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彩踩踏资源

      ᷍“皮尔斯先生?”肖恩警惕地将灵质触角弥散开来。他感到了一阵阵刺痛,像矪是不断㡯被静电电到。

      那种刺痛的感觉退去,皮尔斯才“解冻”,重新动了起来:“我刚才说到哪᝵儿啦?”他转头面向肖恩:“你找我是什么事儿来着?”

      皮尔斯摘下眼镜揉了揉眼,显得很疲惫。

      肖恩觉得事情有古怪,但还是拿着照片说道:“你刚刚说,你见过艾莉㗲雅和这个男人,你还说记得这个男人的名字。”

      皮尔斯看着肖恩指着的韙照片,眼神有些涣散:“见过谁?这是谁?”

       肖恩一脸的綛难以ᙒ置信,用力点了点艾莉雅的照片:“这个女孩儿,你刚说你见过她,在上周比尔的宴会上!”

      肖恩不相信皮尔会有老年痴呆症或者失忆症,他看上去还只有四十岁!

      皮尔斯풩一脸迷惑地看着艾莉雅的照片:“我有说过䁖吗?可……”他凑近了仔脬细去看,“可我没见过她呀!”

      肖恩吞了吞口水。他知道皮尔斯没有撒勓谎,他说的都是实话。因为如果他要隐瞒什么,从一开始一口咬定没有见过就行了,不必说᥸话颠三倒四。ព

      而且,刚刚那个完全静止u的状态,他是演不出来的。肖恩的灵魂也明显感受到了一种奇怪的力量在扰乱此地。

      肖恩明白,皮尔斯前面说他见过艾莉雅,是实话;此刻䵖他又说没见过,䵝也是实话。

      皮尔斯没有撒谎,他说的都是自己心中的“事实”。

      是有些什么东西篡改了他的记忆。

      猫头鹰先生的话又响起:“……这些不合常理的肄事,就是极少出现的错谬。

      覩 “而这些错谬,有可能被悄悄修正……彰”

      有什么可以直接篡改边缘记忆的强大存在,蓣正在抹杀艾莉雅存在过的证明。

      昏暗的客厅,一脸迷惑的皮尔斯,看不见的诡异力量……

      뻠 䞳 “如果,如果那个存在,强大到可以让一个人在别人的记忆中消失……

      “如果他也确实做到了这种地步힋……那么正在寻找艾莉雅蝷的我,就是一个必须被抹杀的巨大变数。”

      仿佛危险就潜伏在黑暗中粀,肖恩不由得呼吸急促,眼前的景象变得鲜明得有些怪异;他᳼让灵质触角四处查探,以防有什么要对自己不利。

      肖恩一把夺过相片,一手伸进外套,紧紧握着圣纹匕首,像是一头受惊的野兽,警惕地逃出了影楼…… 欖 㱒 甹——

      肖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此刻的他ӓ已经冷静了下来。

      他将门反锁,试着在冥想中仔细思考着正在发生的䙡一切。

      “很明显,艾莉雅绝对在比尔的宴会上出现过,而且是跟那个男人麣一起。

      “也许是因为我引导皮尔斯回忆,结果他흱去回想那浟个男人的名字,然后记忆就被篡改了……

      “也就是说,这也许是一种銀特殊的精氞神咒术,而开启这个隐藏咒术的条件,是主动回忆那个男人的名字。

      肖恩拿起手边的照片,凝视着在照片里有些模糊的,高瘦燕尾服身影:“只要解开这个男人的身份之谜,就能得知艾莉雅的去向了。”

      肖恩又갓想起那个被自己在火灾工厂找到的女尸:“如果艾莉雅现在被那个男人控制着,那么那具尸体莆,就绝不是艾莉ﰒ雅……”

      “诱导我陷入灵间、不惜牺牲鷐无辜者用假尸体进行欺骗、篡改᪌周围人的记忆……”

      “到ջ底是什么人、什么组织,他们为什么如此需要艾莉雅?以至于要做到这⌖种地步?

      肖恩之前有所怀疑,是某个人贩集团绑架了艾ᳬ莉雅。但现在来看,这个组织绝对不会为了一件“货物”而做⟹到这种程度。

      肖恩甚至感觉到了对鏬方夺走艾莉雅的坚定决心。

      他不禁捏紧了拳头,也因此打破了冥想状态。

      叮咚!房间的门䒿铃响了。肖恩起身,从猫眼里看到了小里昂有些紧张地跟着一个南德尔洲裔的女人站在门口。

      肖恩开了门,小里昂有些害羞地介绍道:“薱肖恩先生,这是我妈妈,她非要来找你……” 钡

      里昂的妈妈穿着洗褪了色的花裙子,脸上有着深深的皱纹,看上去是个깩为生活操劳得过分的勤劳女人:“肖恩先生,很高兴见ꬢ到你,我是小加西亚的妈妈,我叫纳雅。”

      礻“里昂跟我说,他遇到了一件非常难以抉择的事情,是你用故事教导他要选择正直、善良的那条路。 遟

       “如果有朝一日里昂能成为一个正派的男子ᡶ汉,那么您起㞡到了非常重要ⴜ的作用。

      “作Ꟑ为里昂的妈妈,我一定要亲自来谢谢你!ᯍ”纳雅深深抱了抱肖恩。

      这让肖恩紧绷的心弦稍微松弛了些:“不,加西亚太太,我没有做什么㚫值得一提的事。要说里㵁昂为什么会选择更为道德的道路,那完全是因为您平日的教育,和他本就纯洁的灵魂——我只是让他更快地明悟而已。”

      几句话,让纳雅更是感动得眼眶有些泛红,她将带来的一袋东西递给肖恩:“这是我们家乡产的咖啡豆,品质很好,外面买不着的!”

      濛 蝔酷爱咖啡的肖恩,将纸袋丘咧开了一点口子,便闻到一股浓郁的烘焙香味,不禁有些䷍陶醉:“Џ这真是太妙了!”他非常愉快地收下了纳雅带来的礼物。

      “您进吤来坐坐俷,带着里昂,我给你们泡咖啡!”肖恩说着就让进了房间。

      뽞纳雅摆手:“不哂瞒您说,我和小췁加西亚都还在上班,现在得赶回ᔵ去了。看您如果不忙的话,我想邀请您到家里⃨吃顿便饭……”

      肖恩想到手头满满当当的事:“可惜我最近忙得不可开交。这样吧,等我⑂有时间了,我跟小里昂说。”一边说着,肖恩揉晽了揉里昂有着软软東头发的脑袋。

      又说了几句,纳雅带켩着小里昂离开了。

      ʱ肖恩关上㾭门之后,纳雅·加䭎西亚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着肖恩ꥐ的房门。

      “怎么了妈妈?”里昂知経道自己的꿶妈妈有着一点⸢点奇妙的力量,他不禁有些担心。

      盯着房门的纳雅,原本友善的脸上露出了极度厌恶的表情,仿佛看见蠒了䗢魔鬼一般。

      ——

      得到一包美妙的咖啡豆,肖恩的心情好多了,他不禁又㹥闻了闻,才把纸袋小心折好放进了柜子。

      痔“邰照片这条线索暂时只能放下了,”肖恩往书桌走去,“接下来我得测试一쇣下我的记忆力……”

      刚拉⁴开椅子准备投入书﹕海,肖恩忽然听到拉着窗帘的落地窗外,传来“哐”的一下撞击声。

      “海鸥?”由于靠近港口,偶尔有海鸥不慎撞在窗上,肖恩没有在意。

      哐!又是一声,玻璃和框架晃动着。

      “怎么回事慢?ﳰ”肖恩抬起了头,望着窗愎帘。

      哐!

      픰“不会有这么多发疯的海鸥吧?”

      肖恩站起身,走到了窗帘边ꨟ,拉开了窗户。

      他看到一根长长的辫子倒垂在窗外,沿着辫子往上看去,他看见一张倒过来的,被划得皮开肉绽,没有鼻子的脸。㙰

      哐!那张脸又撞了一下玻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