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一区视频2区

      “普通的法子”才是这一整段话的重盆点。越是权威和精英诠释一切的世界,愚民政⒪策越是彻底。得益于这一点,对于吴奇柳来说,这个只是由基础的标点符号以及阅读理解能力,或许再加糮上一点简单的唯物世界观组成的法子,其实就是小学时候学习的部分内容,但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民而言,尤其是底艋层的人民,这个法子可就不一䉦般了。

      矮人性本就是盲从的,从权威的口中说出来的经典必定是൨要贝比他们自己理解的更强。但有时候,适合权威的未必就适合自己。例֜如《清净本经》,其实并不适Ž合张弓长来修炼,因为他有小聪明而无大智慧柟,生性喜好钻营的他,要体会清净二字,那要么就是大彻大悟,要么就是南辕北辙,剩下的就只有似諠是而꫗非了。但这毕竟是天心门ᠨ的嫡传功法,如果有足够的资源,假日灝时日,他突破到金丹期,那他对这一功᎗法的理解,就会成为他门下弟狰子的圭臬。尽管这种理解极可能和功法创始人的理解相驰。

      听完ꨘ吴奇柳的话,白凌重新打量了一下眼뱊前这个人。蛛他自然是不会去伤害吴奇柳的,毕竟元兴平鈑和吴奇柳的关系茫在白凌眼中分属密切。或许要不了多久,吴奇柳就会以另外一种身份归于天心门。虽陒然此刻,吴奇柳的身份还不清飖楚且不为外人知。

      “只是淏不知,他这一番话究竟是小师弟授意还是他自己的意思?”ๅ在白凌看ﬥ来,吴奇柳点出他这一番팘法子只是普通的法子的同时,又蟀特意点出当年天心ᘪ门传道天下的往事,那会不会是元兴平想噮弥补当年自己没有参与传道天下,故而特意要将这个“普通的法子”传扬出去?

      “这个元兴平,想不到竟耿耿于怀!”

      ﳙ“不过,既然是普通的法子,传出去那也无妨。回去我得好好问一下元兴平,他到底想做什么!瞒着我们鍖做这么大的局,他真以为这天下只用剑就可以了?”

      带着这样的不解,⩜白凌装作不经意道:“挑几个名字上来,我让弟子调查清楚再说。”

      㖰 这姱自就是答应了,场上众人顿时喜逐颜开。唯有原本齐云山的几位师兄脸上带着不悦。他们本可却以独享,而今却要和这些散修共分。

      ة 吴奇柳便道:“谢白长老许可。封坚是我要报㾐上的第一个名字,我ᨖ想他今日就应该可以和我们一起修行了輵。”

      投桃报李,封坚是散修中最支持吴奇柳的,쾧也是吴奇柳最有好感的一个。当然,他与天心门的关系也自然甿是吴奇柳考虑的主要因素之一。

      封坚大悦,笑了两下奋:“谢吴师赏识。”又对白輋凌道:“谢白长老准许。”

      ဍ 뒝 䔪白凌点了点头,他对封坚是有印象的,经过짇这➥一番事,觉得封坚机缘不错,人品也霆不差:“你与封远的纠葛,㺭门内几位师兄弟都知晓。若是你愿意放下这一份纠鬞葛,䨱我可以做主为你找一位师弟做你师父。”

      “䥇我还ᅬ想着,如果运作得当,封坚会成为我齐云山和天心门沟通的一道桥梁,没想到竟然会有不为人知的纠葛繞。只是不知道这个纠葛到底是什么?”吴奇柳心中转过念头。鉩

      其他人自然是竖起耳朵来听这一场八卦,传闻中封坚是天心门首座大师兄封远的子侄,但现在看来竟有袈一份不为人知的纠葛。

      封坚也찔不矫情:“陈年往事,若长老挂心了。闲云野鹤的日子过去惯了,턕怕是去了天心门,未必能受得了门规的拘束。”他知道,自己的天赋是比不上那一位天心门首座大师兄的,毕竟对方是在天才如云的地方击败了无数天才才登上这个位置的,而自己直到㸫今天才有一个天心门的高层来邀请自己加入。这绝非是看上쩭了自己,多半꺐又是承了吴奇柳的情。于是他干脆婉言谢了白凌的邀请。

      白凌也不坚持,只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릤道了。他作为天心门的高层,能发出一份邀请,已是不错了。天水郡那么多俊才,都想加入天心门,也未曾见天心门的高层出面过一次ꆔ。

      “白玉和木依然作为我齐云山出色弟子,我希望他们二人也可以加入。”吴奇柳又提出两个名字。

      吴奇柳可没有忘记他还有一个任务没有完成,自然是需要笼络一下齐云山的人心的。白玉虽然Ꙝ给他的第一印象是属于较趃为有城府ů的,但吴奇柳自信自己能掌控糀住对方,而木依然商的智慧也并不低并且心底要善良许多,自然也在人选之中。

      二人闻言,眼巴巴的望着白凌,希望他应允。

      뵎 “若他二人身家清白,自然큞可以。”

      孙无适当的插嘴道:“白玉是天水郡公的后人,ꂒ身家自是᠂清白,木依然是孤儿,幼핦年便上了山。”这算是为二人做了证。

      “天水郡公之后?”按理说天ᣪ水郡公这么⡭一个重要职位的后人,不可能缺乏修炼资源。뗹便是要加入门派,也肯定选择筜天心门。天心门门内目前就탕有白家数十个后人在里面修瀰行。

      白凌心中升过一个故事:乜早些年,天水郡公有一个宠妾,生下了一个儿子,后来据说后院失火,宠妾和正妻发生䀈了冲突,再后来,宠妾自然就消失了。白家这样的大家鼢族,能做正妻的,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只是凭借姿色讨得家主欢心的宠妾能比的?

      白モ凌点了点头:“既是你齐云山杰出弟子,自是应当跟随你修行。”

      “我这几位师兄,我希望他们也能一起。”吴奇柳又提出韪了要几位师兄一起。

      “ヘ自无不可。只是为何不见司徒掌门?”白凌问道。他心中依旧还是想要见一下司徒有为,눷这样才能更好的确顀定元兴平的私生子到底꾉是谁。

      “掌门师兄先前有了感悟,Ꮮ回屋内闭关突破去了。此次应当能突破到웙金丹期!”吴奇柳为白凌释ᨛ疑。

      “金丹期,有些低了。不知司徒掌门今年年岁?”白凌的发问令吴奇柳不解,但他硬着头皮回道:“我上山时间比较晚,不太匶清楚,周师兄和木师兄应该知道得清楚љ一些。”

      周钱子年岁较大,早些年虽是散修,但也对齐云山有所了解,上山之前也翙是认识司徒有为的,他道:“司徒师兄虽辈分大我一些,但是实际上年岁不到百岁,不过八十余岁。”

      “那就⫻不是司徒有为了。”白凌心中暗想,放下此事,他又道:“还박有什么人,一并报上来。”

      “赱还䖩有几位师兄的亲传ꓱ弟子,虽不成才,但毕竟ひ也是亲传。”

      “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