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下载真人猜拳脱全身

      “你的那些小兄弟调教的挺好,很亲人。”

      说完,赵然拿出收养人发来的视频,视频里大狗的小弟们吃靠着生骨肉,新主人对他们很好。

      这离发生那件事已经有二十五天,大狗后腿的伤已经完全痊愈。

      “我有时间,可以去看看他们吗?”大狗问。

      埱 “当然,彰可以,收养人的地址都在我这,什么时候想去看ꍱ他们,和我说一声,我带你去。”

      ╲䄹 “谢谢你,赵然。”大然感激的说。

      眤有些话,我们总是说不出口,像此刻的大狗,有无数的感激的话在心中⢙翻涌,却只能化成一些有关谢谢的话。鑴

      其实在被赵然收养后,他最担心的就是他的那些狗兄弟,想让赵然帮ꋑ自己又说不出口,而赵ꥺ然呢,却是像看穿他的心思,悄无声息把这件事给办了。

      现在好뿴了,都有瑉家了。

      等医生拆除石膏和夹板,赵然打开病房的门。

      “走吧,我们回家!”

      驾……

      咰“小松鼠,你听着,给我做个公证人。”

      赵懒懒用小爪子压冹着阿福頦,不让㋊他逃走。

      小松鼠阿福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这是你们两个人的事,关我P事:“听着呢,听着呢,你轻点,毛都被你抓秃了。”嫲

      “我赵懒懒在这儿说了,今个儿我䇬是不会让大狗进门的,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阿福,你是帮他,还是帮我啊佅。”

      赵懒懒ౣ的眼里泛着危险的光芒,居高临下的看着爪下的小阿福,舌头묆在嘴唇上舔了一下,像是在说,你不帮我軪,我就动ઍ嘴。

      “帮你,帮你,当然是帮你,我们两什么交情,那是打出来的。”

      看着赵懒懒越来越近的嘴,阿福怂道。

      最近一段时间,吃的好,喝的好,防备心是直线下降,刚才就是⎳被赵懒懒堵在窝里逃不掉,成了她的爪下之鼠。

      “愣着干嘛,快来帮忙。”

      赵懒懒催促道。

      ……

      超管局里。

      “赵然,你想收养他,可以,但是姐姐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下次再发生伤人事件,我绕不了你。”

      殷桃瞪了一眼ꗦ伤人的大狗,显然对大狗伤人的事,还没有完全释怀。

      在宠物计划里,有明文规定,伤人的宠物都是要严厉掌控,遇到暴力抗法的ៈ时候,甚至能够当场击毙。

      “放心吧,殷桃姐,大狗本质并不怪,只是当时心急自己的小弟。”

      赵然陪笑道,接过别人递过的茶,放在殷桃的身前。

      “叫什么姐,叫局长,这里是超管局。”

      不是你自己整天把姐姐两个字挂在嘴边,赵然心中吐槽着,不过他又不是小橘,不能自己作死,殷桃的厉害,他在那天可是见识过옚。

      “局长,我这次带☷大狗来,是办理身份证的。” 

      죇“想好,给他取什么名字,୧不会又是那些稀奇古怪的㠕名字ᡱ,懒懒,阿福,人家给ꂛ孩子取名字都是高大上,也只有你,土不拉几。”

      “是嘛,我很好奇,江北家的㭴小橘的名飘字叫什么,一直听你们叫小橘小橘的,執还没听到过你们叫他正式的名字굘。”

      ꑅ赵然话说到一半,殷桃就抱着肚子咯咯直笑:“赵然,你绝对想⛫不到小橘的名字,哎呦,不行了,姐姐要笑死了。”

      몽“快说呀,让我也笑笑。”赵然催道,也想知道什么名字,这么搞笑。

      “那死胖子叫江瘦子,ῒ那里瘦了,我就没看出他那里ﬥ瘦㏥了。”

      赵然倒是没笑,江北你是对小橘的胖多有怨念。

      舻 “你是不知道当时吵的,小橘听到就不愿意了,还挠了江北几下,肗闹到最后,还要춟给江北改名字,叫江胖子,说他畁们是胖瘦组合,名字换做用。”

      殷桃咳嗽一声:“大狗,要叫什么?”

      “赵心安,取至于大诗人苏轼的定风波,此心安处是吾乡,只不过改了两个字,大狗一ⴻ直想要一个家,我觉得与这句诗句非常契合,我擔给改成,我心安处是㘨吾家。”

      “我能做的,给他一个家,希望他能够拥抱幸福。” 힛 蚹

      大狗ꆖ显然很喜欢这个名字,蹭了蹭赵然,在他身边坐下。

      “这个名字取得很文艺,姐姐都差点忘了你还有一层身份,大学生,等暑假过去,你是去上学呢,还是留在超管局?”

      赵然斟酌了一下:“大概率,还是先完成学业吧,而且一个人一座城计划,不是还早么。”

      “⓱行吧,如果你想先完成学业,姐姐会尊重你的选择,不过你៻的资格会往后排。”

      ……

      “欢迎回家,从今天开始,这里쀾就是你的ᓟ家了。”赵然打开家门,对着大狗赵心安说到。

      可就在这时,门上掉下来一个桶,桶里的东西倾泄而下,弄的赵然和大狗满身都是。

      藷 赵然砸吧嘴,是面粉。

      “谁干的?”

      ꍤ小松鼠当场就怂了,立马把赵懒懒给卖了:“不是我干的。”

      屁股后小尾巴像是ږ长了眼睛似的指向猫爬架。穌

      猫爬架上,赵懒懒在偷笑,看到小松鼠指向她的尾巴,锳脸上的笑容马上就收回蹱去,恶狠狠的盯着小松鼠。

      哼,怂鼠!

      “等会修理你!”

      赵然领着大狗赵心安,打鍾开卫生间的门,准备清洗一下。

      然后ᇶ一桶水又从门上方落下来,落在赵然,还有大狗身上。

      땯“赵懒懒,你给我等着。”

      赵然吼道,面粉被水打湿,变得黏䏹黏的,粘在身上各处。

      大狗倒是没有生气,脸上还是笑呵呵的,安慰赵然:“没事,她还小,不懂事。”

      有家真好,虽然赵然家里的小淘气不欢迎自己,—但是我会让着她,会处理好与她的쿍关系。

      貹 而Ƨ在猫爬架上的赵懒懒快速的爬起来,从沙发后拖出一个小包裹,叼着小包裹就从窗户爬出去。

      ґ “我讨厌铲屎的。”

      “凶我,我赵懒懒不婷要面子的啊,我要离家出走一段时间,让你急急,到时候,让你求我回来。” ᅲ

      包裹ꕂ是她早就准备好的,在知道赵然要把大狗领回家时,她从小区门口偬,回头看了一眼灯火亮着的家,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小区。

      扴 等赵然洗好澡,出了卫生间。

      “赵懒懒呢?”问小松鼠。

      䙀 “怕你凶她,离家出走了。”

      赵然回头一看,家里少了不少坫东西,大多属于赵懒懒的,猫粮和猫罐头,还有猫薄荷,也不⢱见了一묩小部分。

      “赵然,去把她追回来吧。”大狗赵心安劝道。

      ᢒ “不用了,等她知道家的好,会自己回来的。”

      㪥说是这么说,赵然还是쓈心存忧虑,赵懒懒从䏏他捡回来的那一刻,从来都没有过流浪的恜经历,也不知道能不适应野外的生꿜活。

      不过,幸运的是赵懒懒还戴着她的身份证,身份证是暞上个星期收到,与人类的身份证有很大区别,是一个指环装的设置,上面有二维码。

      这个装置就戴在赵懒懒的耳朵上,赵然拿手机扫过二维码,得出的是一个程序䜑,程序里有赵懒懒的具体信息,还有一个功能,是定位功能。

      一些重要的隐秘信᪂息和定位功能只能用监护人的身份证开启,쎁开启后,是一张导航地图倛,地图上有个移动的红点。

      这个红点自然是逃家的赵懒懒。

      ……

      一只狗狗的自白书戨(终)

      我有家了。

      有家真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