法阵,车上的法师和护卫们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纷纷按照演练好的方式下车远离。数十辆大车开始改变自己的外形,发出剧烈的金属碰撞声音,激起阵阵烟尘。

      待到尘埃落㛄定之时,三辆濿巨大的机甲出现在场地中间,它们成三角之势,单膝跪地围绕在凯尔身边,眼中一一亮起红色的光芒。

      “所有人,向我集中。除守夜人员外,全部进入机甲内休息!”

      这时才想起凯㔕尔大师嘱托的高阶法师开始了自己媠的工作,弧光高塔营地内一阵鸡飞狗跳。

      “亏大了啊…”

      站在机甲中间喘粗气的凯尔恢复了一些安全感。这三辆抛弃重火力,以搜救和机动为主的থ变形机甲是为了应对突发状况准备的。万一人类和㪛精灵在王庭产生武力冲突,弧光高塔可以置身事外,利用机甲保护高塔使团成员逃离米尔森林。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一个隐藏身份的传奇盗贼,只能借此保护自己和其他高塔法师的人身安全了。

      ᝮ䩨 也不怪凯尔反应过激,要知道,凯尔这位人型核弹Ꮮ,在劳伦西亚人类内战期间,手中的人命多如牛毛,至今还有无数的仇家在暗中盯着他,经历了太多次战后清算刺杀的他,极度缺乏安全感。

      “精灵那边刚걬用能量潮汐来个下马威,我就弄出这种大场面,哎…说不是叩故意的估计都没人信。今晚联系精灵那边,放低姿态好好聊一下吧,好在这三个机甲的事情并不是什么춖大秘密,精灵和三国两边都报备检查过苎了,没有携埵带重武器,希望精灵那边不会想太多吧。今晚先派人和拉恩公爵沟㼂通一下,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真的事不可为…”

      凯尔大师眼睛转动着,最后一个飞入了其中一个最大的机甲。三个机甲舱门关闭,打开全部照明功能,武器开始预热。「

      凯尔㵀走进了机甲内的某个靯小舱室,屋内,主事官员和营地뉦内全部的高阶法ֻ师正在㲧其中等着他。

      “诸位,想来你们已经知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我们正在面临一次危机,不过还请不必担心,就算是传奇盗贼,想要直面三个巨型机甲也뼥是不可能的,大家放心好了ഌ,弧光高塔永远立于慹不败之地。”

      “是!弧㇯光高塔永远不败!”

      娱然而弧光高塔的众人并不知道,他们的假想敌,某位恐怖的,藏在阴影中等待一击必杀的燎传奇盗贼,正百无聊盱赖的在篝火旁勫撸串。金昊看着弧光高塔营鈗地那蒭边ﻮ升起的巨型机甲,不屑的撇了撇嘴。

      “扦嘁,不就是杀誻了个偷窥我的鸟么,要不要搞这么大阵仗啊,马上就快要撩到手的萌妹子都吓碼跑了。这么好用的身份真Ԩ是不想放弃啊。到时候看看,实在不行再放弃好了,毕竟这里可是迷锁内,安全还是有保障的,如果能浑水摸鱼一波的话…”

      金昊身旁的大型魔能车里,拉恩伯爵正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某个秃头高阶法师。

      “教授,您不必绕圈子了。那个盗贼身家∑清白,而且我真的和繁星之慧没关於系,也绝不可能加入这种地下组织,那对私生女我自有打算,如果实在不放心的话,您可以在我这边留下来监督我。”

      “呃,没和那群地下的老鼠扯ᢝ上关系就好뀖,㫼留在这边就没必要了…”

      “说起来教授您那边为什么将机甲组装变形了,是察觉到有什么不对么,难道和繁星之慧有关系?”

      “没啥大嗠关系,这个不是很重要…”

      秃头法师的脑门上不断流着汗,和公爵扯开了话题。几分钟后ꈎ,他推开门走了出去,心中却有了一番新的计较。

      “对私生女自有打算么,这位公爵还真是有能耐啊,镥竟然能找到这么一名无人知晓的顶级传奇盗尫贼藏到使团里匆。哎,希⟐望到时候不要闹出什么大事啊,大家平平安安的签好协议,拥抱和平多好,我也可以多收几个精灵学徒一起研究诩…”Ỿ

      一边想着事情,秃头法师顺着离开营地的小路,走到了一堆篝火旁。已经开始思考和平后自己到底要和精灵学徒研究什么课题的他,刡身上恒定的天赋法术死亡直觉옵,激烈的震荡了起来。他抬起头看到了那个在篝火旁坐着的背影,大퍱脑?里仿佛有一个女妖ꭧ在嚎叫一般响起了尖锐的警报。

      秃头法师身体开始僵硬,他艰难的抬起头,看向那个坐在篝火旁的男人。普通的衣服,一对廉价的制式匕首插在腰间,正在火边烤튆着㡁某种魔兽的肾脏,乱糟糟的一头白发,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而落魄的盗贼。在篝火的照耀下,这名盗贼的身后被照出了长长的影子。

      简简单单的一幕画面,任何人都蓺察觉不쐮到什么奇怪之处。但配合上秃头法师天生就长驻的天赋法术死亡直觉的疯狂示警,却让他全身无法动弹,呼吸越来越粗重。平时吟唱速度极快的潎他,此时牙关打颤,甚至无法念出任何一句咒语的开头。

      正在分心整理“系统”情报和这个天蝎盗贼的记忆的金昊察觉到了身后沉重的呼吸声,转过头看到了一个紧紧盯着自己手中烤串喘粗气的秃头法师。

      㔽“你好吖,呃…要不来一口?”

      眼前的传奇盗贼转过头来,挥퇬舞着手媷中烤熟的魔兽肾脏ꒌ跟ヽ自己说閺话,秃头法师却完全无法听到金昊到底说了啥。几秒后,他的灵魂在层层高压下终于突破了自己的生物本能,重新接管了身体。

      “寒冰护体!”

      “法力盾!”

      “绝境守护!”

      “闪现!”

      “火焰行走!”

      “闪电加速!”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秃头法师在一瞬间内用超出人类极限的速度吟唱和默发出了数个法术,然后一边歇ꔦ斯底里的大喊着一边光速逃离了金昊的身边,向弧光高塔营地跑去。

      金昊〇有些懵懵的举着大腰子站在原地,看着这个秃头法爷猛搓了好几个法术,然后一路火花带闪电的跑向远方,着实有点不知所措。

      “这么讨厌大腰子的ꓸ么?”

      金昊默默的咬了一口手里的烤串。

      “又一个反应过激的,这个世界的法师多少沾点神经病吧,要不要搞个课题让神经网络研究下人ꁮ类法爷的精神状态…”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