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h网站

      地摊老板一听,心中暗道不好。他本来就是要把这玉佩便宜卖给战无双,才费心思策划和演戏。没想到,殿主夫人太善良,他才这么一说,就想还玉佩。

      好在,人群中有人喊道:“别还给他,他骗你呢。刚才你们没来时我问他,他说是他偷来的,是赃物,想尽快出手!”

      好吧,战无双听出来了,说话声音是陈南玄。而且故意用了特殊的发声方法,在人群中声音忽高忽低,让人感觉忽远忽近、忽左忽右,不知从哪里发出,不知是谁发出。

      这时,战无双身边有人说道:“这玉佩质地好像也不怎样,看起来和那些十元一个任选的玉件没什么区别。”

      “不错,我看着也像是那种人造玉。”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挤进来,对战无双拱手问:“这位朋友你好,请问我能看下你这玉佩吗?我不接手,你拿在手里就行。”

      战无双点头,将玉佩递到对方眼前。不过他心中奇怪,这与原定计划不符。原定计划中,他与高婉云拿着玉佩随便找古玩市场几家店铺估价。

      这玉佩,据陈南玄说值一千多万。这些店铺再黑,怎么说也有几十万。哪怕十几万,当礼物送给高婉云爷爷,也是没问题了。

      他暗暗用眼神看地摊老板,地摊老板暗暗用眼神回复说不是自己人。

      这男子看完,掩饰住心中喜色,对战无双说道:“朋友,这块玉是极品玻璃种翡翠!而且,它不是普通的极品玻璃种,而是极其难得的帝王绿!”

      嘶——

      哗——

      围观人群一片哗然。

      方子舟更是面容扭曲。你跟我说一百块买帝王绿?你骗鬼呢?

      在他心中,战无双能追到高婉云是走了狗屎运。现在又得到一块帝王绿,又走了一次狗屎运。战无双何德何能,总是走运?

      为什么走运的不是他,为什么得到这块玉佩的不是他?

      他不甘心,不服!

      有人说道:“哇,帝王绿,那可值钱了。”

      看玉的男子说道:“不错,很值钱。按说这块玉佩应当值二千多万,若是名家雕刻的话,更能值三千多万。不过,现在这块玉佩做工略显粗糙,而且是帝王绿中的边缘材料,所以,只值一千多万。”

      只值一千多万!

      只值?

      一千多万还只值?

      众人心里送给这人一句呵呵。

      一千多万啊,许多人奋斗一生都挣不到一千多万。你却说只值,能不给你一脸呵呵么!

      高婉云此刻已经听呆了。战无双手中的这块玉佩,居然值这么多钱!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如此贵重的玉佩,还要还回去吗?

      高婉云心中挣扎不已,最后觉得这样应该要还。毕竟值一千多万,战无双却只给了对方一百块,违反公平原则。

      可,刚才又有人说对方说是偷的赃物,所以玉佩到底是不是卖主的,也还说不定。

      看玉的男子对地摊老板说道:“这位老板,刚才的事我在旁边全程观看。这个泥佛像并不是唐代的,不管你卖多少钱,我也没有多嘴。可这位朋友已经买下这个泥佛像,那么这泥佛像里的玉佩,就是这位朋友的。”

      “你若想要回玉佩,应当出钱买回这个玉佩才算公平。”

      “否则,若是这泥佛像里没有玉佩,你十万卖泥佛像,那买泥佛像的人发现不是唐代的物,找你退,你会退吗?”

      方子舟突然叫道:“你说这玉佩是帝王绿就是帝王绿?你说值一千多万就值一千多万?我看这玉佩和那些十元一件的玉佩没什么区别!”

      他同伴也帮着说话:“对,我看就是假玉!”

      “最多十元,还有得赚!”

      看玉的男子拍着胸膛说道:“鄙人来自港岛,叫诸葛明。是位玉器雕刻师,在港岛也算有点名气。比这块玉佩稍好的玉佩在港岛拍卖过,由名家雕刻,最终拍卖价就是三千多万。”

      诸葛明对战无双说道:“这位朋友,我来江南市只带了一千万。这块玉佩我很喜欢,厚颜想问你可愿意卖给我?我出价,一千万!”

      哗——

      一千万!

      这玉真这么贵!

      还有人当场买!

      轰动了,真的轰动整个古玩市场。许多人,包括摊主、店铺老板、市场保安,都跑来围观,真是里三层外三层。

      方子舟不愿意相信这样一个事实,他大叫道:“不,这绝不可能!这太巧合了!”

      “各位,你们不觉得,这其实是个局吗?”

      他指着高婉云说道:“这个女人我认识,她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常年靠捡矿泉水瓶、捡垃圾为生。”

      又指着战无双说道:“这个人叫战无双,一直不在本市,今天突然出现。”

      “他们来这里,买这明显不是唐代的泥佛像,引来我们围观,然后故意失手打烂泥佛像,掉出里面的玉佩,又有人出来说这是帝王绿值一千万。”

      “呵呵,大家难道不觉得太巧了吗?”

      “还港岛来的,欺负港岛远,没人揭穿你的身份吗?”

      “还说一千万买玉佩,接着往下演,一定是买的时候钱不够,引围观的人买!”

      “大家说,这是不是一个局!”方子舟高呼。

      众人听方子舟这么一说,似乎感觉有道理。

      就连高婉云,也觉得方子舟分析得对。这本身就是一个局!战无双并不是托。不管谁来买,卖家一定会打烂这个泥佛像,然后抢回玉佩。

      只不过战无双身手敏捷,玉佩没有被抢回去。

      她顿时觉得被人利用,心中很生气。

      地摊老板看了眼战无双,意思是说完全偏离剧本,演不下去啊。

      有人高呼:“对,这是一个局,把他们抓住!”

      地摊老板说道:“抓什么抓?我骗谁了?倒是这个人,赌输了要请大家吃雪糕喝饮料,结果一直不兑现。现在看到人越来越多,舍不得钱,东扯西扯想赖账。”

      他指着方子舟说道:“你,不买雪糕饮料给大家喝,你就是大家的孙子!!”

      后面来的人中,顿时有人起哄:“吃雪糕!”

      “对,吃雪糕!”

      什么玉佩值一千万,就是个局。大家在古玩市场见得也不少,只是没敢玩这么大。如今被识破,已没什么看头,不如白吃雪糕来得实在。

      这么一想,就有越来越多的人跟着起哄。

      方子舟往周围一看,哎哟,超过一百人了!

      诸葛明也不想被人误会是骗子。他真的很冤枉,说的都是事实,为什么没人相信?

      为了转移注意力,他也喊道:“对,你刚才打赌输了,赶紧先掏钱请大家吃雪糕!”

      一片起哄声中,突然有人叫道:“咦?卖玉佩的老板不见了?”

      “咦?买玉佩的两人也不见了!”

      “咦?那个诸葛明也不见了!”

      “次奥,果然是个局啊!”

      “别走,快点请吃雪糕,不请你就是孙子!”

      “孙子,别跑!”

      “装什么富二代呢?拿个豪车钥匙在手上,连雪糕都买不起!”

      方子舟几人仓皇而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