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app

      这尚凌云算得上是釛美女,比严格也就稍微差一点的事!不过,那板୨板正正、一本正经的老干部,还是老女干部的气质,给她的美女形象不但没加成,反而减去了至少0.2分ϗ!

      几个人吃着聊着倒是很快就融洽了不圭少。云山一招手喊来服务员说:䱳“但遇知己,岂能无酒?拿一瓶酒来!”

      严格秀眉一挑说:“我也能喝一点ঁ!”没想到尚凌云也说她也能喝一点。

       云山微笑着说:“两瓶!男女搭配,两瓶不醉⪬!呵呵呵……”

      在云山的提䃕议下,他们五个人来起了猜火柴杆的游戏。一个人手里拿着五根~火柴,左右手从꜌背后分开来,伸出一只手,让其他四个人去猜他手里握着几根火柴杆詛。猜对的那人喝酒。

      如果四肴个人全没猜中他手里所拿的火柴杆数,那么,拿火柴杆的人喝一杯罚一杯,连干两杯。

      毨 轮番着榣拿火柴杆,云山的运气依然很好,几番下来,一杯酒没喝,倒是孙国富喝得不少。纵然他的酒量不错,最后也喝得有点高。连连摆手不玩儿了。

      “呵呵!孙公子,该说出你今天找我的正事了吧?쥩”云山不失时机地说道。

      孙国富瞪着发红的双眼看看云山,没说话。高达显喝口水耸耸肩说:“我……我来说!”

      原来他喝的也不少,他中间替尚凌云喝过几杯,也䈣有点高了。썻

      “就是……就햾是ﮕ他想竞选班长,找嘰你商量着看你老能否……能否退出竞选!”

      云山一听一惊,他还不知道婱竞选班长这事,自然也没有任何准备。不过,在眼前这两个家伙面前还不能暴露出来。于是非常吃惊地问了句:

      “朮为什么?你退出了?”

      늜 駍 “我不当班长!我要去竞选学生会里的㍡干部!国富想当,就…猳…就觉得你云山是他唯一的对手!”

      “难道没V有别廦的同学参加竞选了ຏ吗?云山不退出!不仅如此,我还准备参加竞选呢!”严格有点激动地说。

      נ 礴孙国富一下站起来了,焦急地说:“云山,你开个条件!如何才能不椡与我䍇竞争?”

      “呵呵呵……我不参与,就能保证你能当选吗?”

      “百分之六十以上!”

      肘 “这么说,严ᇷ格参选也只占百分之嫛四十的可能了?不一定吧!”

      “班主任说,班长不考虑女生的!”

      “ꑾ哼!我就要争一争!”严格“腾”啈地站起来叫嚷道。

      ﻌ 云山微笑着按一按手掌,示意她别激羙动,坐下⾑来!

      等严格听话地豔坐下来ᛦ后,云山说:“老孙,只๕要你能保证当上班长后罩着我,⨌比如在老师点名的时候替我打个掩护,平常缺个班级活动什么的,保住我不被老班或辅导员扣我的学分。

      我特么不仅退出竞选,还会帮你当上这个中文1班的班长,因为我有另外的事⅐情要做,平常在教室里、阅览室里都是坐不住的!”

      孙国富瞪大瀑眼睛愣닕愣地看着云山,似乎在判断云山的话有釉几成真实!好一会儿☱才掷地有声地说:“好!成交!我保证尽一切可能保住你无事!”

      遂“哈哈!爽快!你帅爆了!”

      云山的这句话让在场的人౒都发愣了,大概是没听懂!

      不过,云山退出竞选班长这一点,都听᮸明白瓑了。

      严格弱弱地问云山:“云山灹你ꋜ真不愿当班长?䶕也不想进学生会?”

      云山笑笑,郑重地点点头。他心里想着:当班长也好,当学生会干部也好,还不都是为了锻炼自己走上烆工作岗位后的能力,这对他来说还要再锻炼吗?再炼能有他几十年的实践经验强有力吗?

      ┞ 撉云山已经ᙐ不想再在分配好工作这条路上走多高、走多远了,所以就算是学生会干部毕깘业后的工作ੰ岗位好很多,他也不再稀읟罕了!更不用说小小的班长的将来了!还能辉煌到哪里?

      但是ᥛ,这些他可不能在此时此地说出来。

      严格看看云山认真麅地退出竞选,她也泄气地说道:“嗯!我也不想犿当什么班干了!还是好好地学点书本知识吧!”

      第괜二天的班长竞选几乎没有悬念地让孙国富当上了中文1班的班长,结果,生活、学习、体卫等几个班委会成员就由孙国富来人命了。

      606宿舍的老五小胖子王健当上了纪律委员。让严格当学习委员鼻,她直接就辞掉不干͍。

      “严格,你咋不当学☀习委员?我万一挂科了,凭咱俩认识这一点,你还能෤帮上我的橨忙呢!”云山追上严格很是嚣张地问。

      㪏“㬈切!管我?你咋不当班长?”

      当着许多뒁同学的面,云山立马败下阵来,逃之夭夭。

      是该去医学院争取一㐵个旁听生的时候了,云山选准一个上午的时间,溜出了师范学院的大门。

      医学院临床医学系教授办公室里,几位老教授和年轻的⹜副教授正在争论着一个话题,那就馐是该不该把古老的针灸术单独拉出来渭设为一个专业。

      主张单独设立一个针灸术专业的渜只有两个人,一个쳥是老年女教授켆,另一个便是年轻的⸵副教授余小岚。反对嬵派占绝对优势,ﶷ共有十多人。

      “我没找到那ퟨ个新生,要是他在里一出手,保证让你们瞠目结舌!”余小岚激动地大声说着,由于面飞桃红,此时她人ƾ变得更加地仙女般迷人!

      “余小岚教捞授,㌸你说的话,和你爸爸所说的人,我们都相信是真的,但是,不能亲眼所见,真的略难以在心里信服!有许多老中医倾其一生也未必练出高端的针灸术,他一个十饦几岁的青年能玩银针,岂能不崬被认为是一个笑话?”

      说话的是一鯽个头上已经光光ž了的老头。

      恰好此时云山来到这个办公室,向门里一伸头,他看见了余小岚,但是,余小岚并没有看见他。看到办公室里这情形,云山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进去好,还是离开好了。

      “哎!你是哪个⦤专业的?有事快说事,没事离得远远的!”

      听到一位老教授的ᤚ呵斥,余小岚这才转脸,正好看到鐊了云山的脸。

      “哎!你别走……”

      “嘿嘿!余大教授,我没走!至少还没走多远。请问……춧你有时间吗?我找你有事!”

      余欺小岚没回答云山的问题,跑过来拉住了云山的一条胳膊,把云山拉到了办公室里后,惊蟨喜加激动得波涛汹뮏涌的胸脯馋死人不偿命。

      값“快请你露一手,让这些老顽固知道新生事物都是想ᴫ不到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