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leone是

      子时。

      财神商会。

      看着带血海面具的男人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沈财神就知道,周廷已经死了。

      事实也没有出乎意料࡜。

      稦左易将周廷的人头随意扔在地上:“沈财神,我们血衣楼的诚意你풢也看到了,不知道我们之间可有机会合作?”

       웳沈财神一天之内就见识到了血衣楼的뺠实力和诚意,此刻他自然也就궯不会再拒绝,“既然血衣楼诚意满满,那么在下也不㵃能柘不识好歹!以后我们之间若能精纯合作,共创辉煌,我相信这两成利绝对不亏!”

      左易笑着与沈财神对视一眼,心中暗道:只要你上了我这条船,以后就不可能下去!今天只是两成利,未来整个财神商会都是我的!

      徯和沈财神商量好后,血衣楼眼前缺钱这一困境也算是过去!

      下一步,就该好好发展。

      当然,首先要应付接下来三阳郡武玀林的狂风骤雨ᾏ,DŽ希望䁎薛无梦那边能顶得፲住。

      ——

      ᑿ还不用到第鮞二天。

      첳 白象门巨变,周廷被杀,㡢孙潮阳上位的消息就已经传遍了三阳郡各大势力。

      “混账!”

      其中最为愤怒的,自然就是铁剑门门主“铁索横江”铁游情。

      铁游情如今四十出头,但因为武道修为已经臻至先天,所以容貌依旧显릭得非常年轻,㦂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一般。

      白象门一向都是铁剑门的附庸,周廷更是对铁游情忠心耿耿!

      如今白象徇门突然发生巨变嘉,而他在事后才知!这背后的手段,当真是厉害啊佬!!

      骐 “师傅。血衣楼不过区区杀手组织埫,在三阳郡并算不得什么。既然他敢做出如此魔道邪逆之事,我们不妨召集三阳武林正道,一同剿灭血衣楼!”

      瞁 蝽 说话的,乃是铁游情的弟子李觉,一身武功尽得铁游情的真传,剑法沉稳厚重,极善防守,等闲之辈破不了其剑网,只能被其活生生拖到死。

      铁游情眼中闪过一抹意긑动,剿俖不剿灭血衣楼先放在一边⩌,若是召集三阳武뻚林正道,那么必然要有一个领鰴头人,那么这个领头人该谁做呢?

      谁又有这个资格呢?

      铁游情问出㢱这个问题后,在䑌场的铁剑门人自然是心领神会,连忙跪拜道:“三阳武林盟主,非门主莫属!”

      烧 “好好好!”铁游죝情哈哈笑道:“既然如此,觉儿你以为师的名义广发英雄贴,号䤡召三阳郡武林通道明日在望江楼会面,论一论如何剿灭血衣楼。”

      李觉兴奋道:“师傅放心,弟子定然完成任务!”

      英雄贴发归发,至于来⥷不来,就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胆子了!

      很快,

      ﯬ 铁䣖剑门广传英雄贴,请三阳武林正道会面,共同推举正䴬道联盟,一起剿灭血衣楼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三阳郡。

      以血衣楼的情报能力,自然第一时间叩就知道了。

      小镲院之中。

       老不死忧心忡忡:“血魔,你说他们若是真的结盟,我们血衣楼挡得住么?”

      “结盟?”左易不曰屑一笑:“你说明日之盟会,会成功嘛?”

      “你是说,明日的会盟注定要失败?”老不死쫹神情৯一动,问道。

      左易给他分析道:“你说三阳郡三大势力是哪几个?”

      “铁剑门、洗剑阁、城南赵家!”老不死憤瞬间明悟:“是了!城南赵家实力最强,却不怎么管武林之事,明日会盟最多也就安排一个不重要弟子过来看ᖄ戏。

      至于洗剑阁,与铁剑门一向㇅势同水火,又怎么会甘心看着䃗铁游情成为这盟主?”

      “不错!铁剑门、彗洗剑阁!这两个门派之间的矛盾,远胜于他们与血衣楼之间的矛盾!这两个势५力都不可能亲眼看着对方顁成为盟主。

      再者挅倘若两派真的合作对付血衣楼,你说他们之间又会有♬几分真心、几分信任?他们合作,并非是合则两利,而是减弱了自己的力量,互相拖了后退。这时候我们只要稍加挑拨,恐怕他们自己就先打起来了!ፊ”

      “不错不错!是我杞人忧天了。”老不땂死点了点头。

      左易望着自己手中的刀,突然道:“老不死的,秦易这个身份已经沉寂太久了,是时候动了!”

      老不死看了他一眼:“看来你也已经想好了,我㒅们要怎么配合你?”

      “我要秦易和碶血魔成为宿命之敌!我要让ᅴ血魔成띔为三阳郡的梦魇,而能解决这个梦魇的,唯有秦易!我要让秦易成为人人敬仰的大英雄,大豪杰!”

      老不死眼中目光闪动筜,他不知道左易要做什么,但是听见他这般说,内心总有种莫名的寒意。

      一边是玩弄人心、噬血成狂的血魔;一边是拯救天下、正气凛然的秦易!这两人都是眼前之人,他要将天下人随意玩弄于股掌之间啊!

      ——

      ꓐ淡淡的晨雾之中。

      一个面容英武的青年不断舞动手中长剑。

      他的剑法初初看时,有些稀松平常。但沉下心来仔细观看,却又不同寻常。

      只见青年的剑法忽快忽慢,时攻时守,完全没有章法可言。但是这其中每一招剑招,都有些精ම妙而눓不可言。

      很显然,这青年对这套剑法的领悟,已经到了随ʍ心所欲的鍓境界,他出剑之时不按剑招顺序,全凭心意摠所㔤向ኰ,便是剑锋所指。

      ƣ

      如此剑道修为,就是铁剑门铁游情见了,也不得不赞一声“好”字!

      这个青年,自然也就是左易了㹄。

      붓自从获得神剑诀䒄后,左易每日不辍,都要在⳧这晨雾之间修炼神剑诀。퇋

      到了现在,他的神剑诀早已经修炼到了一定境界,出剑之时随心⅂所欲,仅홞凭这门武功,ʆ就已经不弱于自己血影大法加上凝량血神刀了。

      阳光渐渐驱散了晨雾,将世界变得清明。

      今日的江边非常热闹。

      虽然此刻还是一大羲早,但已经륽有不少武林人士早就自发黫性的在望江楼集合,想要参加这次三묘阳郡武林大会。

      他们本来都是붿散人或者是不入샄流的门派、武馆,但今日江湖盛会,身为武▗林中人,又岂能错过?

      所以一大早,他们就带着板凳瓜子来到望江霍楼下,率藭先占据有漒利地形,可以目睹今日的盛会,日后也好当作谈资囝,与人吹硌嘘。

      左易练完剑,此刻已有不咕少人围在他边上,对檺左易练的“不三不四”的剑飷法ᾟ,纷纷Ⓢ摇头不ꉠ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