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自区21网站

      甘洛杰心里也开始有些不好受,不能继续在这里耗下去,“你到底做没做好决定,放她走我留下,佳凝本来就是无辜的。”

      “你确定不和你妹妹相认然后离开?”简向时再一次确认,

      “是的,赶快吧。”

      简向时转头看着林宏志,“你听到了,不是我不信守承诺,这是他决定的。”

      “阿杰,为什么,这是一次机会,你带着佳凝离开,以前的事都能抹去,重新开始不好吗?”

      “你以为我还能重新开始吗?我做过的事真的允许我重新开始吗?不要再天真了,放人。”

      简向时接过颜博豪递过来的手铐,单手捏住一个圈,有意无意地晃动了两下...

      “伸出双手吧。”简向时神情和语气都非常正经,也一直盯着他的眼睛,

      “阿杰,再考虑一下。”林宏志做着最后的劝说,

      甘洛杰伸出手之前看了眼赵佳凝,整个动作与表情都如静止般凝固,勉强控制着脸部不要崩塌,但瞳孔还是微微地扩张了...

      简向时发现这细微的变化,以及可以瞬间肯定他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到底看到什么让简向时相当在意,转过头顺着甘洛杰的眼神看去,刚转过头就见到一个男人拿着枪在自己身后指自己...

      浴室里的人见状纷纷吓得外往逃窜,一时间所有人都惊慌失措,简向时站起身不敢轻举妄动,‘他是谁’在简向时脑中不停地打着问号!

      “凝凝,快过来。”

      赵佳凝站起身摆脱颜博豪跑到持枪者的身边,“爸。”

      简向时明白甘洛杰这眼神代表什么了,不光如此这个人的面貌还如此熟悉;

      “手铐钥匙快点交出来。”赵裕枫的枪口对准简向时的头部,

      颜博豪拿出手铐钥匙丢了过去...

      赵裕枫的枪口紧紧贴住简向时,他也相信甘洛杰知道现在自己该做什么;

      “你们都没想到吧,佳凝是我陪着一起来的,说实话我也没想到,只是想泡个澡放松下,因为晚上还约了饭店吃饭,多亏我有个常年带枪的习惯,不然还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简向时一直没说话,眼前的人他确信一定见过;

      “阿杰,杀了旁边的警察。”赵裕枫说,

      赵佳凝打开手铐后跑到父亲身边,赵裕枫用枪紧紧指着简向时的后脑;

      甘洛杰没有行动,他也惊讶于赵裕枫居然在这,简向时和林宏志也都傻了眼,计划完全被打乱了...

      “阿杰,杀了那个警察,快点!”赵裕枫再一次下达命令,

      赵裕枫的眼神逐渐变得凶狠,甘洛杰从背后掏出匕首;

      “是你...”简向时完全没有恐慌,终于想起来眼前的人是谁...

      “你想起来我了?不过已经太晚了。”

      就在双方还没喘过气的时候,休息室内还有一个人没有逃离,拔出枪在不远处对准了赵裕枫!

      眼神朝他看去,简向时并不认识此人,似乎这个人的出现比赵裕枫更让他惊讶...

      “你是谁?”简向时问,除了颜博豪外其他人也都等待着这个潜伏在此地的男人回答;

      “谢佳俊,陇南市重案组成员,是麦念冰之前打电话让我在这里等待行动,事实上我也参加过‘罪’的行动,只是还不方便正式加入。”

      颜博豪使了个肯定的眼色给简向时,赵裕枫则冷笑了下,这个形势也出乎了他的意料;

      在这里时间拖得越久就对自己越不利,赵裕枫拖着简向时一步步往门外走去,谢佳俊则一步步跟上前,

      “阿杰,快动手!”赵裕枫边走边叫着,赵佳凝跟在父亲身边,

      颜博豪并不确定甘洛杰是否会出手,之前的两次命令他都没有行动,突然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再想调转枪口已经来不及了,匕首已经将枪打飞到一旁;

      这还只是刚开始而已,甘洛杰不会给他调整的时机,颜博豪节节败退甚至都没有时机拿出自己的武器,眼看就快退无可退,背已经靠在墙上;

      甘洛杰的匕首朝着颜博豪脖子刺去,颜博豪的呼吸声大到其它任何声音都听不到,突然感觉看着甘洛杰的动作似乎变慢了,有信心可以挡住这一击,双手交叉后往上一抬...

      成功格挡住甘洛杰的右手,一个右蹬腿将他踢开,趁机掏出匕首迎战;

      赵裕枫眼看就快到门口,继续保持这样的情况,看来想脱身是不太现实的;

      附近的警察肯定已经在来的路上,眼前的警察又步步紧逼,如果杀了简向时那他也会朝自己开枪,可是不杀的话又不可能继续带着他,太影响速度亦不可能脱身;

      咬紧牙齿后根,汗珠都开始从鬓角往下流,现在该怎么办呢?

      赵裕枫心里绝不承认是自己输了,姓谢的警察明显也不是简向时提前安排的;

      “爸,你走,我留下来掩护。”赵佳凝说完夺过父亲手中的枪继续指着颜博豪,

      “凝凝,你...”

      “快走,再犹豫的话就来不及了。”

      赵裕枫的确脑中有想过这样做,但对于亲手养大的女儿,就算不是亲生的也不忍心推着她进火坑,没想到...

      赵裕枫开门前在女儿耳边轻声说,“杀了甘洛杰。”

      这话显然让赵佳凝摸不著头脑,怀疑地看着父亲肯定的表情,咽了咽口水专注地继续用枪盯着简向时,

      “你就这样走了?抛下女儿和部下,噢,对了,她也不是你女儿,领养的而已。”简向时说,

      赵裕枫没有说一句打开门就离开了,简向时有些急了,

      “佳凝,别让他走,他不是你亲生父亲。”

      “嘘,我知道,但又怎么样呢。”

      “快放了我,不能放他走,不然...”

      “不然怎么样?又与我何干,你可能对我也不了解,其实我是把生命长度和维度看得很透彻,到底是碌碌无为长寿比较好,还是短短二、三十年风光无限的精彩人生好呢,我选择后者,前者的生活实在是太枯燥和苦闷了,永远都在追求想要的东西,追求到后再发觉新的,周而复始没有底线...

      但做他的女儿就不同,我可以在我这个年纪就拥有别人一辈子都奋斗不出来的财富密码,实在是太幸福了,哈哈哈,哈哈哈。”

      简向时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一丝不安稳地恐惧感,这个女人说得话太过极端,极其恐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