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H系列小说

      “再说了,病了叫大夫啊,叫你顶什么用,你又不会看病!还不是惦记着你挣的银子,吸血鬼,哪有你当老大养全家的!”

      潘有余一听这话顿时毛了,红着脸吼道:“宁温如,你怎么说话的?那是我娘!”

      宁温如一听也火了,捂着脸呜呜呜的哭起来。

      “我说的难道我有错吗?咱们这个铺子一个月能挣多少银子呀,还不是挣点辛苦钱,我天天给人陪笑看人脸色,你娘倒是轻轻松松每个月能得一两银子,他们不是吸血鬼是什么?”

      潘有余脸色难看猛地抬起手,女人瑟缩了一下。

      他咬咬牙又把手放下,宁温如气势立马上来了。

      “潘有余!你还想打我!你个没有良心的,我嫁给你这么多年,你居然要打我!”

      潘有余一见媳妇儿哭就怂了,“没有没有,你别哭啊。”

      “你就是想打我呜呜……”

      铺子里闹闹哄哄的,左右邻居都听着动静了。

      瞅着店里男老板被老板娘掐着不敢怒的模样忍不住笑,赶忙劝了起来。

      “真疼。”

      潘有余揉了揉被掐的地儿,生疼的胳膊一挥。

      “赶紧端饭去,饿死了。”

      “你怎么不去端,凭什么就我端,是就我一个人吃饭吗?”

      宁温如恶狠狠的说完,转身大步出了铺子。

      潘有余叹一口气,耐着性子去端饭了。

      离开的潘有满不知道发生他哥铺子闹了一通,背着空篓子,沿街问了一嘴打听到了地方。

      远远的瞧见小舅子一家人了,忙快步走了过去打招呼。

      “旺苗,大嫂,你们今儿怎么来的这么早啊?哎呦,毛蛋也跟着出来了。”

      “姑父。”毛蛋嘿嘿笑叫人,“奶说让我收钱。”

      “姐夫,你咋在这儿,我姐咋没跟着一道来啊?”

      曹旺苗惊讶地看着潘有余,她姐曹绒花嫁的潘家小儿子。

      “我来给我大哥铺子里送点东西,绒花在家里头呢。”

      潘有余说着突然有几分羞涩的笑了起来。

      “绒花怀孕了,我娘说身子不太稳当的,让先在家里好好养着。”

      “是吗?这是好事儿啊,这回儿你们小两口没准儿能填个闺女啦。”苗翠娥恭喜着,小姑子也是个有福气的人儿,刚进潘家就生下对双胞胎儿子,得了婆婆喜欢,如今儿子大了再度开怀,不管生什么那都皆大欢喜。

      “我也盼个闺女咧。”潘有余笑得满足,“这会儿还没三个月,今年过年估计不能回去了,大嫂,你和娘说一声,等绒花生了我们再带着孩子回去。”

      “多大点儿事儿,娘知道了也不让你们跑,这大冬天的,把人冻坏了咋整。”

      说话间,几人利索的把卖的东西摆出来,小摊儿是一月一租,八十文一个月。

      曹家人都没用吆喝,就已经有食客闻着味儿过来了。

      “别聊了,快点儿的,给我整两个兔架。”

      排在最前头男人吆喝一声,“我要整只兔子,辣一点的。”

      曹旺苗忙将两个食客要的东西装好收了钱递过去,“您吃好了再来,慢走啊。”

      小伙子笑嘻嘻的模样,惹的人心里舒服。

      “我听人你家这玩意儿好吃,买回去尝尝,要是好吃,我可不得天天买点回去下酒。

      “我要两个兔腿,要酱香的,给我挑个肉大的。”

      “香辣的是什么味儿呀?好吃吗?”

      “我吃过一次,可带劲了,跟茱萸差不多,好吃。”

      “我要十个腿,再给我拿五盒山药桂花糕,五个腿要香辣的,另外五个要酱香的。”

      一个姑娘走过来,衣着干净,白白嫩嫩瞧着就不是地里刨食儿的人家养出来的。

      曹旺田看得愣了一下,脸颊微微泛红。

      “好,好咧,您稍等。”

      清秀姑娘见状皱了皱眉,没说什么转身朝后面的轿子走过去,轻声说了什么。

      “要一盒山药桂花糕。”

      “小哥?看姑娘呢?”

      “桂花糕还有吗?昨个来买结果你们卖完了,今天一大早就过来了,赶紧给我拿一盒。”

      “有的有的。”

      苗翠娥笑着说有,装了一盒山药桂花糕递过去。

      “吃好了再来啊。”

      山药桂花糕香甜软糯,价格还比绿豆糕便宜两文,好多人吃了都还想吃。

      潘有余看着小舅子这一摊儿忙得恨不得长八只手的样,放下筐子跟着一起帮忙。

      两个多时辰,上午一大桶的兔头兔腿还有兔架都已经卖光,就剩下几包桂花山药糕,一伙人累得瘫那儿喘口气。

      “这生意也太好了!”潘有余有些吃惊。

      其他两处摊子的状况也差不多,城西这头,快到中午的时候兔肉都已经卖光了。

      牛大妹和曹旺谷两口子实在,不会夸不会吆喝,好在这几天积累出来的食客口口相传。

      这些天置办年货的人都听说城西有个小吃摊卖的东西老好吃了。

      离曹家村不远有个梅花镇,说是镇子,其实也就是好多人去那里换东西,易钱易物的,渐渐就形成的一个大型集市。

      曹旺谷和金小梅两人一起,便负责梅花镇上的生意,镇上人不多,相比起县里到底是差了些。

      三个摊子每天能拿回去小五两的银子。

      苗老太可是乐坏了,家里头的大人们都不在了,就剩苗老太守着家里头的孩子们,原本家里喂牲畜的活儿都是几个儿媳们在做。

      如今家里头没了人,苗老太本来想着就是自个儿的活了。

      却不想大妞发话安排了,让奶歇着在家里做饭就成。

      她和二妞俩人熬猪食喂猪,三丫四丫力气大,负责上山拾柴,五丫人小负责喂鸡,拾鸡蛋。

      曹小柒:………我呢?

      “七妹妹身子弱,不用干活,陪奶说话唠嗑就行。”大妞说道。

      “………”

      每次自个儿被叫七妹妹的时候曹小柒就会想起林妹妹。

      “那不成。”

      就在曹小柒以为奶又会坚决支持乖自个儿什么都不用做的时候,苗老太一脸不赞成。

      “就让乖宝跟五丫头一起喂鸡儿拾鸡蛋。”

      大妞一脸惊讶,“奶?”

      “奶让小七干活?”三丫也是一脸呆愣住。

      奶咋不偏心搅家精了。

      苗老太仿佛知道几个孙女儿在想什么,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你们是不是觉着平时我不亲你们几个,就偏心乖宝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