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哒172在线直播下载

      秦守业拆开第二封信,和信纸一起拿出来的,还有一两银子和两副银耳环:“阿母……”秦守业看向秦母。

      长房的人也都吃了一惊。秦母刚才拿着信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分量,想到里面可能有银子,但是看到银耳櫞环,也是吃惊的,她ꖤ赶忙问:“快看看信里写了什么?”

      ͍ 秦守业嗯了声:“……大嫂还说,这一ࠒ两银子让我们买点吃的补补身体,这两副耳环一副给你,一副给『奶』『奶』。”

      杨海燕跟秦诘放相处的这些日子,便已明白秦放的品行。其实不贪媳『妇』私房钱的男人不少,甚至挺多的。但是放着五千两都不动心的男人,就不同了。所以对ﳑ于秦放,杨海燕的确是很满意的。再说,从小说中,那极少的笔墨中也描写了秦放不错的人品。

      而且,和秦放的交谈中,杨海燕对秦『奶』『奶』和秦母也了解了一些ꌌ。尽管秦放对亲人的描述是带着『色』彩的,但是古往今来,很多的婆媳问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婆婆担心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而杨海燕会额外准备两副耳环,瑨自然也有讨好秦母的意思。成不成功不重要,她心意到了就行。再说,秦放会懂得存私房,会考虑自己的小家,自然也不是那等愚孝的人,杨海燕并不担心。

      秦母听着儿子说信里的内容,看着手中的耳环,的确是很满意。不得不承认,念过书的儿媳『妇』就是不一样。如果说,她之前对儿媳『妇』的满意是因为那앴些见面礼,以及儿媳『妇』念过书识字,那么现在,她更加满意了。不怕儿媳『妇』出身高,就怕儿媳『妇』摆架子。櫘

      虽䥱然信中没有说杨海燕以前是大户人家的丫头,但是就算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丫头ᜐ,在这些乡下老百姓的眼里,也是不一样的,让家里儿子娶她,也是他♍们高攀。

      秦母掂了掂手中耳环的分量,大概每副有半两重,再加上这一两银子,以及前㖵头的三两,一下子送来了五两,秦母也担心儿子和儿媳쀄『妇』在那边的日子不好过。

      过了一会儿,秦母唋去找了秦『奶』『奶』。

      秦『奶』『奶』看到耳环后,和秦母的想法是一样的:“我这一辈子,当闺蚿女的时候没带过银耳环,当人媳『妇』的时候没带过银耳环,没有想到长孙娶了媳『妇』却有了,这还是托了长孙的福气啊,阿放这媳『妇』娶的好啊。”

      秦母笑了笑:“您的福气还在后头呢,等阿放有了懑孩子,您就是曾『奶』『奶』了,还得您抱着。”

      秦『遅奶』『奶』想着,也跟着笑了:“说起来,当年挑中你,现줓在阿放有了好媳『妇』,都是我们秦家有福气。铁牛和阿放都是长子长孙,如果没娶对媳『妇』,那就麻烦了。”看看别人家,再看看自己家,秦『奶』『奶೥』就觉得自己眼光好,挑中了秦母这媳『妇』。

      秦母:“阿母您夸的我都脸红。”

      秦『奶』『奶』笑骂:“你的脸皮厚着呢,我又不是不晓得。说起来,虽然阿放的媳『妇』뫪是朝廷指㍙的,但阿放是我们秦家的长子长孙,我们该准备的也不能少,不过他们人在外面,也不能按照常理来,你有什么想法?”

      秦母:“我就是想跟您商量诀这事情来着。”

      Ῠ ……

      葼秦家这边的事情杨海燕自然不会知道,此时的杨海燕已经全心投入了点心铺子里。

      杨海燕的点心铺叫美味点心,范婶和洪叔一家住在这里。为了方便做点心,杨海燕还去买了两只产过小羊的母羊,因为母羊只有产过小羊之后,才会有羊…『奶』。

      点心铺子后天就要营业了,这两天要做一㰣些耐放〈的点心,比如小蛋糕、小饼干薏等。目前店内有三个人,洪叔负浽责店里的安全,但是作为男人,他平时是在后院的,因为一般会来点心铺的都是女客,以免男女起了冲突,会影响女客的名声。同时,洪叔家的小子也是洪叔在照顾的。

       而洪婶的话,和范婶一起招待客人。

      至于范婶,秦放夜班的时候,范婶就住军营蜕家属房,这䉛样晚上杨海燕有个伴,也安全很多。如果秦放白班,晚上会回来,范婶就住闹市院子里。

      同时,范婶每天早上会去买菜,做好饭菜后,会送一份给洪叔洪婶。

      闹市院子

      这里的烤炉也搭好了ẗ,一共搭蘉了三个烤炉,杨海燕教了范婶和腠洪婶两天,关于小蛋糕、小饼干和小圆子『奶』茶、绿豆饼、红豆饼、黄豆饼她们都会做了。和小뒏蛋糕小饼干不同,绿豆饼、红豆饼、黄豆饼,作为南瓜饼的盗版,这些是要现做的ᳪ,热乎乎的才好吃。

      一阵阵的香味,从院子里传出,范婶和洪婶把魃做好的小蛋糕和小饼干放到圆箩里,圆抠箩是准备放到柜台上的,不过五厘米高,下面铺着白布,上面放吃的,淾干净又一目了然。

      杨꯽海燕:“这些放着,准备后天营业卖。洪婶,你去拿个篮子,把剩下的小蛋糕和小饼干装进篮子里,然后去街道上人多的地方分,每人一块小饼干、一块小蛋糕,分的时候告诉他们,美味点心铺后天ᙛ营业,一文钱四块小饼干、或者一文钱两块小蛋糕。䮪”

      杨海燕算过,一斤面粉可以做两百块小饼干,也就是能卖五十文钱,利润有三十五文。

      而一斤小蛋糕一百ଽ块扫,一文钱两块,能卖五十文钱,去掉本钱能赚三十文。

      黄豆饼、绿豆饼、红豆饼一斤能面粉能做三十个,两文钱一个,去掉本钱能赚三十文。

      砢 虽然赚的不多。而且,不管̖是饼干还是蛋糕,她都是加㨝了平台里买的黄油的嵪,非常的香。也就是说,就算范婶和洪叔他们有一天把方子銂传出去ឧ了,他们也做不出饼干和蛋糕的正宗味道,因为勌他们没有黄油。而黄油都是杨海燕过去的时候带去的,没人知道黄油是怎么配的,就是觉得香。

      洪婶:“太太,这样去街道上做宣传,咱们做的黱点心是不是多备点?万一后天来的客人多,不瘆够卖了。”

      范婶也觉得有道理,而且这个耐放,多一点也无妨。

      杨海燕:“不用。这些㱷够了,除开业那天,之后每天准备两斤饼干,两斤蛋糕,黄豆饼、绿豆饼、红豆饼也各两斤,然后二十碗小园子『奶』茶就够了。”如果全部卖光的话,每天的『毛댵』利润有三百多文,一个月就有十两银子了。她ੱ不贪心,觉得定量ᝀ合适。

      范婶和洪婶虽然不明白,但是对于主家的话,她们当然不会反对。

      洪婶拎着装了蛋糕和饼干的篮子出去了。这会儿是下午,街道上人不是很多,但是洪婶走过,还是吸引了不少人停下来,因为刚刚出炉的小蛋糕和小饼干太香了,不管是『奶』香味还是黄油的香味,都叫人馋的流口水。

      洪婶看这里有些人,于是停下来喊广告:“沞各位乡亲,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美味点心铺后天开业了,今天请大家免费品尝。”洪婶经历过最贫穷的时候,丈夫为了她卖身,所以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尊严。更何况这样做广告?

      “免费品尝?真的假的?”

      饬“真的不要钱吗?”

      “我要品尝,给뇾我一个。”

      “㧰我也要……”

      洪婶按照杨海燕的吩咐,每给人一块饼干就说:“美味点心铺后天开业,一文钱四块小饼干。”每给人一块小蛋糕她又说:“美味点心铺后天开业,一文钱两块小蛋糕。”

      虽然说䢒一篮子的小蛋糕小饼干,但也不过两斤,很快就分完了。分完了小蛋糕小饼干,洪婶就回去了。回到院子里,看见儿子已经벎醒了,洪叔正在给孩子喂羊『奶』。不得不说,这两天洪랪婶和范婶因为学习点心,所以备了羊『奶』,等羊『奶』三煮消毒和清除细菌之后,太太都会⅞让洪婶䢌给自己的儿子喂一小碗。她身体不好,『奶』水早就停了,这孩子喝了几天的羊『奶』,看着精神了不少,对此,洪婶很是感激。她甚至提出给太太钱,但是太太没要。

      对杨海燕来说不过一小碗的羊『奶』,不值钱,ﵦ但是却能收买人心。

      氿洪叔:“回来了?太太说的宣传怎么样?”

      洪婶:“小蛋糕和小饼干都分完了,Ң有些人见了还想要第二次第三次,峔有些脸我记得←,便没给,有些脸我不记得了,许是给了。”

      杨海燕从厨房里出来:“没事,给了诙就给了。”这是避免不了的,“明天大家都休息一天,后天开业,洪婶和范婶要早点起来做饼。”

      “是。”

      晚上范婶做的是鱼头豆腐汤、酸溜土豆丝㵓、香菇炒青宯菜、红烧排骨。范婶按照杨海燕的吩咐,把这⿚些菜打包一些出来,她带去了ễ闹市院子,和洪叔夫妻一起吃。她一般吃的比较快߽,因为吃好还要回来家属院收拾。不过,在那边吃饭,比在这边吃饭自在。

      范婶回了闹〈市院櫵子,秦放펑还没回来,杨海燕便在书房给秦放做棉袄,因为九月底天已经冷了,尤其是边关这边,冬天进入的早不说,还特别的冷。听到外面有动静,她走出一看,吓了一跳:“滏怎么回事?身上怎么有这么多血?”

      䘡 秦放见她脸『色』都白了,赶忙解释:“不是我的血,是野猪的。今天和吕哥一起回来,在路上看到有野猪冲下山了,我们就把它解决了,野猪还在隔壁院子里。”从镇上到军营的路上有山,但是一般ࡪ情ᔢ况下,这些野味都不会下山,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

      杨海燕看小说的时候因为小说里没有写到这个,所以她不知道,现在听秦放一说,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古代和现代不一样,现代的野生动物都是在特定的生活环境里,而古代的野生动物是不受保护的:“这山上有野味冷?这么大型的?”

      秦放:“一直都有,不过近几年很少下뤕山的,它们都是在山林深处,因为野味都被我们打怕了,我们平日里没事的时候,都会带上人去打野味。”军营的生活怎么改变?就是靠这样改变的。所以长期以往,畜生啑也是会怕的。

      吕嫂子在隔壁喊:“海燕,吃好饭来帮忙。”

      杨海燕:“哎。”

      因为要处理野猪,所気以这顿饭两户人家都吃的特别快。杨海燕这边才吃好,范婶就来了。

      杨海燕:“范婶你来的正是时膏候,咱们今天得把野猪处理了。”

      范婶一听:“野猪在哪?禔”

      杨海燕:“在隔壁吕嫂子家。”

      等范婶看到野猪的时候,有点懵:“这ꗥ么大的野猪?”这头野猪少说也촾有五六百斤,一般的猎户都打不下。“这是秦爷打的?”

      杨海燕:“是相公和吕百夫一起打的。”

      秦放听到了,忍不住道:“我一个人也能打。”

      閔 杨海燕不禁一笑:綣“我知道,我家相公最厉害了。⺄”

      秦放莫名脸红:“我说真的。”

      杨海燕继续笑道:“我知道我知道,但是相公,就算你能打,我也希望你把安全考虑在第一位,不然你受伤了,我会难过的。”

      秦放的脸芝更红了:“我知道了。”

      范婶到底是从大户人家出뻝来的,见此,不由的想,太太厉害,把爷抓的紧紧的。这女人啊,在男人面前,千万不能刚。男人是冰,女人是水,水能融化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