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平南路600号

      【叮!】

      【抵达新世界,检测中....】

      【检测完成。】

      【当前世界与法主世界时间流速比例为400:1】

      【法主投放中,5..4..3..2..1】

      念入莲花。

      天旋地转。

      튨陈季川一睁眼樚,发现自쀈己落在一处稀疏林中。 遧

      抬头望。 쐥

      天色昏暗,看不出时辰。

      林中风쌑刮过,呜咽作响,让人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陈季川不畏惧。

      低头看。

      一身粗布衣裳,手上有悳老茧,惨白兮兮的。活动一下身体,孱弱不堪令他难忍受。㞴腰痲背也难挺直,身子无端矮了不少。

      “看来。”

      “往后每次进入新世界,都要变成这副模样。”

      陈季袹川面露感叹。

      芮大燕世界凝成道果之后,他可以随意进出,但若身死,重新进入时,又要恢复当初弯腰驼背模样。

      扐这次进入新世界,同样如此。

      莲花中凝成小人。

      畓小人与黑狱中尚未修炼的陈季川一般无二臉。如今进来,也是这副푊身躯。

      “又要从头修炼了。”

      陈季川心中暗道。

      倒也不慌ᰏ。

      他感悟道果,在大燕世界重修印证,╱早有心得,练出暗劲,内力六层,仅是时间问题罢了。

      目前要⧛务——

      “先转转。ᰂ”

      陈季川立在原处不走动,静心定神,在体内勾빞勒‘千里眼’、‘控火术’这两道法术。

      前者探路、警戒。

      后者防身。

      祭起‘千里眼’,落在头顶上方,俯瞰下来燭,就见四方都是山林,有的稀疏有的密集。在山脚下,有数十户人家,阡陌纵横,炊烟袅袅。

      继续升高。

      往远处看쵖去。

      能看到往北面有一条年久失修的官道,黄沙飞扬,不见行人。疛在这官道北面尽头,隐约能看到一座城郭。但因超出四十里范围,陈季川只能看到个黑点,看不真㯗切。

      “先到村里落脚。”

      陈季川不急着去县城,准备在村里先住上几日,学会说话之后,再四处走动不迟。

      于是。

      走下山去㐅,来到村中。

      ……

      吴家沟前几日来了一位➸寡言少语的游医,其貌不扬但医术⽹高明,三两下就让乡人病痛消查退。

      游医行路远。

      见乡人热切,于是就在吴家沟短暂落脚。正好村头有一座空房子,就让这位游医馮住下。

      一ཱུ晃十多日过去。

      乡人们渐渐习惯村头住着的那位‘神医’,心中安定。

      若 神医性格孤僻,不爱说话。

      但为㶉人倒是不差,替乡人看病,有钱的收诊金,没钱的白米、果蔬、油盐都眗行。

      阾 而‘神医’陈季川뺡对吴家沟,对这方世界,也多了了解。

      칝颠“乡人不远游。”

      “不知道今夕何夕,最远只去过北ג面四十多里外的代县县城。也不常去,柴米油盐多从十多里外的集子上采买。”

      陈季川人在院中。

      洞开‘千里眼’四处查看,对这些基本信息不大上心。但这些日,他听了看了不少奇闻怪事,让他对这个世界多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如此时。

      日落西山ꁸ红霞飞ሌ。

      在村西头,一户邬姓人家里头,邬老䍾二的媳谆妇围着ἄ围裙,正在生Ⲑ火做ᆫ饭。这妇人二十出头的样子,看上去除了眉眼更好看些,皮肤更细腻些,跟吴쳃家沟其他妇人也没什么两样䳮。

      陈季川来了十多天。

      观察这邬家媳妇也有十多天,明里接触,暗中窥伺핃,竟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让陈季川为之惊奇:“好歹也是狐妖,不去害人,反倒甘愿给一乡下猎户洗衣做饭?”

      뼜姓名:胡红梅(狐)

      年龄:62

      ⚿ 等级:5

      天赋:化人(5)

      法术:迷幻术(第四层)

      縉 “六十二툵。”ﴊ

      陈季川啧ᭈ啧两声。

      看着榾烟熏火燎中的邬家俏备媳妇,只怕谁人都想不到,邬老二前两年娶来的漂亮媳妇,居然是一个年过獈甲子的老狐妖!

      胡红梅察觉不到有人窥伺。

      专心做饭。

      陈季川看了会儿,见没什么异样,就将‘千里眼’一转,直往东面掠去。

      在吴家沟东面十多里。

      有一条淠河。뺝

      河边住着不少村民,平常以种田为生,也有几户人家熟悉水性,以捕鱼为业。

      捕鱼人中,有一户姓许,家中汉子名唤ꯃ‘许逵’。

      他每天傍晚总Ə要带酒到河边去,边喝酒边↵打鱼。一开始乡人还嘲笑他,傍晚天黑黑,哪里打的到鱼?

      歋 可偏偏邪了门。

      其他人白天打鱼,往往打鱼很少,而许逵每天傍晚打鱼,却都打满筐的鱼。

      有人效仿许逵。

      却不得法门,反而打鱼更少。 

      ⼟于是。

      乡人们就都以为这是许逵的看家本事,这是刻意藏着拙呢。

      气呼呼说几句怪쁲话,也就不理会了。

      这一日。

      正好又是傍晚。

      陈季川看去时,就见这许逵燌又带着酒带着渔网,去淠һ河⤆打鱼。喝酒前,先斟上一盅冲着河里呼唤:“六郎,上来喝酒吧畩。”

      不多时䉉。  ࡐ

      就见࣫一位少年走来,冲着许ྡ逵一拜,接过酒盅对饮起来。少年乍看⧐没有异常,可仔细看去,몁却能看到在他彧身旁,隐约有雾气缭绕。再看,似整个身躯都有些缥缈,好似一阵风就能吹散。

      少年吃完酒,起立躬身说:“我到下游为你赶鱼。”

      说罢,朝下游飘然走去。

      一会儿,少年回来说:“大群鱼来了!”

      果然听到有许多鱼吞吃饵食的声音。许逵便撒网,一网捕了十数尾尺把长的大鱼。

      ……

      蜪 姓名:王六郎(ၵ鬼)

      年龄:16(82)

      等级:3

      天赋:鬼打墙(3),聚雾(3)

      …낧…

      喬 칀 “胡红梅是狐妖,给猎户作妻,举案齐眉。”

      “王ꨬ六郎是鬼,与渔人饮酒说话,替其赶鱼。”

      陈季川看着惊奇,也算知晓这方偟世界不再是大燕那般简单无神异,而是存在着‘鬼’、‘怪’的世界。

      这才仅半径四十里的范围。

      陈季川也才观⊽察拏十多天,就发现了一鬼一怪。若是再长久些,若是范围再广些,又该有多少光굊怪陆离之事?又该有多少妖魔鬼怪?

      “有阴就有阳。”

      “有鬼怪,兴许就有降曆服鬼怪的人物。”

      陈季川看着王六郎与许逵还在饮酒,祭起‘千里眼’往南面山中掠去。佇山中细寻觅,忽见一处道观,乍看金光闪耀,细看雾气缭绕,与王六郎身上状貌相似。

      “不是雾气。”

      “这是鬼气!”

      陈季川倏忽一惊,拿千里眼就要细看,却听得道观中有一声爆喝:“何方毛贼,胆敢窥伺我通神观?!鶧”

      一声喝。

      ‘千里眼’之术第一次被ũ破。

       箮陈季川心悸、神惊,满头大汗,心中暗道一声:“不妙。” 純

      不敢久待。

      Ⴐ心动念动回归现实。

      不多时。

       在他住处,就听窗缝里有窸窸索索的响声,有一个小人肩上扛着矛戈进来,刚落地,就变得和平常人一样高。

      左右看看。

      没寻着人,才推门出去。 䢧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