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张开腿露出尿道口

      大罗皇都,盛安城。

      夜青犸和夜红早已在城东租了一个㊷偏僻院落,作为众人的ᾏ临时驻地。

      兄妹二人的先期工作做得十分完备,竟然在地下室藏了一具被妖邪祸害的尸体。

      方北几Έ乎是第一个走上前,近距桩离仔细观察。 

      饶是他“见多识广”,此刻也皽不禁倒吸凉气。

      尸体是一具男尸,由于被用寒气冰封,所以身上媬包裹镯着一层ꀬ薄冰。

       但依然可以很容易看到,其整个下体一塌糊涂,露出一个拳头大的血洞。

      简直没ꚟ法想꒨象,活着的时簅候承受了多大的屈辱和剧痛。

      “我艹,什累么物种,有这么大?”王丘山瞠目结舌,自惭形秽之色溢于言表。

      㼊 “除了下体外,没有其它致命伤。但是……”

      方北指着尸体双臂说道:“上臂部位有明显的淤青,而且是非常像人的手指印,这意味着什么?”

      “凶手是人?”

      “不对,没有人能有这么雄厚的本钱,修行者也不可糆能。”

      “不一定,也许凶手用的其ᬖ他东西代替呢?”

      这时,玄衣使张城目中蓝色符光微闪,沉声道:“不用争了,凶手一定是邪祟,尸体现在还有残余的邪气未散!ճ”

      韩栋沉楽声道:“那就更不对劲了,邪ퟜ祟怎么能留下人的手印?”ꥣ

      “等你抓到它自然就知道了。”

      张城心中已有计议,看向方北道뾧:퐘“我决定兵分⤁两路,一路在城᫚中继续追查妖邪的线索,一路进皇宫救贵妃和小公主,获取老皇帝的信任,你选哪个?”

      话音落下,屜除了方北,其余人全都沉默。

      正常情况下,张城这个玄衣ጄ使根本不会问一个诛邪卫,直接安排就是了。

      但他出发之前得到楚沉风的指示,凡事要多问方北的意见。

      “我和王师兄去皇宫!”方北毫不犹豫道。

      慍 皇宫中可不只有贵妃和小公主,还有整个大罗国搜集而来的奇珍异宝!

      张城直接点头应允,同时递给方北一瓶驱邪符丹。

      效果是服下后可以驱除体内妖邪之㕉力,和辟邪丹类似,但药效更强,价格自然也㗜更贵。

      不过只要能顺利完成这次的任务,回去之后可以找分殿报ࡠ销。

      另外,张城还将熟悉情况的夜红也分配去皇宫,但具体行动仍然听方北的。

      㶟方北自无异议,休整了一晚上,第ퟐ二天一早就离开。

      짬但他并没有直接去皇宫,而是突然朝一身߻红擔裙的夜红笑道:“夜师姐,依你的了解,大罗三大宗师ᯁ中谁쀊最强?”

      “自然幺是号称天㱘下第一人已有六七十年之久的张有覘道。”

      ꡸ 夜红回答之后,惊疑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뺤

      “你軀忘了,咱们现쉐在可是没有身份的!”

      方北解释道:“皇宫戒备森严,万一要追查祖宗三代才允许靠近贵妃和涆小公主,我们怎么说?”

      套 夜红沉吟:“所以呢?”

      ꓧ “我准备找一个大宗师,战簳而胜之……让他带我们进去。如此不但身份问题解决,有了大宗师这块招牌,在皇宫行事也方便许多。”

      方北正色㊀道:“不过张有道应该是快一百多岁的人了,我곀实在不好欺负老人家,换个人吧,第二强的是谁?”

      夜红眨了眨眼,犹豫片刻终究没问方北凭什么有信心打败一个进入二阶的大宗师。

      ⓩ 智商有问题的人,不⫉可能加入玄衣卫而且活这么久。

      那么方北既然敢这么说,就证明他㤃一定有自己的凭仗。

      毕竟,即使是同一境界,实力差距也非常悬殊。 䣬

      小秘境的二阶修士,若没有强力的神通符法,被一阶玄衣卫越阶战败也不是没有可能。

      何况,方北既然能受到执事长老楚沉风青睐,自然ꔑ是有本事的。

      “第二强的是碧清慧,三十年前就突破玄关,应该是퉧纹法中期的修为。”

      “三十年前才晋升?”

      方北眉头大皱:“太弱了,而且我也不屑于欺负女人,再换一个吧。”

      璜 浌夜红无噴奈道:“那最后一个就更不炃符合你的要求了,屠刚,年仅三十余岁,天资很高,但修行时间尚短。三年前才刚刚晋升的大宗师,据说身騛高雄঎壮,为人却向来欺软怕硬……”

      禟“嘶……好强,简直恐怖如斯!”

      方北倒吸凉气,神情严肃地做出决定:“就他了,此人值得我去曬与之一战!”

      夜红:“……敋”

      揓 乿 王丘山:“……”

      屠刚人如其名,满脸黄色虬髯,连眼瞳都是黄色的,身体高大健壮,身着锁链甲,站在地上便如一座铁塔般耸立。

      뿂 他住在皇宫外不远的一座客栈中,自己独占了一个小院。

      此时,这位大宗师背负双手站在院子中央,沉着脸,一⸗言不发。

      ⢎自퍝从受皇帝诏令进入皇宫以来,他就没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

      뉬老皇帝隔三差五就会把他唤入皇宫询问清剿邪祟的ꄓ进度,听不到想要的ᴀ答案,便对着周围的太监宫女口吐芬芳。

      表面上给他这个大宗师留了面子,可谁都知道是在指桑骂槐。

      䙧让ᷔ他这个新晋大宗师的威名日益受损!

      屠宗师当然很生气,他认为自己遭受了年龄和性别歧视。

      ꅲ 明明是三大宗师,凭什么张有道因为年纪大就可以超然世外,凭什么碧清慧因为是女ᵄ人就可以坐镇༲皇宫?

      砰!

      ཛྷ院子大门突然被从᫭外面大力打开,连两块门板都被轰飞。ʝ

      三道身影紧接着从门外跨入,自然就是方北、王丘山和夜红三人。緌

      屠宗师低头看去,面无表情道:“如果你们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很快就会知道什么是宗师之怒。葅”

      王丘山和夜红主动停步,将中间的方北突显出来。

      而方北也并不言语,手中握着已经被组装好的战枪浮屠。

      下一刻,ᥘ身影如一只突然暴发的凶兽冲出。

      三五步间,就扑到了屠宗师的面前,右臂肌肉鼓动如虬龙,一枪轰向屠宗师。

      这一枪直取中门,带着厉风,螺四面呜呜作响ꜿ,凶猛至极。

      屠宗师面色瞬间凝重,突然一脚向后,侧身做出拒敌姿态。

      与此同时,右手上青金色的灵力迸发㱷,凝聚成一寸厚的拳罡。

      ؿ砰!

      拳枪碰撞,方北于原地纹丝不动,屠宗师却向后连退十几ઽ步。

      第二境傘的宗师又如何?

      本命符纹不行,能有两象之力就顶破天,怎么和五象之力抗衡?

      不等屠宗师站稳,方北再次抬步,身影直扑而来。

      又是毫无花哨,简单直接的一枪。

      屠宗师本身也Ꟙ是力஍量强于速度,此时躲闪已来不及,只能再次举拳硬刚。

      有第二境的青金罡气在,他不必担心拳头矚会被刺伤。

      但魁梧的身躯却再次后退,而且一退三十余步。

      䬅六重天崩,第二枪的重量增加➽一倍,达四千六百斤。

      五象之力轰出的四千六䘺百斤!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