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内裤里拉稀二次元

      땁 慢腾腾的带着王枫沿着弯弯曲曲的回廊往前走,东一转西一柺,忽然眼前一亮,在药谷建筑后面是一大片散发着浓郁药香味的田院,院内种着䉍许多王枫叫不上名的药草。

      “师姐好。”在药园中看到了两个浅蓝色道服的人,他们与顾芊羽打招呼。

      “我爹有几个徒弟,都是前些年宗派招收的弟子,他们几个就跟我爹学习法术了。”顾芊羽道。

      “法术”王枫的神色有䱭些复杂,他觉得徭提到这两个字的时候,他有种失望,毕竟顾老说他没有修仙灵根。

      ꅼ 看得出来,在这里都是修士,不论什么级别,都쌄着蓝色道服,看䱔得出来这是宗门很好的传统,要是我也可以穿上道服,成为修士就好了。

      次日,日头刚刚爬上了山头

      这“起来了。”

      칖 슱“起来了。”鲭

      就像民间公鸡打鸣一样把王迫枫从酣睡中惊醒,一睁眼就看到一张美若天仙的脸,王枫吃了一惊,伸了个懒腰,身子伸展开来,这⑖才縍看清这张惊为天人的脸孔的主人是昨天带自己熟悉药谷的顾芊羽。

      “⌻快吃点悚东西吧,吃完饭我们去见我爹。”顾芊羽把还冒气的馒头递给了王枫。

      “那个...你沩哪里弄得吃⻈的。”王枫楞了一下,才接过馒头。

      “师兄弟他们自己做的啊,在我们山谷口有个厨房,就你没有吃饭,我就过来给你送两馒头。”顾芊羽甜甜的笑了笑。

      “多谢你了,芊羽仙子。”王枫心里有几分感动,见顾芊羽对自己照顾有佳,对芊羽尊称了起来,一声“芊羽仙子”脱口而出。

      “哈哈哈......昨天叫我爹仙人,今天有叫我仙子,你真以为我们是仙人啊脻。你也太客气了。”

      “再说了,你不刚刚醒过来吗,还需要照顾,你以后就叫我师姐吧,叫仙子生疏。”顾芊羽落落大方的︃说道。

      王枫正在恢复身体,吸收也快吧,三五口一个馒头就进了肚子,才一盏茶的功夫,两个馒头便被狼吞虎咽的消灭掉了。

      “时间不早了,我们去闧见我爹吧。”王枫打了个饱嗝,看了看外面的日头,觉得该要去见顾大海了。跟在顾芊羽来到了他父亲所在的房内ⶉ。

      쑔在顾老的房内,四周墙壁边上,䊉有一排排的书架,在书架上排满了密密麻麻槳的各类书籍。

      “顾老”

      “父亲”

      ......

       顾大海端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一本书正专研着什么,好像没有辛发现二人䡍的到来,也没有搭理二人,就好像没有听到他们打招呼。王枫见顾老没有쓀搭理自己,便不知所措,只好站在原地傻等着。

      顾芊羽也没有上前打扰父亲,因为他知道平时父亲对自己疼爱有佳,自己可以任性点,但是父亲在修炼打坐,研习的时候是万不可打扰的,便跟王枫一样,只好站在一边干等着。

      毕竟王枫才ʑ刚刚转醒一⑓天,直到有点腿麻的时候,才不慌不忙的把书放到书桌上,奇怪的打量了王枫一番,又端起了一杯茶,喝了几小口,才慢吞吞的开口道:

      “王ᙖ枫,从现在起你便是药谷药童,我会教你一些采药炼药的常识,及救人医人的医术,但不会教你法术,因为我发现你没有灵根,修仙无缘啊”顾老直截了当道,面无表情,把手里的茶杯又放醅了下来。

      觲 “再说你也不是我们招收弟子的渠道来到我们宗门的,把你收为药童都是违反宗规的。不过,倒是可以传你一入门心法口诀,对你回复身体有帮助,囐虽然不能像法术一样克敌制胜,但也能让你强身健体。”

      顾老突然郑重起来,认真的说道:“王枫,你只有半年的时间学习,半年后宗门招收弟子,你可以参与,推荐的权利我还是有的。能不能正᰻式进入宗门就看你自己了,所谓䋸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半年后我咜们在落云峰执行看护药园任务完成,就回落云褋峰执事会负责宗门其他事宜了。”

      “否则吟,你只能被赶到外门去当外门弟子了。”顾老一副爱莫能助的神态。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内,王枫基本都是以回复性训练为主,每뀔日上午顾老传授了他们一些医药方面的知识,下午让他去一间風雨文学跟芊羽一起断文识字,还有人体周㉏身穴Ø道方位,奇经八脉等医学基础知识,并让师姐一并监督扎马步,在药园辨认草药的基本功夫。

      鷡草木造诣火箭式上升,每天晚上,挑灯夜战,理解草药荌基础,这本是了解草药的必修课,上面包含了炼丹大多数的知识。

      第一篇是丹道的简介与起源,上面写的很详细,这些东西,王枫只是粗略的读一遍,便翻到了第二篇。

      看得出来,綬药谷的这本丹道书不同于家族悥那种本草纲目,这本书属于天书古卷。而且记录的比本草纲目详细太多太多。民间的那些医药本草学跟这古籍,已经没法相比。

      第二篇气一元论,主要讲解的是本草ώ药石一些理论基础,及阴阳五行学斲说与丹道的关系。王枫细细的研读偒,突然,一段让他心头一震的话从书上引入他的眼帘。

      “太极一气产阴阳,阴阳化合生五㬃行,五行既萌,遂含万物”

      随着这句话的震撼,王枫眼中商闪过一道金光,他的脑袋里轰的一声响,仿佛是天降陨石掉进了湖里,书上벩的知识飞舞了起来,纷纷争先口后的进入了他脑海中,这篇气元论瞬间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紧接着王枫翻开了下一篇,下一篇是阴阳学,这里面的内容他几乎可以倒背如流,王枫快速的翻着书,不到一个时辰Ⅾ,这本厚厚的丹道古卷,竟然被他翻了个遍,被他记忆䈺在脑海中,他进入了一种状态,忘我的状态,如果顾老看到,一定会惊的眼珠子掉下来,这种状态就像修桀炼顿悟一样。

      合上古卷,王枫感觉道浑身冰冷,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些知识出现在他脑海里的时候,ꖸ他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

      兴奋了半响,他微ꋶ微的吐了一口浊气,翻开了另一卷草木辨识古籍,对于草木辨识,修仙炼丹的弟子是必修课,大家都不会陌生,他细细的看来起来。ꄊ同Ꮑ样,这古卷里面的东西就像活了一样进入脑海里,每一位采药的名ສ字,特征,生存的习性及药性,与其反性,王枫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当他合上两卷丹道古籍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王枫叹了一口气,放好古籍,然后缓缓躺到了床上。

      㽀在他闭上眼的那一瞬间,他的身体一震,眼皮底下一道金光开始游走℃在他的周身学位上,一股无形的气息顺着他的奇经八脉缓榲缓的运行一周天。王枫直接舒服的进㔡入熟睡琰状态。

      一夜无话,第二天王枫醒来的时䃓候,他感觉道一捒阵神清气爽,那种感쳧觉是他以前从来橽没有过的感觉,他翻身下床,试着走了几步路,他只觉得脚下轻飘飘的,几乎像是飘着一样。

      “王枫饭,起床没有”顾芊羽直接推门而入,“去练早课吧,就等你了。”

      顾大海及两名弟子已经在后院做早课了,不管刮风下婺雨,哪흤怕就是电闪雷鸣,早课是不允许偷懒的。

      早课无ༀ非就是道家的帋吐纳,当王枫到这里的时候,只见两位师兄都在跟着顾大海摆着一个怪异的姿势练习着吐纳心法。吐纳心法旨在心平气和,一无上的心境让身体放松,然后汲取天地间旭日东升是那一缕天地灵气。

      “王枫,这是我爹对弟子的修甿炼的传统,吐纳是我们每天早上的必修课,以后每天早上来这里,先对着天地挰万物吐纳呼吸,謹以让自己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放松境界。”芊羽边吐纳边说着。

      “其实,道家修行,旨在清净无为,无欲无求,我뱯们早上做的这些吐﬷纳宭,同样是这个原罫理。”顾大海道。

      “明白懣了。”王枫微微的点点头。

      顾老在半个月后的今天传了王枫一套心法口倖诀,这个不是宗门心法,而是每个修炼开始初窥门径的基础心法口诀,但这个口诀要有灵根配合才能修炼出真气。没有灵根,可以让自己身强体壮。

      “来,我教你吐纳心法口ெ诀”顾大海微微一笑,和王枫ŀ走到一边,开始传他吐纳呼吸吐纳的心法口诀。

      癕 慌 一晃一个早上很快就过去了,一早上的修行,让王枫感觉到神清绰气爽。

      他不知道自己身体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觉得自己今天比昨天,真的好多了,连走ꟍ路都十分轻盈。

      “师弟,我爹说,今天要㔽抽时间给我们讲丹道基础。”刚刚闲下来,顾芊羽就拿着本草辨识看了起来。顺便告诉王枫今天要讲丹道知识。忌

      “我知道。”王枫点点头道“这两本丹道古籍我都看过了。”

      “뉥都看完了?”芊羽愣了愣。

      “你别逗,你才来多久啊,这两卷丹道古籍光看完就需要好久,更䣊何况你才看一晚上,外加,还要辨识草药,特性,生长环境,这个是需쓥要时间沅慢慢加实践,多接触实物草药来熟练掌握的。”顾芊羽明显的不相信,感觉王枫在逗她。随即翻开了自己手中的古卷。

      ̋ 她手中的古卷正是昨晚王枫看过的草木辨识古籍,顾芊羽随手翻开了一页道:“那我先考考你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