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老司机

      第二天,左建军先起了床,简单洗簌了一下,就等那位老总派车接他去工地了。

      쐅 梁雪梅㘻睁开眼睛时,看男朋友已经收拾好了,也赶紧起Ῡ来㑥穿衣服了。

      “建军,我给你做篽点饭吧···”可她一说到这里,就把话打住了,家里根本没有一点能做饭的材料。

      左建军心里非常酸楚,把身上仅有的四十多块钱交给女朋友:“雪梅,你先拿这点钱对付吃几天饭,等我从工地干一段时间,借点生活费,咱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梁雪梅接过那点钱,又把二十元钱硬塞给男朋友:“你是一个大男人,身上怎么能不带钱?会让同事们笑话的。我饭吊量轻,好对付。你身体还没全好,干活时一定要悠늊着点,千万要珍惜自己的身体。”

      女朋友暖暖的一席话,让左建军百鵯感交集,他忍不住再次把她搂在了怀里···

      突然听到了外面的车笛声响,他ಂ俩才分开了。

      左建军连忙迎了出去,只见一辆퉾桑塔纳轿车停靠在家蜙门口,老总的司机是本地通,他准确地把车停在了左建军的出租房门口。

      孪 左建军先谢过司机后,便回头跟女朋友告别。他上了车,等车启动时,他又向女朋友挥Ⓑ了一下手。

      梁雪梅一直把胳膊举着,跟男朋友频频摆手,倒像是欢送出远门的亲人一样。其实,她此时心里正在祷告,祝愿男朋友一切顺利平安。

      左建军经过工地的磨砺了,已经很熟悉工地环境了,那是一个规模并不很大的工地,他显得轻车熟路,很快挑起了工程技术的重任。

      忙碌了一上午后,当他跟工地的其他管理人员一起来食堂吃午餐时,不禁惊呆了,食堂的伙食相当讲究,竟然是四菜一抶汤,而且,菜里都有肉。他已经饿一天多了,在工地头一顿饭竟然吃得比年夜饭还撃香。

      但是ᤍ,他很快就感到不是滋味了,想到了雪梅,她凭借仅有的那点钱,能这时在家买什么吃呢?

      雪梅此时也在吃饭。她烧了点白开水,正吃着干㝎馒头和咸菜···

      有了工地的好伙食,左建军的干劲更足了,完成了自己本职工作后,又干俪起工地的零活了,这让工地其他的㱍管理人员都感到纳闷。

      パ 퍨 在工地与同事聊天无中,他了解到,自己的老板名叫黄有财,并不是那家公司的真正老总。他只是一个项目经理,实际上就是借用那家公司的名义엁承包的工程,并向该公司缴纳一觴定的利润。左建军在德江学习工作有一段时间了。他知道德江有名的建筑瓁企业是‘胜通’建筑公司ᰐ,而他的老板挂名的公司叫‘云鹏’公司,在德江的名气也很大。

      晚上下班后,他吃过晚饭后,就借了工地的工人的自行车回家了勧。当他刚到家时,梁雪梅正吃晚饭。当他看到뫝女朋友吃着馒头和咸菜时,心里如同刀绞,ꫝ眼泪几乎没流出来。

      梁雪梅倒是不以为然,详细问问男朋友在工地的工作累不累,能不能吃饱饭···

      在以后日子里,左建军埋头苦干,不仅得到了同Ⴡ事们的认可,也获得了老板的青睐,他很快就站稳了脚跟。

      又坚持几天后,他这才鼓起勇气向老总黄有财提出借一点生活费。 㳻

      “小左呀,你才干几天呀?我看你平时也不抽烟,为什么要借钱呢?”

      左建団军脸红了,低声向老板解释道:“我自己在工地吃饭,没什么花销,可我有一个女䨸朋友还等我挣钱养活呢。”

      “小左,你把䵤女朋友带来了,怎么不早说呀?她有点文化吗?䆵”

      “黄总,她是高中毕业,还在老家当过乡村教师呢!”

      黄有财一听就乐道튶:“那太好了!咱们工地的库管员老周马上就不干了。你就让你女朋友过来干库管吧,我觉得能成。”

      左建军一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由惊喜돽道:“췦这是真的吗?”

      黄有筪财笑道:“我觉得你是一个实在人,也相信你女朋友也错不了。”

      ﷕ 左建军感到无比兴奋,并不指望女朋友能立即帮他挣钱,而是可以跟他每天享受工地小食堂的美味伙食,就足以迱帮他们度过难关了。

      当他回去把情况跟女朋友一讲,她也很兴奋。早就在家呆不住了,连張忙把屋子的东西归拢好,等着第二天跟ₜ男朋友一起去工地上班。

      当梁雪梅跟男朋友第一次迈入工地的时候,左建军的所有同事眼睛看她都直了,没想到左建军竟然家里‘藏’着这佛样的美女,他们不时那话‘敲打’左建㩖军几句。

      黄有财看到梁雪梅后,眼睛也是一亮。他诌亲自ㅑ握了一下她的小뒢手,并不时地夸赞了她几句。

      梁雪梅ㅀ觉得这位曄老总和蔼可亲,也开朗地跟他攀谈了起来···

      퇼左建军因为她第一次来工地,心里不免有凳些担心,怕她不适应工地的环境,便等有时间时,向她介绍她每天应该做的事情。

      梁雪梅是一个非常聪慧的女孩,只要一经指点,就立即明白了。她很快就捅破了这녋层窗户纸,真正融入工地里来了。

      她和男朋友嫌每天早出䋌晚归回家太麻烦,就干脆把出租房上了锁,都搬入工地里住了。黄有财特意安排了他们住一间板房里。他们每天一起工作着,生活着,也憧憬着。他们心里向往的幸福梦似乎就在眼前了。

      再说警方那面。于振江和齐晓云等主犯⦩很快受到了法律的严惩。ΰ至于其他的从犯,也都受到了程度不一的判罚。멠而光荣负伤的侦查员小张,也度过了难关嶀,逐渐康复起来了。

      一直照쥓顾他的方春梅心里也很高迾兴。她一想到小张是自己老公生前的战友㖏,便有一种惺惺相悙惜的感觉,对小张的照顾也格外周到。这给了小张很大的感动。

      깊 小张很快就要康复出院了。

      方春梅找到了冯副局长:“冯局,小张同志就要出院了。我的工作閳也基蜣本㒓完成了,瀴该解除我的‘劳务合同’了吧?”

      冯副局长连忙陪笑道:“那里呀?他不还要栚在医院呆几天嘛。你先再凑合几天,我们再想办法为你安槆排干点别的活。”

      方春梅淡然道:“现在局小张同志生活完全能够自⢻理了,根本不需要我照顾了。我不顚能再呆न在已经不适合我呆的位置上了,我明天就不来医院了。”

      Ǜ她说完这番话后,也不等冯副局长再说什么,就转身走了。

      冯副局秞长从医院回到了局里,心里一直沉甸甸的。正赶上张㡰局长主持召开局里扩大会议,䖣其中在会议一个议程的里有㽤增加局里内勤的一个名额问题。

      䴵 冯副局长心里一亮,立即插嘴道:“邢卫东同志的爱人方春梅同志是初中文化,她的爱人牺牲后,照顾她是我们局应尽的责任。我提议招她参加后勤工作。” 颙

      他的发言引发了局里与会同志的议论···

      张局长等会⎕议结束后,单独与冯副局长进行了交流——

      “老冯,您的爱人还在部队工作㈄,已经快转业了,那个名额早已经内定给她了,可是您今天···”

      “张局,您别再说了,我爱人都快奔五了緭,已经둟快到退休年龄了。而方春梅同志还不满三十岁,图正是好时候。她又是烈士的遗孀,局里理应去栽培㣀她才对。我们只有把她安排好了,才ꊎ能对得起烈士的在天之灵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