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好浪好紧好多水

      嘉华国访欧使节舰队从热那亚出来之后,便沿着意大利半岛往南行去,来到了世界天主教的中心,教皇驻跸所在地罗马。

      因为其在天主教世界的特殊地位,罗马还是很繁盛的,外海的船只数量甚至可以和阿姆斯特丹相比较,而使节团的五艘大舰则犹如鹤立鸡群一般,在等待入港的船只中格外显眼。

      在从本土出发的时候,使节团并没有就如何跟天主教教廷打交道做出预案,这一回入港郑明宇等人也小心谨慎,涉及宗教的外交事务一旦处理不好那就特别的敏感。

      尽管郑明宇没有计划去梵蒂冈访问,但是罗马教廷却并没有放过使节团。

      “大使先生,码头过来一个自称是罗马教廷的教士,他对我们使节团提出了拜访请求,您看怎么回应他?”一名外交部的随员前来跟郑明宇汇报。

      因为是临时停靠而且也没有出访计划,在罗马补给修整期间,郑明宇他们根本就没有下船,听说罗马教廷的教士来访,心里还挺诧异。

      跟张雨轩、李全双等人一番商量,决定接受教士的拜访要求。

      这个来访的教士已经很老了,白发苍苍的他根本没办法跨过沙河号那高高的干舷,于是,船员们把许久没用的舷梯给搬了出来,以便那个老教士能沿着舷梯上来。

      “上帝,我活了五十年,却从来没见过如此巨大的船只,今天终于见识了。”教士上来后第一句话如是说。

      地中海风平浪静,没有远洋巨舰的需求,本次使节团的旗舰“沙河号”确实太巨大了,哪怕是在整个欧洲,他也是最大的船只之一,这就不难理解上船的每一个人都如是说了。

      随行人员把教士引领到位于艉楼的一个小型的会客室,在那里,郑明宇和张雨轩以及翻译人员已经做好了迎接准备。

      “尊敬的教士先生,我是本次出访大使郑明宇,您见我所为何事?”郑明宇客气的询问道。

      “噢,尊敬的大使先生,您真是年轻有为,”教士恭维道,“我是罗马教廷的一位教士,名叫佩雷斯.西塞罗,本人受贝多尼红衣主教的委托,给贵使带来一封信件。”

      说完后,佩雷斯教士拿出一封信来,交给郑明宇,郑明宇一看封皮,封皮上写着“致尊敬的嘉华共和国执政官”字样,便没有拆开信件,转而交给张雨轩保存起来。

      “尊敬的西塞罗教士,本使一定会将此信呈交给我国的元首阁下,教士大可放心。”郑明宇一脸肃然地说道。

      “感谢大使先生,听说贵国也有一定的天主教徒,不知贵国有没有设立主教区的可能?”佩雷斯问道。

      “西塞罗教士,恕我无法回答,本使只是一个负责外交的使节,宗教事务本使没有权力置喙。”郑明宇拒绝回答,然后引向另外一个话题。

      “本使发现港口内有很多来自奥斯曼帝国的船只,罗马教廷和奥斯曼帝国势同水火,怎么会允许奥斯曼帝国的船只进入呢?”

      “尊敬的大使先生,那些船只都是从黑海沿岸运送粮食的船只,要知道,黑海沿岸的小麦很便宜,有商人装运过来贩卖有很大的利润,比从西西里岛和法国购买便宜多了。”佩雷斯回答道,“那些只是普通的商人,和罗马教廷没有丝毫的冲突。”

      “既然贵国大量需求奥斯曼帝国的粮食,那难道不怕未来某一日奥斯曼以宗教冲突为名断绝粮食贸易吗?”郑明宇微笑地问道。

      “天方教的人也要生活,也要花钱,此事不用担心。”佩雷斯回答道,“战争归战争,生意还是要做的。”

      听罢此言,郑明宇点点头,看来地中海地区,无论啥人,这贸易的需求,可是深入人心啊。

      “听说奥斯曼帝国的领土疆域很大,面对一个如此巨大的天方教国家,贵教廷不知有何应对之法?”郑明宇继续了解情况。

      “奥斯曼帝国已经存在几百年了,早已不是当初咄咄逼人的土耳其人,如今的奥斯曼帝国,能保住自己现有的疆域就不错了,稍微远一点的领地,当地的领主对来自伊斯坦布尔的命令置若罔闻,而欧洲,要不是法国人为了牵制神圣罗马,跟奥斯曼人眉来眼去的,奥斯曼人能守住伊斯坦布尔就不错了。”佩雷斯面带鄙夷的说道。

      “更何况,奥斯曼帝国的海军,那就是一群样子货,威尼斯的海军就可以把他们挡在克里特岛以东。”

      当佩雷斯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不经意转头望了望艉楼窗外,窗外是一艘巨大的明珠级护航战舰,渐渐的,佩雷斯脸上自得意满的神色就变了,然后脸上就堆满了深深的担忧。

      郑明宇当然看到了这一切,也知道佩雷斯神色转变的原因,如今地中海周围几大势力正处于微妙的平衡当中,任何外力的介入都会影响天平的倾斜,而嘉华国的外力,可不是一般的外力啊。

      “贵使团从罗马停留之后,计划再去哪里访问啊?”佩雷斯回过神来,轻声地问道。

      “下一站的访问港应该是奥斯曼帝国的伊斯坦布尔。”郑明宇没有隐瞒。

      “我真诚地希望,贵国出于地中海区域安全与和平的目的,认真考虑和奥斯曼帝国往来的政策,地中海区域的稳定对贵国来说是有利的。”佩雷斯机械地说着,但能看出来,他的心里很不平静。

      他的担忧是正确的,嘉华国拥有这么多的巨舰,就算是卖给奥斯曼帝国一艘,就可以改变地中海地区的海军平衡,天主教世界就会受到异教徒的威胁。

      “我很赞同教士您的看法,本使是欧洲和平的真诚拥护者,也不希望地中海局势出现令人不愿意看到的变动。”郑明宇回应道。

      当然要如此回答才行啊,这好比打牌,大牌捏在手里才有威慑力,一旦打出去了,那就没有了,搞不好还会起反作用,这就跟后世美国手里捏着台湾牌一样,为啥要维持现状啊,维持现状才是美国的利益最大化。

      郑明宇的想法也是如此,他已经在欧洲混了差不多一年了,欧洲局势也了解得差不多,这些技巧他还是了解的。

      送走佩雷斯以后,他对奥斯曼之行就更为期待了。

      从罗马出港之后,船队继续向南,穿过西西里海峡后转向东面航行,此时正值秋高气爽的时节,波涛不兴,海面刮着柔和的风,鼓荡着沙河号的船帆,不紧不慢地往东航行。

      从意大利往东不远就进入了希腊海域,海面上有众多的岛屿,船队特意放慢了速度,避免发生触礁的事故。

      此时的希腊还被奥斯曼帝国实际控制,也就是说,此时便已经进入了奥斯曼帝国控制的海域了,看来奥斯曼帝国还真是一个大国,其触手已经伸到天主教世界的眼皮子底下来了。

      “叮叮当当”的一阵警铃声,把从舱室里面午休的郑明宇、王明辉、宋小康等人给惊醒了,几人连忙跑上甲板,而船员们却已然在做战斗的准备了。

      “出了什么事?”宋小康一阵大喊。

      “报告宋联络官,桅杆上的瞭望手发出了敌情信号,因为有岛屿遮挡,等发现时已经在十五公里以内了。”

      几人连忙拿过望远镜,对准船员指的方向观察,前面是一个很大的岛屿,船队在绕岛后,映入镜头的是一片船只,各式风帆遮蔽了海面。

      “这是两家的海军在打海战?”王明辉首先发言。

      “是啊,一边是十字旗、一边是新月旗,是天方教和基督教的海军?”宋小康也看清楚了。

      “在这一片海面,天方教的海军只有奥斯曼帝国的海军了,那基督教的海军是哪一家呢?”郑明宇自言自语的说道。

      在望远镜的镜头里面,海面鏖战的舰只都不大,几乎全是桨帆船,船舷两侧长长的船桨拨动着水面,激起剧烈的水花,甲板上的大炮喷出一股股浓烈的烟柱,显然是在相互轰击,随后才传来隆隆的炮声。

      大部分的轰击都落了空,炮弹击打在水面上腾起一个个水柱,也有的炮弹打在船体上,船体木屑四溅,好几个船员便被击倒。

      还有一些船只已经离得很近,船桨都纠缠在一起了,双方用火铳互相轰击,也激起大片的白烟,一看战斗就非常的激烈。

      “船队右转舵,往南方航行,不要进入双方的海战区域,”王明辉下了第一个命令,所以的船只齐齐转向,航向正南方。

      “好象挂新月旗的海军比较弱,而且船只的数量也要少一些。”宋小康发现了一些问题。

      “嗯,确实如此,新月旗海军无论战斗意志和战斗技巧,还有海军舰只的数量和质量,都略逊于挂十字旗的海军,你们看,有几艘船只已经进行到接舷战阶段,战斗很激烈哇,要是再打下去,新月旗必然落败。”王明辉也分析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