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一国产一级

      司匡眯着眼睛,上下打量来人,嘴里嘀咕,“农家……落下闳……这个名字,有点熟悉……”

      因为史书当中存在的人数太多。

      如果没有太过特别的成就,他一时间也不可能反应过来。

      只能通过对方的表现,慢慢的ಜ回忆了。

      能够代表一家之人,应该不是默默无闻之辈!

      见司匡发呆,落下闳彬彬有礼,笑着,先行询问,኷“司兄,君既来比뮐试,敢问,治何经典?”

      “鄙人不属于一派一家。”司匡拱手回应,“至于经典…ṷ…儒、法、道、阴阳、兵等皆略有涉及黾。”

      “哦?这么说来,就连我农家之事,君亦有所涉猎?”

      ﵿ“不敢,略懂一二罢了。”

      “好!君既然这么说了,那吾也放心了。”落下闳笑着点了点头,“原本想与君探讨比试内容……这么看来,比什么都可以啦!”

      嘟司匡右手抱着被褥,左手抬起,“请!”

      “不急!” 鞴

      落下闳摇了摇头,目光落在被褥之上。

      双眸微微一动,瞅了一会儿。

      因为被褥⼂团在一起,他也没有瞅出个所以然。

      只是明白,上面写的东西,应该很重要,否则,不会不肯放下。

      于是,他与司匡对视,言语平淡。

      “㛠司兄,虞初在此比㏖试之时,鄙人正在房内学习。覅听前来报信的师弟说:稷下门口,有一乡野之人,抱被褥,诵新文体小说,一人压一家。”

      “我原本还怀有疑惑,现在来看,疑惑解答的差不多了,”䬁他一边说着,慸一边指着被褥,“只是,兄长֪可否告知,此乃何物?能被兄长如᯿此重视,恐怕珍贵无比吧?”

      司匡用右手抓着被褥,晃了晃,淡淡地说道:“也算不上什么珍贵的东西,一뜽本兵法罢了,本来打算用这个东西对付兵家럹的,结果听说,兵家代表,不在稷下鰥。”

      “兵法……”落下闳眼前一亮,目不转睛地盯ꡢ着被褥,“好东西啊。”

      “怎么,落兄心嬂动了?”

      “咳咳咳,抱歉,鄙人是复姓揃……落下。”

      司匡:“……”

      好家伙謀,竟然是复姓。

      落下……

      怎么越来越熟悉。

      为了早日弄清眼前这个家伙的身份,司匡与之对视,沉声道:“落下兄,赶紧比试吧,小푎弟愿用这本兵书作为彩头。如果兄长赢了,此兵书必双手奉上,若是小弟赢了,兄长帮小弟两个忙……如何?”

      在邴对战其他家的时候,先来个保底,不失为一个好的抉择。

      哪怕输了,还有人兜着。

      猆 不然,就这么回高密,还不得被那群人弄死?

      落下闳听完,沉默了……

      他没有着急答应。

      汉人继承了春拊秋战国士人的风尚——重信。

      言出必行。

      像是괆两百五十多年前,孟胜带领一百八十多人慷慨赴死。

      像是七十二年前,田横自杀之后,五百壮士因信,皆自尽。

      녟自己如果答应了,付出的彩头……价值不菲。

      自己身䦊上,最珍贵的,恐怕就是信义了。

      落下闳沉吟了一会儿,问道:“敢问,帮什么忙?”

      司匡伸出两根手指,强行压抑自己心中的怒火。

      每说一条,他就收回一根手指。

      “第一,有一群蛮横恶徒,在吾居住之地强行征购粮食,希望兄长帮忙摆平。”

      “这个好说,我农嫱家在山东῿官场,还是氾有几分薄面的。”

      “第二!小弟祖父、家父战死之后⨽,军功被人贪瞢墨……想让兄长凭借农家的关系,联系军方쇭,查明情况!”

      落下闳脸色彻底变了。

      瞳孔猛地收缩,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

      Ⳕ“贪墨军功?!”

      “正是!”

      䊆“可不能用这种事开玩笑!”

      “匡所言,句句属实。”

      “究竟是谁,ᮞ竟然这么大行胆!”

      司匡摇摇头,“不清楚,这需要让军方调查。”

      “呼。”落下闳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这不是小事……容我三思。”

      这Ὠ件事牵扯太大了。

      大汉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发生大规ጵ模的战斗了。

      뉡如果有士卒战死……九成以上的可能,是死在边境。

      贪쀌墨边境卖命士卒的军功……

      这是在玩火!

      如果这件事传到陇西!

      如果这件事传到北地!

      如果这件事传到上郡!

      如果这件事传到雁门!

      后果,不堪设想뵹!돐

      鸠 轻则,军心动荡;

      重则,士卒哗变!

      边境不能乱㓡!

      边境一乱,匈奴必定大举入侵。

      大汉还没准备好,还不能应对大规模的ꛢ拉锯战。 

      落下闳作为农家弟子,很清楚边境地区的粮食情况。

      他们可不和一些名不见经传的百家一样……仨

      站在他们身后的,可是九卿之一——大农令——郑当时!

      虇全国粮食,都归大农令统辖、分配。

      全国边境地区的粮삉食余量,没有人比郑当时更清楚。

      쒫若无特殊情况,全国的粮食分配,都在一个平衡之中。

      一般进行大规模的战争,都需要提前调整分配。

      若是没有提前调整,依照边境现有的粮食量䩇,最多一个月!

      ᶾ一个月后,若无足够的粮食,边境必将失守!

      因此,查明贪墨军功这件事,他落下闳不敢保证,也保证不了。

      除了长安那位发䍴话,没人敢保证。

      牵一发而动全身!

      “兄长可知,被褥所记载之物?”司匡见落下闳一直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先发制人。

      “价值千金也不行,这件事牵扯太大了ͻ,我农家,担待不起。”

      “如果除了农家、还有兵家、军方一同参与呢?”

      落下闳瞳孔周围都是血丝,“此言怎讲?”

      司匡晃了晃手中的被褥,压低声音。

      用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分贝,直接挑뻮明,“这上面记载了一十三条兵法……它们出自《孙子兵法》!”

       ⴟ“《孙子兵法》?不可能,良兄说过了,它早就失传了!”

      落下闳的心脏又一次受到冲击。

      今天是他有生以来,震惊最多的一天。

      “此乃先祖所留,不⏚会有错!”

      “先祖?你是孙武之后!”큸落Ⅾ下闳后退一步,大惊섣失色,“不对啊,你明明姓司!” 괴

      燵 “小弟⍭并非孙子之后,家中祖先……世៨人称为匡子。”

      “啥子?”落下闳脸色憋得通红,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连家乡方言都下意识念出来了,言语多期期艾艾,“匡子…匡…匡…匡章之后?”

      “然也!”

      “怪不得,怪不得……这就对了。孙武乃齐国人,其后孙膑,亦齐国军师,匡章乃齐国大将……这才对。”

      落下闳咽了一口唾沫两眼冒出幽幽红光,死死地盯着被褥。

      他现在已经有些相信司匡的话了。

      如果是匡章的后髫代,还真有可能掌握兵家失传已久的至高兵法之一。

      如果军方那群将领知道兵䆒家圣典重现世间,为了一睹兵法真容,绝对会发了疯似的,直接从边疆杀过来。

      兵法这种稀缺之物ᜍ,一旦掌握,最少也是一个➿侯爵!

      当初留侯得《素书》,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若是他们得到๶《孙子兵쐌法》……不敢想象。

      很可能直接追着匈奴打!

      至于司匡的要求……

      첥有人贪墨军功?

      杀!

      六百石县令干的?

      杀!

      国相?

      춬杀!

      诸侯王干的…筺…

      陛下,边境十三地,几十万将士想谈一谈胶西王的事情。

      落下闳敢发ற誓,这绝Ӻ不是开玩笑。

      大汉边境军方四大势力绝对干得出来这种事!

      虽然落下闳心动了,看表情,有合作的意向。

      但,司匡䜆可不想痻这么简单就结束挑战诸子百家。

      自己已经放出话了。

      如果中途退缩,世人要如何看待?

      再说了,这么好的刷声望机会,可遇不可求。

      在大汉,很多情况下,声望,比出身更重要。

       看看人家董仲舒就明毹白了,声望传扬于天下。

      即便在辽东高庙世间上,被刘н彻冷落,地位依旧不会动摇。

      五经博士!

      公羊领头人!

      嫔 ﹡ 每遇大事,刘彻必遣廷尉,入董府,请策略。

      再看看河内郭柴解。

      虽不是贵族子弟,但侠义之风闻名天下,愿意为他卖命的游侠,数不胜数!

      其登高一呼,几乎可以影响三河ᶹ之地三分之二的游侠!

      剩下三分之一,多为墨家子弟。

      “兄长可否心动?”司匡微微一笑。

      뻬“呼!”落屃下闳长呼一口气,“君所带之物,普天之下,恐怕没有人会不心动⻗吧?”

      “那现在可否比试了?㇟”司匡微微一笑。

      “比试?君想明白了?若是输了,可是……”落下闳眼中掠过一丝精光。

      “哈哈,一部兵法而已,小弟还没看在眼里。倒是兄长,一直在左右为难。”

      “君很自信嘛。”

      司匡笑容不减,“不敢。”

      今日已经可以使用“等价交换之地”了。

      打不过你,就把匡章留下的手书拿去交换。 矾

      华夏上下五千年,英雄人才何其多?

      总有克制你的方法!

      꽧“司兄,为了农家,休怪吾无礼了!”落下闳重重一叹,“若君输了,吾虽不能将汝家军功找回,但可以将恶徒驱逐,这是吾唯一能做的了。”

      “兄长,小弟可不觉得会输。”

      “是吗?”落下闳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面色变得凝重。

      “你的自信,应该来自出身乡野吧?世人皆知,吾农家ⵡ擅长农业……但愆又有几人知晓,吾等亦通晓天文,知历法?”

      将袖子撸ꥩ起来。

      他从褡裢里掏出来一根筷子长Í短的小木棒。

      看了司匡一眼。

      ໱볤 落下闳拱手作揖,廊郑重地说道:“在下先赔礼了。恐怕要让阁下失望了,鄙人,不想比试农业知识,而是打算与君切磋天文历法!”

      他想得很周흱到。

      与农民比拼农事,赢的几率ﯱ只能对半分,

      如果比拼天文历法……自己,绝对稳赢!

      虽然他感觉此举有些对不起司匡……有些愧疚之心。

      但只要补偿合理,相信对方也可以理⹩解。

      这也是他在正式比试之前,主动提出驱逐强行征购之徒的缘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