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 OF GLORY2020图集

      时间悄悄来到了䡤八月中旬。

      睁开眼的刘然쀨摇了摇有些宿醉的脑袋,想着昨晚毕业聚会上同学们的热情。

      实在是毕业后这个有事磁那个旅游最终昨天才进行了聚会騦。

      等上了大学估计就更加凑不齐这么多人了吧!

      ⴘ 早早起床后,照例先将每日额度领取了,然后去对面公园跑了几圈,吃了早饭后就去驾校拿到了自己的驾驶证,自己的录取通知也早就发到了家里。

      对于怀揣着接近三百万的䙦刘然来说,自己的大学所在地天府是个放飞自我的好地方。前世没有机会花,没办法享受的这辈子来补上,毕竟人生苦短,说不上哪会就突然没了,有钱都没地方花。

      不过再去学校之前刘然决定趁着今天周六去自己母亲的新家固庭走一圈。

      提着一些水果和烟酒,刘然站在这扇普通的门前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咚~咚~咚~”

      뷇刚刚放下了敲门抬䥎起的ꏽ手,门就打开了一个小缝,一个还没䕻刘然腿高的小女孩探头出来⇺看了看他,然后大喊着跑回了屋内:“爸爸,有个쯻好看的叔叔站在咱们家层门口。翁”

      看着半开着的大门,听着小女孩的话刘然有些无奈又有些可笑。

      “谁啊!”听겇着自己빬闺女的话,林华元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林叔好。”朝着看着自己愣住了的林叔笑了打声招呼。

      “快进来,快进来。”呂一边热㖿情的将自己迎进去,一边向⭬着阳台晾衣服的妻子喊道:㺛“文文,你看谁来了。”

      刘然看着从阳台上走进来的张秀文,雥比ߖ自己记忆里的她衰老了很多。

      “妈!”刘然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状态ꑪ,但总感觉眼睛里有点湿湿的뚇。

      一旁的林华元也攒抱着闺女欣慰的粕看着这一幕。

      “爸爸,这个叔叔是楠谁呀,妈妈为什么哭啦?”钻在林叔怀里的小女孩清脆的声音打破⊘了安静的画面。 竈

      张秀文赶紧擦了擦眼角픊的泪,笑着招呼起了刘然:“小然,快坐,今天~今天你能来妈真是太高兴了。”

      “妈,对不起,以前是ﶎ我太任性了!”看着身边才堪堪到自̈́己肩膀的母亲头上的白发,刘然内心以前的怨䦪恨彻底消散一空。

      ————————

      “拜拜啦,媛媛,哥哥回头ܞ给你带礼物哦。”

      招手告别了将自己送到楼下的林华元一家人,想着刚刚一起吃过的那顿中午饭。

      那才是家的味道啊!

      刘然也告知了他们自己今天就准备去天府的计划,虽然还是有些舍不得自己的儿子,但在丈夫的安慰下,张秀文还是同意了。

      了却了自己的心事,刘然已经准备好彻底放飞自我了,下午就背着自己的行李准备出发。

      临出发前,还收到了自己老妈发来的微信和一万元的转账:“在天府照顾好自己,别不舍得花钱(笑脸)”

      看着这条消息,刘然有些感动,为了让老ꏌ妈安心,刘然领了钱然后回复不要再打钱了,老妈不用担心的话。

      小区门口打了个섺出租뢜车去往了飞机场。

      ࠡ 在路上刘然就拿起手机在网上预定了酒店,看着各种各样奢侈的酒店,甚至还有两三万栚一晚上的酒店,暗暗感慨自懼己还是见识浅薄了。最终选定了香格里拉酒店的四千多一晚的三卧豪华公寓,打电话订了房间并预约了接机服务。

      龙城和天府距离较远,虽然也有高铁火车之类的交通工具,但不差钱的情况下还是飞机更加便捷快速一些。

      过安检,检票,登机。

      一路上平静的度过,周围要么是西装革履的精英,要么是组团旅游的大爷大妈,一路上看看手机,嚺喝ሕ喝水就到达了目的地。

      天府的繁华华国人尽皆知,更别提还在这里生活过的刘然,吃喝玩乐,靓车美女,还有数不清끠的网红聚集地,这찿座城市就像古代的勾栏一样尽情的吸引着路过的人们。

      ꇝ 背着自己的包鑵走出机场的出站口,刘然就看到了路边举着自己名字牌子的司机,穿媽着西装,戴着白手套。

      溺径렽直向着对앏方走过去,迎着对方投来的目光:“是刘先生❲嘛?”

      “嗯!” 酔

      在完成简单的核对工作后,司机热情的接过了刘然手上的行李,伸手打开车门,让刘然坐了进去。在将行李放置到后备箱后,坐进了驾驶室点火启动。

      窗外的景色飞逝而过,看着两边的高楼逐渐变多,街边也更加繁华起来,刘然就知道自己进入了市区了,前世一直在这座城市生活,再次回到这里心态上却发生了变化。

      以前的忙忙碌碌,现在的悠然自得,这一切都拜系统所赐。

      停在香格里拉酒店门口,门童帮忙过来打开了车门,有专人接过了行㛬李,刘然空着手就进了酒店大厅,有24小时管家将他领进틄了自己预定的房间,在客房里专业人员为他办理了入住后他们就有序推出了房间。

      因为这次刘然要住半个月持续到自己的开学的缘故,酒店方面还给了很大的优惠。

      一路上祯刘然就享受搯着以前一直没享受过的精致服务,在服务人员都蝋离开后,他终于可以獗好好放松一下了。 䪼

      脱掉了鞋子换上了掓直接扑在了被整理的整整齐齐的床上,舒服的伸了个懒腰。ᓽ

      “舒服!真软啊!”用手按了按身下的床,感受着来自床垫的回弹。

      躺了一会,刘然就从床上下来看到了桌子上放在冰桶里的酒,旁边还有一뱆对晶莹剔透的水晶高脚ᔗ杯。不过上面的字刘然实在是不认识,拿出䉏手机百度识图才发现这就是香槟。将酒打开后倒了一杯,拿起杯子喝了一杯,有些酸涩,但和䨴外儭面超市卖的葡萄酒比起来确实好喝很多。

      站在窗户边俯瞰着恬静怡人的锦江,喝着价值不菲的美酒,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垔么简单枯燥。

      怪不得有些人愿意拼单来酒店拍照,这样有逼格的生活不正适合装点一下自己,作为进入更高一层的圈子的资本嘛。

      不过刘然可没有这种趣味,在拥有了系统以后,껉他就贰不需要再去刻意的对着别人讨好或者炫耀,安心享受生活就行了。

      休息够了以后,刘然就打电话叫了酒店专车准备出门去置办一些衣物,自己来天府时轻装上阵,除了电脑,手机,银䖀行卡,㯹驾驶证之外的ﱧ什么东西都没有带。

      三十多分钟后就到了天⭃府著名的网红打卡点太古里鐣,从豪车上下来的刘然还引的过路的行人频频观望。

      “啧啧啧,这腰,这腿!”

      走在街上的刘然看着麕周边路过的各个保养的像是一手的车,那ጶ明亮亮的大灯,还有纪念版的叙利亚难民服饰,险些让他这十九岁血气阳刚的青年压不住兜里的枪。

      真想大喝一声,妖怪,吃俺老孙一棒!

      不敢过多停留,刘然赶紧转进了路旁的店铺蝫开始购物。

      再次走出太古里的刘然已经鸟枪换炮,穿着一身爱马仕的应季的白色短袖T恤和灰色短裤,脚鷝上是一双纯白的帆布鞋。 茴

      剩下购买的东西因为有些多的缘故就留在了店里让店家帮忙送回酒店。

      本来,刘然还想买一块表戴戴,不过后来转了几圈没有特别合眼缘的腕表,最后想了想还是算了。

      不过就算没有买成手씺表,但这些乱七八﯑糟的衣服和配饰就花了刘然十二万多。虽然确实有些贵,但穿起来确实比樢自己在网上瀞买的一两百的衣服舒适很多。

      掏出手机看了看已呎经七点多了,刘然决定去回酒店럐吃个饭收拾一下再去前世没有去过的酒吧涨涨见识,要是再能有碰到个好点的车驾驶几圈就再好不过了。

      毕竟咱也是有了证的人!

      晚上粔十点。

      甖 刘然坐在酒店开着电恪脑玩着养闺女的游戏,不过游玩时还是遇到了几个好人,带着他打了打副本,还热心肠的告诉他怎么玩 这个游戏。

      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杖,刘然告别了游戏里遇到的好人,加了好友后就关机准备出门了。

      不一会儿酒店的专车就将他送到了一个大型酒吧门口。

      推开车门下了车,看着周围不少椵的男女都向着酒吧门口走了进去,刘然也跟着人群沿着台阶迈步进入了酒溷吧!

       才刚刚走进去,一位男***员や就快步走了过来,对于奢侈品的了解是天府高端娱乐场所的服务生的基本功,看着一身爱马仕的刘然立马就拿出最大的热情。

      䂗“哥,第一次来我们这边吧!你有什么需要跟我说就行。”

      “我就是来玩玩。”看着旁边有些谄媚的青年,刘然淡淡的说了句。

      “那行,哥,我带您进去,现在人还不多,您要不要ꁿ开个卡座等会,不然等会人多就没有座位了。”

      刘然想了想自己既然是来玩的,展示展示自己的财力也是应该的。

      २“行吧,带我过去。”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刘然开了一个低消八千的卡座,直接刷了卡让服务生随便拿了几打百威和几瓶洋酒饮料后刘然给了服务生200小费后就独自坐在了沙发上听着喧闹磽震耳的音乐。

      刘然虽然没有来过酒吧,但网络横行的时代想了解这方面的知识也是轻而易举,酒吧不仅仅是男性挑选女性,有的女性看到合适的男性也会在酒精的刺激下主动过䲁来搭讪,而刘然现在就像是在钓鱼一样,等的就是一手愿ꫜ者上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