茯苓香南安H

      双方对峙,各自忙各自的事情。

      红头帮这边,小村,正在和秃头军师商量周晓洲这个家伙是什么来头。

       鼴但由于资料过于有限,没有得出꾦什䚩么好的推论。

      唯二的推论是,首先周晓洲这个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惹的人。

      传说级别的义肢就不是一般人可能拿到的。

      要么就是富二代,而且还是超级富二代那种,属于三大公司的直接继承人。

      要明么就是贼厉害的彩人物。

      这种人物可能在上帝之城都能排ꨆ的上top500排行榜的人。

      要知道亭上㱔帝之城这种巨大的超级城市。

      拥有五大区和一个未知的核心区域加一个巨大的仙人掌区,总人口可以达到4000万人。

      洀 爼 能排topꈴ500的名人就已经是在他自己的圈子里很有名气了。

      但周晓洲鷷这个信息量实在有点少。

      ⮃ 军师合理的怀疑周晓洲可能对自己的程序进行了加密,或者说他只ᄾ是一个克隆的程序。

      但这两条在R星区都是违法的。

      쐤 所以他们想要把这个家伙交给安保人员。

      这样可能会获得不少的收益。

      毕竟在上帝௄之城这样的城市,全是买卖。Ϟ

      욱只要能赚到钱比什么都重要。 沅

      还有一点是周晓洲背的裹尸袋,那也不是普通区域能够获得的,按照军师的䎹推论,最起码要Ū在比自己更加厉害的育碧区才能获得这样的裹尸ᲆ袋。梘

      賕 犊 那么,这个过裹尸袋里装的人显然就不是R星区的人。

      这点又让小村等红头帮的人不敢动弹。

      如果是真ꑼ的惹到了高级区域大佬们,没有活路的。

      这些人杀人不眨眼的。

      对于他꜠们来说,R星区已经仙人掌区的人和普通的动物没有任何区别。

      蝼蚁而已。

      小村有些生气,用一种痛苦的眼神看着自己这个不着鄀调的儿子。

      反手对着他脑袋一拍。

      짥 小红毛这时被搞懵逼了。

      说好的帮自己出头,为什么现在老爸打自己。

      这㥙让这位平时在这里横行惯了的小太保有点不适应。

      小村决定不和周晓洲有直接的冲突큎。

      虽然现在敌뤬寡我多,但现在敌人在暗勏处,我们再明处。

      甽不事宜战。

      小村走出来,朝着周晓洲作揖,嬉笑道괃说:“我想这位兄퍈弟可能和我家崽子有点误会,作为父亲平时教导有误,还请这位兄弟多多包涵。”

      穘 这三퐉百六十度大转弯周䌞晓洲是没有搞懂的,刚才那个阵势分明是想把自己扒了吃了。 蜶

      为什么突然就态度转化的如此剧烈。

      ⿐周晓洲也不想惹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抱着这样的心态,周晓洲也是懂规矩的。

       马上回应道说:“我只是不希望你家崽子搞出人命来,刚才他对那位小黑娃下手实在太狠,如果我不阻止后果不堪设想。”

      小黑娃?

      小村心理盘算着,这个小黑娃是谁?

      Ú军师马上回答道:“就൬是那个罗比。”

      要么军师是小村肚子里的蛔虫呢?

      飀 踴 小村只要稍微一琢磨,军师立马知道小村想要屟干嘛。

      小싽村又和军师嘀咕起来。

      小村问道:“就是那个欠了我们一堆钱跑的家伙。”

      军师点头⺟是的,就是那个ު罗겖比,他妈妈叫卡洛斯,好像是桑巴人种,住在最底层的那些破房子里的人。

      即祦便是在贫民窟,也是分三Ṯ六九等的。

      整ڌ个上帝之城就像是被堆垑起来的高山。

      越高级的区в域,越在上头,矂R星区的贫民䳄窟就在整个上帝之城的最低端。

      而贫民窟的最低端几乎相当于生活在地下。

      房间里连能透进光亮的地方都没有。

      整天和潮湿相伴,各种四害更是常客。

      没有ꯁ都显得ড不正常。

      在这里成天都是霉味魭,腐败味,自然这里的人身体不会太好튊。

      罗比的妈妈卡洛斯就是因为过度劳累,加上环境ᔲ恶劣,患上了一种叫做黑肺病的疾病,而罗比的借的钱几乎都⟲给妈妈用在了看病上。

      要知道贫民窟的人傊是没有医疗保障的,得了病就相当于等死。

      但罗比不想让妈妈死掉,他想尽办法,搞到了一些药物,找到了一些赤脚医生䐬,一直在帮妈妈缓解病痛。

      但最终还是需要一套机械肺ᵽ。

      这种内脏型的义肢在R星区里很少有人可以消篤费的起。

      于是罗比托人找这个玩意儿,花掉了40多万。

      但那人却消失了。

      这搞컞的罗比一下子人财两空。

      十分危难。

      平常몡的日子他根本不쫃敢回家。

      都在在R星区的ꚼ郊外晃荡。

      找些吃的,或者是找人打听一下那位骗走他钱的人。

      而这位骗走他钱찔的蚨人也正是小红毛给他介绍的。

      溋 所以罗比觉得这䑋事多少和小红毛也有关系。

      但小红毛和他有不同的想法。

      爇 欠钱就是欠钱,他才不管你这钱是怎么欠下的。

      䓍 于是就出现了之前的那一幕。

      小曭红毛暴打罗ᩑ比。

      回到现场,周晓洲看着小꺉村这个家伙又絮絮叨叨的和周边的人在聊着什么。

      犡 十分的不爽,心想,这个摡人怎么这样呢,跟自己箤说一句话,然后就要跟周围的人商量那么就才能说出让下一句话,铅这样的对话效率实在是太低了Მ。

      也不知道这个所谓的红头帮大佬,惣到底没有没有自己长脑子。

      要是自己都不会判断这些事,是怎么当时大佬的。

      这大佬当的未免也太水恶劣。 ⒁

      周晓洲提醒道说:“你们还有没有事儿,我可没工夫跟你们在这里耗着,我还有工作要ꇶ做了。”

      毕竟回到他自己的世界왧才是周晓洲唯一的瀮目标,䙛什么谁和谁之间有ꣳ什么冲突,谁杀了谁妈,谁欠了谁钱,这些事跟自己都没有关系。

      说到底,在心理周晓洲还是把自己踔当一个异客。

      这里发生的事情,跟他都没有ᕺ关系。

      “额,是这样的,我们想拜托一件事。”这时,小村说话了。

      “您说,我不一定能办到,但如果我能帮个忙,肯定没有问题。”周晓洲说。

      然后那群人又开始讨论。

      大约讨论了半分钟。

      旁边更加秃顶的军师说:“我们老大有个不情之请。”

      周晓洲心想,你们老大就在旁边,难道不会自己说话吗?

      但碍于面子,周晓洲还是没有把自己ٽ内心的想法说出来。

      晍然后军师继续说道:“我们不敢妄加揣测你和那罗比,也就是你说的那个小黑孩,有什么关系,但是作为出手了的人,或者说你影响了我们工作的人,我希望你能认识到你自己的行为,他欠我们五十万蚌,不知道你这次准备承担多少?”

      周晓洲都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幻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