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了动

      在四处流浪寻找魔族的这段时间里,秦酒笙也没有闲着。

      薕 在那戒指秘境中,有不少神秘人留下的灵技,其中更不乏有天级灵技。

      要知道,在一个世界中灵技分为天,地,玄碇,黄,其中黄级只是小门派给门内弟子修炼的,玄级则是那些长老的关门弟子才可能拥有的,至于地级ꉇ则是可遇不可求的,靠的全是缘分。至于天级则是传说中洪荒时期仙人修᫧炼횹的。

      咹 塔当然,天级灵技这种东西只是传说,谁也没有见过,于是大붨多数人都以为天级只是一个虚无编造出来的东西。

      可在秦酒笙查看秘境灵技的这段时间里找到了不少于10킮本天级灵技,上≌面写着猉:天级灵技,谨慎修炼。

      廗 ڵ什么时候天솠级灵技成大白菜了。秦酒笙不禁发出一声感叹。指不퓝定是是嘐那个老头的恶搞吧。

      刚开始修炼的时候,秦酒笙和那些人一样,以为这就是那位神秘人的恶趣味,可当秦酒阺笙真正修炼过后发现,⎫这本被标作天级灵技的᪈《虚空擒龙》可能不是那个老头的恶趣味。

      刹这是真的!

      볰虚空擒龙,顾名思义就是在一片空间中,对手不知晓的情况下进行攻击,可就算对手知道也是没有办法防御的,虚廝空擒龙讲究ᰧ的就是隐蔽,通常情况下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攻击,所以就算精通空间法则的人也没办法뎐察觉到虚空擒龙的动向,这也就是秦酒笙选择这个灵技的原因,简单粗暴。

      뤲 可修炼쥗这个灵技也是需要大量的时间的。

      在通过秦酒笙不断的修炼,终于在抵达最近的城镇的时候将《虚禟空擒龙》的天级灵技和许多地级的灵技修炼到的差不多了,其中地级㐵差不多都到了大成,而天级的只达到了小成中段,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修炼到这种程度已经非常爏不容易了。

      而且虚空擒錘龙的攻击力也是非常的强大的,足矣在一瞬间抓碎一座山头。

      经过鑻3,4天的长途跋涉,秦酒笙找到了一座城镇,可却发现城镇中的街ꇎ道空无一人,甚至街旁的小摊也没收拾,显示摊主走的匆忙。

      㙂碰碰碰……

      “有人吗?됾”秦酒笙走到这个城⌳镇的最大一家客栈面前,伸手拍了拍门,发现门根本没有锁。

      秦酒笙推门而入,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和尸臭味扑面而来믝,快要将ᇚ秦酒笙熏过去。

      秦酒笙将自己用冥力包裹着,缓缓的走了进去,映入眼帘的是堆成山的尸体,有新的尸体,也有旧的尸体,因为没有及时处理,散发出来一股浓烈的腐朽的味道。

      ൝ “这是怎么回事?”秦酒笙瞪大眼睛看着眼前那些尸体,䛘胃里一阵翻滚,“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尸体。”

      难道说,这个尸体就是这个城镇様的镇民吗?

      可谁会无聊的屠杀城镇的镇民,康毕竟每一个雬城镇都会有一월个宗门管辖,这个城镇每年需要上交贡品给这个宗门,而这个宗门也必须在这一年中保护好这个城镇。

      如果修仙者可以随便屠杀普通人ᒿ,釹那这个世界早就乱套了,毕竟修仙者也是从普通人产生出来楊的。

      可想这种屠杀城镇的却没有人来管,秦酒笙就非常的疑惑。

      뼠 在毫㽠无生气的城镇有着,莫名让秦酒쮩笙有种压抑的感觉。

      砰砰砰……

      一个巨大的声音在这个没有人的὿城镇的秃然出现,秦酒笙听声音是从自己刚刚出来的客栈中传出来䮥的。裌

      秦荟酒笙慢慢朝着客栈走去,这时的客栈已经被浓雾围绕,但隐约还是可以看见客栈的轮廓靌。

      “有朋自远方来,何不进来一叙。”客栈中传出쥋一个沉重的声音。 遨

      秦酒笙见自己已经暴露,便不在隐藏,快步走进客栈。

      进入客栈,秦酒笙发现大厅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尸山,只有一位身穿黑袍的男子背跿对着秦酒笙坐在一个餐桌前,面前放着一壶酒。

      “哈哈,这地方有一段时间没有人来过了。”黑袍男子笑ነ着累拍了꣟拍旁边的凳子,“过来坐吧。”

      秦酒笙不懂这个世界的战力是怎么分配ኛ的,但他可以清晰感觉到眼前这个人,真䩤的好弱。

      秦酒笙知道眼前这个人黑袍男子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威胁,一身轻松,坐在了男몦子的对面。

      这时秦酒笙也终于看清了黑袍男子的面貌,㢸脸色苍白,印堂发黑,嘴唇窑没有一丝血丝。

      如果不是秦酒笙看见这个人还ﵴ在不断的往自己嘴里灌酒,他都以为这是澉一具尸体萵了。

      “鄙人秦酒笙,不知阁下哪里人。”

      男子往自己灌了一口酒,看都没看秦酒笙一眼,“我叫安严敬,一个江湖侠客而已。”

      “你知不知道这个城镇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个人也没有。”秦酒笙没有废话,直接问道。

      安严敬微微抬了抬头,撇了秦酒笙一眼,秦酒笙看到那一双眼睛不禁打了一个冷颤,那双眼睛就好像一把利剑一样想要刺进的内心。

      “呵,我只是一个四处流浪的侠客,前几天来원到这个城镇发现这个城镇没有一⊧个人,来到这个陇客栈,看见的就是芙之前的尸山,我费了一段컕时间,将他们葬在了城外空地。”

      “弄好便在这个歇息,然后你就来了。”说完安严敬灌了一循口酒,蓂缓缓向着客栈二楼走去。“我在这几天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但这个镇子的屠杀没那么简单,而且这个城镇的屠杀可能和前̵面山上的슈山贼有ᗑ些关系。”

      渮“如果你想知道真相的话,就去前面山上ቓ看看吧。”说着安严敬就进去了房锤间,没有再说话。

      “山贼?”秦酒笙皱着眉毛,“现在的山贼这么厉氋害吗?”

      目前就算秦酒笙쬕知道山贼是目前唯一的条ϼ件,但也没有立刻前往,而是在城ቤ镇休养生息,准备好再前往。

      其ꕿ实秦酒笙也鲛没想管这些事,可想到之前那些尸首便想到了随瑞镇,这睪件事终究是自己的一个心坎,过不去。

      ᗇ在这个城镇休息的休息的时间里,秦酒笙发现了一个奇벊怪的地方。

      这个城镇的金钱,物品全部都没有丢失,如果是普通的山贼,来屠杀城镇怎么会不拿钱财。

      就这样,第三天清晨秦酒獢笙怀着满脑子疑问,朝着城外的山上走去。

      或当秦酒笙来到山脚发现,这座山和别的山完全不一样,其他的山是绿树成荫݇,芳草遍地,鲜ম花争开。

      而眼前这座山,和其他山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整座山除了荒石就是荒石。

      这让秦め酒笙对妠这座츋山上的山贼越发好奇。

      “唉,希望有好暈玩的东⦡西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