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77755跳转

      “怎么就不灵验了?”萧凡云抬头望天,却只见到万里无云。

      “回神了。”老太公重重拍了一下萧凡云屁⼫股,然后命令道:“推我去后堂。”

      庮 “哦。”萧凡云揉揉屁股,推着老太公绕到后堂,殆发现老太公把观里的三清神像也搬到这儿供起来了。

      “跪下。”老太公一指神龛前的蒲团。

      萧凡云惊讶道:“老太公您真的愿意让我接管涁青松观?”

      둺 老太公吹胡子瞪眼道:“太公前半辈子当둧过兵,从来都是说一不二,还能깾蒙你这小孙子不成?” ⩥

      튵被人骂孙子,萧ꁨ凡云却无从反驳,只能摸摸鼻子苦笑着跪到三清神像前。

      “跟着軉我念。”老太公清了清嗓子。

      萧凡云竖起ⶫ耳컜朵,一脸正容,结果等了半天不见老太公吱ﲏ声。

      “老太公?”

      老太公捋了捋胡子直接一挥手道:“这些繁文缛节都是封建迷信,不搞也罢。你等会儿把身份证给我那大孙뵅子,让他上报给政府弄一个批文下来就行了。”

      쎡“老太公您老ݑ是不是忘了授箓仪式如何操办了ḅ?”

      “什么话,贫道当了半辈子道士能忘?我是压根没学过。”

      “…………”

      “行了行了,你向三清磕三个头就㭿当是礼⛓成了,咱们当쮫道士不像是当儬和尚,没那么多规矩,只要一心向道就行。”

      謵“好吧。”萧凡云一脸虔诚的向三곅清一磕头,心中却祈祷着:穬“三清在上,逆ケ道在下,请降下神雷劈死我吧。”

      没렇动쬿静……

      再쉋磕。

      还是没动静。

      再磕。

      依旧没动静。

      这里的圣人不灵验啊。

      㴟“好了,起来吧。”老太公又一指供桌说惘道:“给三清上三柱清香,回头我让孙媳䝲妇给你整身行头。” ꈝ 윋

      萧凡云无奈照做,然后就没事了。

      接下来几天,他就安安静静的陪着老太公晒晒太阳,唠唠嗑。

      别看老太公今年都一百多岁了,但脑子清灵的很,玩起智能手机比萧凡云还溜。ច

      第三天,老支书气呼呼的回来了,摔下一本蓝皮金字的道士证就走了。

      ײַ 萧凡云拿着道士证来回翻看,也没个灵符加持什么的,太假了。

      “小云别看了那本破证了,来试试这身袍子合身不。”老支书媳妇兰庆慧抱着两套道士퇷袍进了祠堂。

      萧凡云赶紧道谢,接过长袍瞧了瞧,两套长袍一厚一薄,厚的冬天穿,薄的夏天穿。都是最简单的款式,无任何坠饰和花꧱纹,但胜在쁹结实ᓠ耐穿。

      “谢谢婶婶了。”

      쁤 “都是自家人客气什么。”兰庆慧笑眯眯的问道:“小ᢜ云你今年ꅧ多大了啊?”

      ꞥ “应该19了吧。”Ꮏ萧凡云确认自ฮ己没记错。

      兰퇻庆慧笑呵呵道:“这也老大不小了,有没有想过娶媳妇啊?婶婶可以帮你去邻村问问。”

      升萧凡云腼腆一笑道:“婶婶,国家提倡晚婚晚育。”

      “这孩子!”兰庆慧笑骂一声,道:“你叔就是村支书,你早几年结婚谁还能管你不成?”

      萧凡云干笑道:蟬“鶛这事不急,我想着桂先풹把青松观修好了再说。”

      “你呀。”兰庆慧摇摇头,一脸惋惜的转身离纊开。

      然后过了没几ᤴ天不知从哪传出小道消息,쵄萧家沟回来的那个萧云似枻乎在外头受了刺激,一心想要㆞出家当道士,结果使得各村媒婆们都是避而远之……

      这一天,艳阳高照。

      萧凡云只钊身一人,顺着一条布满青ジ苔的石阶小道登上了后山,来到破旧不堪的青松观外。

      这座道观其实就是一座﹑两进的小院子,推엄门而入䴐是一片青石铺就的天井,大门正对着㴝三清殿,左右两侧都是厢房。

      歡 绕过三清殿是后院,有主卧、经室、厨房、茅房。

      院中栽着一棵青松,道观因此得名。

      推开后门是一片半亩地的菜园子,墙角还有几个空荡荡的鸡笼。

      走过菜园是츃一片翠竹林༙,竹林有条쳾小径直通山顶。

      老太公说山顶上有棵千年古松,比村὇口的大柏树还要大。

      萧凡云只是绕着道观转了转,心中便有了改造计划。

      首先移植树木,布一个简易的小阵遮隐住道观,这样他以后要是饮搞出什么大动静也不至于枖惊动山下的村民。

      心中有了计较,萧凡云拿出电䶙话打给村支书。

      村支书有三个儿子,大儿子萧宗法䲱在京城大学任教,二儿子萧宗庆借老太公蒙荫进了部队,极少回媆家。三儿子萧宗仁开发房地产,生意做边临近几省,全村上下有近一半人都在他手底下干活。

      龍 老支书气归气,但应出去的事还是尽心尽力。

      ҹ

      萧凡云只等了两天,老支书的三儿子就派来了一位得力干将。

      “萧云先生,幸会幸会。ⅽ”年近四十的杨红伟丝毫不在意萧云的㹻身㍻份与年龄,热情的与他握手道:“我来之前萧老总说了,您是他的侄子,嵟就相当于他的半个儿子,所以修道观的一应费用他全包了。”

      “这怎么行。ꝛ”萧凡云客气道。 뒊

      “诶,都是一家人,谈钱见外不是。”杨红伟笑眯眯豼道:“萧老总说鷥一定把道观蒽修的漂漂亮亮的,等以后再把村子开发成度假胜地,这道观就是名胜古迹。”

      眾萧凡云一脸汗颜,他巴不得隐居山林,你们却上赶着送人溠过来旅游参观,这种可怕念头ᶔ必须予以坚决抵制䈭才行!

      㫘“杨经理,道观只是破了几个屋顶,只要换几根房梁和瓦片就行了,其实不用怎么麻烦的。”

      “不麻烦,不麻烦。您看,我连图纸都带来了,这可是我们专ѧ程厥去请大师设计出来的。”杨红伟掏出一沓厚厚图纸拍萧凡云面前。

      萧凡云只扫了一眼,便讶然道:“这位大师有点门道啊。”

      “那可不。”杨红伟得意道:“我们可ᛧ是花了重金才请动这位Ⓦ大师出手的。”

      破 “嗯。”萧凡云盯着图㿵纸看了许久,说道:“不过这里要改,这里也要改︸改,还有这里……”

      杨红伟笑容僵在了脸上:“萧先生,这图纸改不得,那位大师说改了图纸会坏了风水。”

      “放屁!칣”正在晒太阳的老太公一拍轮椅扶手,瞪眼道:“什么狗屁风水,那都是封建迷信,我小孙子说咋改就咋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