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友视频平台

      接到章何的命令,䙕无论新旧文武,都放下手中之事,奔君王府而来。众人齐集一堂,熟悉的相互吹嘘,不大熟的也各自客气的打声招呼以示尊敬,好不热闹。

      商钰是来的比较早的,毕竟官衙就在君主府不远。他进来时,府内大뙽堂里只有赵大在场,便㠯笑着上去招呼道:“赵什长辛苦。”

      “商都丞。”

      赵大知这商都ᘑ丞是主公新近信重之人,也是笑着抱拳回应。

      ⳓ两人打过招呼,ꁹ便接着聊了起来,无外乎一些家长里短的趣事。

      略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众人陆턭陆续续的到了。

      “夏老。”

      “夏老好。”

      ……瞦

      老夏头是最后几个到的,他到时基本人都到的差不多㤿了。走进大▆殿,一时之间全是问候请好之声,大家都知道这是主公的第一老臣,资历深,辈分大,所有人都恭恭敬敬的在他身前执晚辈礼。

      “诸位不必多礼,可是折煞老头子了。”面对众ʧ人的问候,老夏头都一一㯙客气的回礼。

      片刻,待人到齐,亲卫兵士去通报章何,章何从后堂走出。솒

      “参见主公。”

      众人纷纷行礼。

      “诸位免礼,坐。”章何矃笑着回道。

      “喏。”

      众人落座,左文右武泾渭分明。左手边第一人自然是老夏头,这毫无疑问,往后依次为新都丞商钰,新都尉张振,然后便是一些ꬔ小的书吏官佐。

      官衙建立덂后,因为人才不足的原因,章何便没有设太多的官员,除了三괪大主官,别的便以吏员出任,毕竟现在也就几千余人,足够了。

      右手边第一位是郑四,这个最早跟着章何的老人,赵大因是亲卫,便站在章何身旁。郑四往后依次是庞涓、李逸、黄立等正军几位队正,虞小草领斥候队在外,不列席。

      “诸位,虞队正传回消퉴息,北方秦国大军南下,孔雀国깏不敌,抽调南淮国主力北上支援,导致后方空虚鲁国动作不断,似苀要出兵南淮。大家都知道,我们的粮食不多了,吾意,趁此时机,寻机进入鲁国国境,解决粮食的问题ஂ,大家怎么看?”

      见众人都看着自己,章何也不多闲话,直接将他知道的情报都讲了出来。

      现在,他的手下这大猫小猫也有两三只了,作决定便不能如以前那般就他自쓬个儿一拍髑脑门就决定的。虽然现在他这些手下没什㥘么经验,也不是什么厉害的名宿模板的英才,但这不都是得锻炼出볔来的嘛,章何就是要让自己这쉔些手㽂下一步步锻炼成长,而不是凡事都靠他自己决定。

      堂内,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居然是黄立先站了出来:“主公,您就说⒅吧,您说怎么做我老黄没二话!”

      哐当!章何差点没Į绷住,一口茶水呛个ⶥ半死。还以为这家伙会动脑子了,有什么奇思妙⻔想,没想到居然是这种飞机。狠狠的瞪了这夯货一眼,章何轻咳一声:“黄队正此言㏰倒是颇合中庸之道,诸位可还有什么别的见解䚣?”

      “主公,臣有些浅见。룳”

      见众鏉人没有动作,庞涓一整衣衫站了出来。 䐴

      ତ“噢,庞队正请讲。”见是庞涓,章何心中稍稍有了点底,可算不是那些满嘴跑火车的憨货了。

      “臣以为,此番若是鲁国异动,后方必定空虚,尤其是泯城。泯城位于鲁国最东线边陲地带,却是鲁国泾江防线最重要的一个支点,常年驻扎两千边军。此番鲁国若是出兵,泯城守军定然大㒶半都将被调出,ퟥ作为军镇,泯城内储备ẃ的粮食可是不少呀……”庞涓本是一脸肃然的说着,但说着駏说着最后却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哈哈,庞队正此言甚善。”章何笑道。

      见章何如此说,众人便都知道主公已젡经做了决定,商钰站了起来:“主公,我新都衙一切完备,最뫹后一批皮甲最迟᫆明日便可下发各军。”

      “好,商都丞辛苦。”章何满意的点了点,Ὑ见无人再欲发言,他开狺始给这个会议定调子:“此番,吾决意率军北出,寻机攻掠䅤泯城,各将回去整备部队,郑四?”

      “臣在。”听到主公点了自己的名,郑四站起뤼大声道。

      “吾外出期间,你为新都守备,给你留一个新卒队,有问题吗?”

      “喏。”

      郑四没有多苘说,锤了锤胸口。

      “你办事,吾放心謉。Ὕ”

      笑着ᬏ点了点头,章何又看向了坐在他右手㛆第一位的老夏头:“夏老,这新都的一切事宜䐔就拜托您老了!苶”

      老夏头拱手:“主公且去,我老头子没什么本事,帮主公守好这个家还是可以的。”

      “好,诸位各自回去准备,后日,全军开拔。”쒢章何下了最后的命令。

      “喏。”

      从君王府出来,庞涓直接回到了军营中。此时天色渐弱,庞涓简单的用凉水冲了个澡,便回到大账取出地图,继续研究着。

      뜨 ࣇ半月前的全军演武,他的队在各项基本能力比拼中都只算中游水平,毕竟他队里多新卒,比不得那些老卒队,但一到战术推演,这便是他的长项了,毫无疑问,他击败了所有队正,获得䤧第一,由此正奜式晋升为正军队正。

      庞涓现在所看的地图,不仅囊括了新都周围,就连鲁国全境、讻南淮国鈓南部边境都在뼠其中,只不过没有新都附近那么准确罢了。

      “老庞,可⠊要回家啊?”正想着,帐外黄立的声音传来。

      “不了,老黄,我这还有点事。”庞涓大声回应道,他的出兵方略还没考虑好,况且相比回家,他更喜欢待在军营里,硹至少比空无一人的家᧚里热闹些。

      “⬗好,走了啊……”

      ᘔ 脚步声渐渐远去,庞涓笑了㧡笑,继续看向桌面上的地图。

      “嘿,老庞,又留宿军믞营呢。”没䇙过一会儿,⼬李逸一拉帘子走了进来。

      “原来是逸兄,你今日怎的也没回去呀?裌”见进来之人是李逸,庞涓也不客气,笑着道뫷。这位主公的老臣算是他在诸多同僚里关系最好的一个了,两人经常在一起模拟推演战事,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是自己说他在听。

      “唉,别提了,家里那口子不让进,回去也只能睡客房,还是ꕘ在军营待着吧……”李逸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

      “哦淪?逸兄这是又惹嫂子生气啦?还是在外勾搭小姑娘被嫂子发现了?”庞涓今日心情不错,难得的开了一个玩笑。

      “哈哈,我哪敢呀!庞兄说㢩笑了,倒是庞兄,小妍那丫头对你这般情义绵绵,蕃准备什么时候拿下呀?”李逸连连摆手,随即又笑着打趣道。

      “唉,军旅之人,谈何为家?不要耽误了人家好姑娘。”庞涓叹道。小妍是他隔壁陈大叔的女儿,一直对他有意,不过他都装没看见鬵有意忽랎视过去了。

      “你呀……好了,不说这ᯱ个了,你这图看的怎么样了,可有什么想法?”李逸先是指着他摇了摇头,这才道。

      看着手中的地图,庞涓恢复了神采:“想法倒是有那么一两个,不过一切以主公的方略为重。”

      쒤“这是自然。”李逸也是肃然道。餁

      次日,全副武装的章何在新都城门口与前来送别的老夏头等人道别,叮嘱了两句夏老保重身体这才带着赵大和亲卫队向着军营而去。

      平山军营,各队正早已集结好队伍列队待命,等到章何走近,所有人单膝跪地,齐声道:“参见主公。”

      看着这,章何强压着心中的激动,郑重回礼,肃然说道:“众将士请起。”

      “谢主公糢!”㱻

      走到大校场检阅台上,看着肃然而立的队伍,从刚来时的三五十人到现在的八百兵士(军营现只七百人,有一队一百人由郑四率领留守新都),章何知道,他已经结实的走出了第一投步。

      㵒 接过赵大递来的喇叭,章何也不多言,一魬声令下:“出兵!” 륇

      醍接到彲指令,队列开始缓缓移动▐,庞涓的第一队为先锋,轻装上阵,先行出发ꛕ,艣往蒹葭关而去。剩下的六个队则由章亲自带领,带好一应装具以及官衙提前备好送来的粮草物资,等到正午时分才算是全部准备完,用过饭后,整个队伍浩浩荡荡的开出平山军营,向着蒹葭关方向开进。 쪨

      章何坐在含泪从系统商店换来的枣红马上,看着蔓延数百米的队伍,目光严肃。

      “现在这路还是不行,蜿蜒曲折不适合大部队行军,等以后有实䶰力了一定要重新修一条直道。”

      队伍刚出营时还好,周遭路面因常有人走动而较平坦宽敞,行进速度很快。一离开新都附近,路面立时便差了起来,人过还好,装着粮草物资的大车却是犯了难,木制车嚏轴车轮损坏得很快,詡不时便要停下整修更换,队Э伍一天只能行进三十多里。

      眼见着天色渐晚,章何领着数百人的队伍寻了一处较平坦的山丘地扎营。一队兵士进行巡逻警戒,防止野兽作乱,其余人等皆伐木造营,以供全军晚上休息。

      ꄔ 第一次领着如此多的人进行远距离行军,章何也是累得够呛。这一路上大的问题没有,小问题是接连不断,可૊算好好上了一课,知道这交通不便的时代长途行军是穞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 待到营地搭好,章何安排着众人轮换戒备,不放心,便又亲自带着人巡了一遍营,这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的帐篷内睡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