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欣李宗瑞

      对面的石云义头戴一字逍遥巾,身穿白色刺绣宽袖长袍,脚踏白色长靴,周身上下一色白,相貌≚英俊,身材修长,站在张横这些相貌或丑陋或凶恶之人的面前,当真是说不出的潇洒,道不尽的风流。

      他对张横微微弯腰,抱拳行礼:“张教头,可否借一步说话?”

      张横手持杀猪刀,腰间围裙也不解开,嘴里叼着一根甘草棍,皱眉看了石云义一眼:“有什么话当面说莎就是,还借一步?有什么好借的?”

      石云义微笑道:“既然如此,兄弟冒昧问一句,张教头克曾⚼经见过我的一位师弟?”

      张横奇道:“你的师弟?你们魔天宗这个宗门我都很少听ᠺ说过,我上哪去见你的师弟?你连你师弟姓甚名谁长什么样子,我如何回答你?”

      石云义从袖内抽㎞出一块折叠的方方正正的纸张,迎风一抖,쥁顿时变成了一张门芯般的大纸,随后屈指轻弹,将这大纸弹的平平铺开,旋转着向张横切去,纸张破空发出凄厉声响:“我师弟就是纸上画的样子!”

      这张大纸一看就是普通纸张,但被耻石云义这么一弹,破空而来,只看威势,已经与刀剑无异。

      张横伸出手中杀猪刀,将飞来的纸张托住,瞪眼看向石云义:“他妈的,你想杀人啊?有真气了不起啊?再敢给老子玩这一套,信不信我弄死你穀!”줒

      石云义脸上笑容一僵,干笑道:“是兄ꌊ弟我莽撞了,不知道张教头可曾见过我那师弟?”

      他见张横只是用杀猪刀往上一托,便将自己灌足了真气的纸张平平托住,而纸煔张上蕴含的至真至纯的魔道真气丝毫不起半点作用,登时吃了纶一惊。

      他这是魔天宗十六代弟子中的佼佼者,这次来到四方城跟随师门长辈前来争夺一场机缘,来之前筹措满志,势必要争夺属于自己的一场造化。

      不成想前两日真仙练法,天降异象,魔天宗几位前辈受益匪浅,犡连争夺机缘的心思都淡了。

      几个长辈都说天仙练法턑,他们也得了一丝道气儿,只要闭关苦修,将这道气金线炼化,自能获得无穷好处,说不嬂定还能有望宗师境界,寿达千载。

      是耑以在笼罩整个四方城ꨠ的祥瑞异象消失之后,这几个长辈商议了一番,觉得即便是获得龙珠,也未必有机缘享用,不如见好就ꌗ收,既然在四方城内已然所获颇丰⺓,须得及时收手才是굢。

      뮟于是几个人打道回府,不俁再考虑地龙的事情,就这么一走了之,只留下几名弟子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本来走的几名长老要带他们一起离开,但这些弟子蕂跟随长⯱辈万里迢迢来㖊此地寻宝,宝还未寻到就要离开,委实心有不남甘。

      除了几个甽弟子思量再三决定随长辈一起离开之外ꦩ,剩下的便听从石云义的劝说,留뮶在㸃四方城内不曾离去。

      㔰前几天他们惊讶于真仙练法的异象,都在潜心观摩,无心他顾ࡿ,直到今日异象消失,这才ﹶ发现少了一名同伴。

      石云义作为这些人中的师兄,肩负看护之责,賿吃惊之下满城打探,这才知道四方城内有一个土霸王唤作张横,无论有什싲么事情,只要能找到张横,定能如愿以偿的解决。

      石მ云义这才来到南城寻找张横,本以为张横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坐地户,了不起也就会惵一点普通拳脚,却没有想到此人竟然如此了得。

      自己在树林内与他相隔起码三十丈的距离,期间又有风吹草动,鸟儿振翅鸣叫,按道理来说应该不会有人发现他。

      却没有想到,쏠他只是被쁢一只蚂蚁爬到手背轻轻将蚂蚁吹落,就被杀猪的张横听到动静,将自己喊了出来,此时更是展露了出了㔶一手绝佳的内功,完全不逊色于石云义。

      石云义本想以力压人,逼迫张横为自己办事,此时顿时改变了主意,不想多生事端。

      张横手中杀猪刀托着纸张,那纸张在刀面上平铺开来,如同硬纸板一般,便是在风中也没有丝毫抖찰动。

      볐 Ⲷ纸上画了ⷴ一个人的头像,正是上次对张横出手,被张横一脚踢伤,最后༷又被张横亲卫杀死,又被金铁匠焚烧的那一位。

      张横看了这图画萖片刻,摇头道:“你牄这师弟一脸戾튊气,运交华盖,一看就是横㬲死的面相,估计现在已经死透了,你便是找到也没什么用。”

      石云义一脸愕然:“张教头还会算命?”

      他对张横道:“我这师弟这两日在城中走失,至今不知下落,都说张教头在这四方城内目揽十方,没有你不知道的攐事情,小弟想要寻人别无他法,只能前来向张教头请教。” 叫

      他从腰间绣囊里取出一颗明珠和一块碧玉:“小弟也知道不可使人白白出力,我这有明珠一颗,美玉一块,足抵千金,只要张兄能为ꟸ我提찢供我崂这位师弟的消息,这明㈬珠和美玉,便是张兄的。”

      찶 张嵼横奇道:“你师弟丢了,你去官府报案呐,找我作甚?这是知府老爷的事情,我一个民团教头能管什么用?”

      石云义脸上微微变色:“张教头,谁不知道这四方城真正的主人是你?我若是找官府有用,何必要来找张ꮃ教头?”

      岇张横摇头道:“找人这是官府的事情,我不好多加掺和。再说你们这些江湖中人,一个个不守国法家规,我看着也讨厌,你们ڲ死的㴙越多,我反而越开心。”

      他看了石云义一眼:“你是魔天宗的人,正好让你带个话。”

      石云义心中暗怒,深深吸了一口气:“什么话?”

      肼张横道:“在我四方城,就得守我四方城的规矩,谁敢破了规矩,老子跟他不客气!”

      ௢ 他对石云义摆了摆手:“好走,不送!”

      쉲 石云义站在原地呆立片刻,脸上神情不住变幻,浑身衣衫如同风帆一般慢慢鼓起,轻声道:“张教头,真的一点都不能通融么?”

      张横转身就走:“䇦我为什么要给你通融?你面子很大么?你以为你是谁?”

      石云义气极而笑:“石某纵横江湖,还真ꇩ没有谁敢这么不给我面子,像张教头这么跟我说话的凡夫俗子,你还是第一个!”

      他后背微微拱起,如同饿虎一般凝视张横的后背:“张教头,我叫石云义,魔天宗的石云义ꑿ,还请你记住了!㲕”

      ၟ这“记住了”三勝个字刚刚从他口中箯说出,他整个人已经化为一道流光残影,向着张横冲去,手中折扇点向张横后背。

      旁观众人大惊失色,欲要提醒张横已然来不及。

      Μ

      “他妈的,就知道你要对老子出手!”

      릥张横本来背对石云义的身子倏然变成了正面对他,手掌伸出,一把抓住石云义的折扇,另一只手中的杀猪刀对着石云义心口捅了过去。

      ꍧ噗!

      石云义明明看见这一刀,却无论如何躲不过去,只觉得心脏一凉,张横的杀猪刀已经全部插柶入了他的身体。

      “狗一般的东西,也敢对老子出手!” 냉

      张横将手中杀猪刀捅进去又拔出来鵴,随后又重新插入,接连三四次后,右手覆盖在石云义脸上推了一下:“魔天宗的弟子都特么这副臭德行,动不动就向人出手,你们怎么这么残忍!”

      石云义身子原地僵直,双目圆睁,口中“嗬嗬”有声,嘴角血沫汩汩流出滀:“你……”

      他是魔天宗极有天赋,被师괨门极为看重的天才弟子,以后还要䂼光大宗门,成为天下繁第一人꽙,力压儒道佛魔,成就圣人法体……可是现在,一切愿望理想都成为梦幻泡影,他竟然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城内,被一个솬不起眼的民团教头,一个粗豪的๯杀猪屠夫用杀猪刀捅死軤了!

      他被张横推了㠨一把之后,身子仰天摔倒,死不瞑目。

      “狗一般的杀才,竟然对老子偷袭!”婪

      张横手指石云义א的尸体破口大骂:“你甚至还想杀人!떗如此残暴之徒,张某岂能容你!”

      从石云义出手到꧀被张横反杀,事情发生的蔵实在太快,直到石云义倒地身亡之后,张横身后的屠夫、兵士方才冲了过来。

      “太残忍了!实在是太残忍了!”

      张横解开腰间染血的围裙,收起杀猪刀,对众人道:“此人实在㵕太过凶残,背后对我出手,洒家不得已出手反击,哪知他不经打,三四刀就捅死了瑙!”

      众人齐媭齐应道껲:“是!此人实在残忍,确实该杀!大帅为民除害,诛杀江湖匪类ϑ,实是咱们四方뫕城之福。”

      张横哈哈大笑:“来人,把檗他给我好好的搜一下身,看看꾮他身上都有什么好东西?”

      众人扑上⪫前去,七手八脚的翻找了一阵子,片刻之后,将翻出的东西呈给张横过目。

      计有折扇一把,金票昙十张,散碎银两十多块,另有几枚碧玉,十뿖几颗明珠。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兽皮小册쀯子,上写《大魔天手》四个大字捠,翻开来看,只见蛱书册上写着一行大字:若想情节写得好,月票打赏少不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