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业时爸爸弄我BB

      木高峰躲开攻击后立即转身,内力狂涌,三刃飞刀和驼剑上充满了内力猛攻而去,破空声大起,卷起一阵劲风,野草剧烈摆动。

      杀神一刀斩!

      陈玄幽面色冷漠,双手握刀,一刀斩下,微弱的刀意附着在刀上,青白色的刀气迸射而出,所过之处温度骤降,泥土两分,寒霜蔓延。

      凝实的刀气撕裂劲风斩开飞刀,斩在驼剑之上,木高峰竭尽全力的催动内力抵抗着,但身形还是身不由己的往后退,两道清晰的划根在地上浮现,黄色的泥土被翻了出来。

      怎么可能?

      木高峰心中震惊,他可是一流圆满,对方只是一流初期,他竟然抵抗不了……

      差了足足三个小境界,对方的内力肯定没有他深厚,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的内力质量,武学等级,武学境界比他高,而且高很多!

      明教果然底蕴深厚,难怪一直对辟邪剑法一直不屑一顾……

      既然如此,招式打不赢就只能用其他办法了。

      木高峰心思电转,将飞刀重新安在驼剑上再次冲向陈玄幽,左手一掏,一个灰色的皮囊出现在半空中。

      陀剑挥动,寒光闪烁,皮囊被斩得七零八落,灰黑色的毒水洒出,木高峰左掌,驼剑同时舞动,掌风,劲风卷起灰色的毒水朝着陈玄幽铺天盖地般的砸去。

      “雕虫小技!”

      陈玄幽脸色冷漠,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冷月插在地上,双掌化作一片青白之色,寒冰绵掌施展开来,白森森的寒气涌动包裹在劲风中,将飞来的灰黑色毒水全部冻结不说,还反拍了回去,地面冰霜密布,温度暴跌!

      木高峰脸色难看,他原本想用毒水攻击,能成最好,不能成也可以作为掩护让他冲过去硬拼内力,击伤对方。

      那森冷的寒风,更加森冷的寒气让他根本不好硬闯,哪怕内力护体不至于第一时间被冻僵,但身体的温度必然降低,攻击速度,移动速度都会大降。

      迫不得已,木高峰只能拍出道道强劲的掌力,将寒风以及寒气吹散,计划失败,只能再找机会了。

      陈玄幽却没有再玩下去的意思了,这个木高峰除了修为比他高,其他的都不过尔尔。

      所谓修为高低只是代表了武者拥有了该境界战力的最低标准。

      一流圆满的战斗力不一定比一流初期的高,战斗力的衡量是多方面综合考量,内力量不如,其他方面可以弥补。

      陈玄幽之所以能够越阶而战,就是除内力量的其他因素相加超越了别人。

      “木高峰。”陈玄幽突然开口道。

      “嗯?”木高峰警惕的看着陈玄幽。

      “你是第一个真正见识这招的人,死在这招下,是你的荣幸!”

      “放你马……”木高峰顿时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起来,不过最后一个字没有说完,陈玄幽的攻击就已经到了。

      隔空吸功!

      陈玄幽双腿微沉,挺胸抬头,右掌拍出,一道透明的内力柱迸射而出,快若闪电的轰在木高峰的胸口。

      “就这?”

      木高峰的皮肤表面布满了内力,他感觉这道内力一点威力都没有,不由出声讥讽道。

      陈玄幽微微一笑,笑得很和善,五指弯曲,体内运转内力的方式一变,手中的内力疯狂向内旋转,一股恐怖吸力爆发,木高峰体内的内力顺势就被吸引出来,疯狂涌进陈玄幽体内被快速炼化。

      “这……吸星大法?”木高峰满脸震惊之色,配上丑陋的脸上显得有些狰狞,又有些滑稽。

      “任我行的吸星大法也配跟我的吸功大法比?”

      “连融炼异种内力都不能完美解决的,吸得越多就越危险!”陈玄幽不屑一笑道。

      陈玄幽乐得跟木高峰说话拖延时间,拖得越久,对方的反抗能力就会越微弱。

      这说话的功夫木高峰的内力已经消失了三分之一了。

      这还是因为陈玄幽修为比木高峰低了三个小境界,修为比陈玄幽低的,最多一个呼吸就可以吸干。

      “啊……”

      木高峰回过神来察觉到自己体内的内力已经消失了三分之一顿时大为惊恐,惨叫一声,想要反抗,但想要反抗吸功大法的力量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以木高峰的实力根本没有反抗的资格,体内的内力狂泄而出,木高峰拼尽全力仅仅调动极小的部分,于大局根本无关紧要。

      那种无力感,绝望感让木高峰无比抓狂!

      “饶……饶命……”

      感觉到自己越来越虚弱,木高峰低声求饶道。

      “你没有任何价值,安心去死吧!”

      陈玄幽面无表情,吸力再度增加,木高峰的身体无力的被吸引到陈玄幽的手中,正好掐住其喉咙。

      内力已经被吸干,紧接着就是精气神,虚弱之极的木高峰更无法反抗,转眼间地面上只剩下一套衣服,一把驼剑。

      “这些武功真是一般啊,也就是操控三刃飞刀的技巧还有点意思。”

      陈玄幽甩掉衣服后喃喃自语道。

      尔后转身离开汇合手下,看到陈玄幽出现,另外一个人的下场就不言而喻了。

      “香主,这两个人怎么办?”李飞昂指了指马匹上的林震南夫妇问道。

      “他们还有用,给他们点吃的喝的,再给疗伤,换下衣服。”

      “钱亮,派兄弟们放出消息就说林震南夫妇被我所救,落在了我的手里。”

      “是,香主!”

      ……

      吉州城外一座普通的二进宅院中,陈玄幽一行人暂时在这里休息,这是明教吉州分舵借出来的。

      后宅花厅中,陈玄幽拿着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身旁茶香袅袅,青铜香炉中还燃烧着一截熏香,显得十分悠闲。

      从苏州跑到吉州,匆忙的跑了几天,现在已经干掉一个目标,林震南夫妇也被掌握在手中,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以逸待劳,静静等目标上门,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香主,林震南夫妇求见。”

      “请他们进来吧。”

      两道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已经初步治疗,吃了一些东西,洗澡换了一身衣服的林震南父母走了进来。

      “多谢陈香主救命之恩,此等大恩大德鄙人无以为报,唯有献上家传剑法以报恩德!”

      林震南带着他的妻子王夫人不顾身体虚弱大礼参拜。

      “不用多礼,起来吧。”

      陈玄幽一挥手,一股劲力就将林震南夫妇拖起了。

      “救你们不过是顺手而为,我的目标是对你们有兴趣的那些人。”

      “木高峰是第一个。”

      “至于你们林家的辟邪剑法,不管真假,我都没有兴趣。”

      陈玄幽神色淡然,眼中没有一丝贪念,完全不像在装模作样。

      陈玄幽当然不会装模作样,“欲练神功,必先自宫”,这前提条件怎么他都难以接受,就是完整的《葵花宝典》摆在面前他也不会动心。

      别提他有神功,有系统傍身,就算一无所有,他也不可能动心的。

      这个世界那么多出色的女孩子等着他,脑袋被门夹了都不会去自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