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发现还在里面

      冥灵娘娘的魔窟,原本就不是浑然一体的,山壁上̊有很多的裂缝罅隙,里面藏匿着种类繁多的虫子,一个个都像是遭了核辐射似的,体型硕大如瓜,不尽然都是那些龙虱!

      山体崩塌希,碾死一片自뢚然是正常!但是.....在小雨他们往外逃的时候,发现更多晏的虫子根本稌就没有受伤,也是横尸一片!而且.....一䨇个幸存的也没有,这就有些诡异了!

      似乎囼.....在那沸腾的湖水消失的一刹那,这些虫子跟着也都ⳝ死绝了,不知是何道理?

      他和嚿司马阳是朝着进风的方向前进的,此一鸔刻,山中썣的嶝格局已变,进风口已不再是地下隧道了,呼呼的风从头顶吹来,他们在阴扣的帮助下,或爬,或钻⽀,或挖,或腾挪,总算是一路坎ₒ坷,来到恤了一处非常开阔的山洞里!

      这个山洞不是自然形成的,有着非常䶚明显的施工痕迹,斜坡上都垫着夯土,洞口斜着向上,已然可以清晰的看见......外界熠熠闪闪햌的星辰폣了!

      终于是钻出来了!司马阳激动的泪流满面,双膝跪地,对着苍天,连磕了三个头!

      他原本以为......自己和小雨,是绝对没有一丝可能逃出生天的!然而,跟着淡定从容的朱老弟,一路见招벽拆招,不急不躁,竟然真的......就뤔出来了!

      小雨倒是心理静如水,他心里有底,只要有这颗珠子在手,命运......就绝对不会抛弃他!

      洞口所在的位置在半山坡上,小雨环顾周遭,看着那条通往山下的小路.....似曾相识,再结合洞中的格局构造,他已然明白...椤....此一处,应该正是当初王褚良大军挖掘的盗洞성,从这里把一车车的死人骨头还有大量的泥石,运回了军营。

      这个洞口,进,为死门,出,则为生门!若不是山体坍塌,岩壁皲裂,自己和司马阳,决然不可能沿着开崩的山缝从地下钻到这里,不过......那些虫子们就不一定了。毕竟它们走的通道,要狭窄的多。

      这个套路已经很明显了,但凡发现了山中有盗墓者,那些受冥灵娘娘控制的虫子们,便会拾起骸骨,化作金玉的模样,堆砌在某些特定的位置,等着你们来拿,然蠧等盗墓贼们把这些“宝贝”运回去后,后果自然而然...... 銆

      只是山中藏有大妶墓的鴮消息,尤其是......引着军队前来盗墓的操作,是谁背后“鼓秋”的?这件事耐人寻味!

      山中藏有妖魔,牛首村为其帮凶,这是已经“运营”很久的事了,一直风平浪静,低调隐晦,潜移默化中达到掳魂的目的。

      而军队来山中盗墓뜺,死了7000多口子,௄却是最近才发生的事..贻....而且闹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之前的乡民们垡,根本不知溧道山里还有大墓一说,这说明什么呢?

      再联想到这根阴扣的出处.ɉ.....实为钟小妹的私人物品,三桩妖祸实为一家所为!十年前......㒗这冥灵娘娘在山里㆙就开始鼓秋开了!Ⲛ

      小雨品味着里面的味道,琢磨着逻辑关系!

      无外乎,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갮就是这冥灵娘娘៙已经魔育成熟,不用再低调隐晦了,马上可以魔出于山,横行天下!故而一些作风,也趋于䐢公开化!

      第二种可能则是......这货貌似最近急于需求大量的灵魂,已经到了竭泽而渔,不计后果,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程度!

      而让那些吃过“牛首村特产”的人,陆续前来投塘,也是到了收网的阶段,尽可能的截留下最后一笔“资金”!盜

      虽然说,小雨和司马阳哥俩从中捣乱,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加快了这个进程,但冥灵娘娘“急于用钱”的情况,应该是错不了!

      눭㈬小雨翻来覆去的想,觉得第二种可能性要大一些!如果真的是发育成熟了,又何必在乎那来陆续投塘的“三瓜俩枣”,拼命的搜刮,明显还是“缺钱”么!

      ᠐ 맒 前后事䟛件䨄一联系,小雨也能看清妖怪的心路历程.......十೅年前,先对伏凤镇下手,拿根破比上吊绳子陷害栽赃给钟馗庙,但效果不明显,一竿子买卖给搞臭了,只弄死了百十来口子。以后谁也녬不去伏凤镇了,镇子里的人都往外跑,明显不是“可持续发展”的节奏!

      接着......又成功的改造了牛首쭥村,以袁老太爷作为“代理人”,延绵不绝的汲取灵魂!盘亘运营了近十年,不可不谓成功!

      然而到了逪近期캶,不知道发生了ꜷ什么变故,急于用“钱”,以至于.....都到了变卖资产的程度!̄

      道理......是很容易推挮敲明白的!但小雨心中依旧裹⁈藏㘪着一团阴云,那就是.....冥灵娘娘,也就是钟小妹,为啥一开始会拐走自뗸己的灵魂,还表现的那么美好,她的用意何在?这根儿线......谁搭的桥?搭桥的那个人,用意又何在?

      是黑猫吗?还有...䧹..那个背自己的钟馗是᭖谁?不会是一只龙虱变的吧?

      如果是那黑猫说媒牵的线儿.....➅.如此的神通广大,能操作到这般程度?让自己的弟弟去泡BOSS妞,那你为啥就弄不来人家的珠子呢?还非要让弟弟亲自去取?

      除了这一块,小雨想不通外,其他的环节,他似飡乎......已经全部理顺了!另外还有就是......他之前怀疑的,那个协助袁平彰把战俘化畜的家伙,会不会就是最大的幕后黑手?

      冥灵娘娘养魔掳魂的这个局,就是他的杰作......

      “诶?朱兄!咱们这都逃出来了,为啥你愁云满目,似乎颇有心事?”司马阳见小雨一脸沉思的模僧样,好奇的问道。■

      ≾小雨微微的叹了口气:“౺司马兄啊,树欲静,而风不止啊,你我逃出魔窟容易,然而.....想逃出这世事之局,怕就没那么简单了,袁家岂能善罢甘休?”

      “啧......也是!”司马阳돸糟心的一嘬牙花子,说道:“这样,朱兄,袁家势力太大,晋国我们是不能待了,此去往南300里,过了黄河渡口,便是梁劦国,中原沃野千里,九州之首,袁家爪子再长,伸不到中原去......咱们不走官道,只走小路,又不缺银两,䗾一路吃喝用度不愁,想来三四日内,定可到了ⵘ梁国!”

      “嗯......”小雨微微的点了点头쫔,不过仍有一丝担心,说道:“晋梁两国,时有兵戈交锋,袁平彰化畜之辈,想来都是梁国的战俘,咱븱们越쫏了国徛界,去了梁国,万一被当成奸细抓起来咋办?”

      “哈哈哈!”司马阳拍着小雨的肩膀笑道:“朱兄过虑了,前朝虽灭,但时间并不长,天下原本就是一춃家,群雄割据只守关隘城池,与乡野百姓何干?昔日战国七雄纷争天下,也没有说,赵国百姓去魏国被抓起来,或ꘆ者说,齐国的百姓去楚国被抓起来.......如果你实在不放心,我们可以先去关中歧国暂避ꨱ一时,晋国和歧国之间并无战端.......”

      ầ司马阳的ﳥ话音刚落,突然,但见山下林木隐蔽处,一根根灯球火把,亮子油松燃起,黑压压一大片兵勇,手持刀枪剑戟,ፏ良弓劲弩,呼呼啦啦的包围了⧴上来,人数之多,犹如潮水一般!

      更令小雨和司马阳心惊胆寒的是......那高高的旌旗之上,飘舞着一个大大࠹的“袁”字!

      뽫 这下......可真是落后娘手了,想逃?根本不可能!数千精兵在前,你插翅难飞!

      似乎袁ᗀ平彰早就知道那俩放火烧他家的贼,就躲在这个山洞里,已在此等候多时了!小雨和司马阳,刚刚逃离了魔窟,却不成想......又落在了人间魔王的手里ꊺ。

      ᱜ 正规军的行军速度绝非山野蟊贼可比!顷刻间大军已然将他俩围住,一根根锋利的箭矢对准了小雨和司马阳,这个时候......要是敢动一下,立刻就会被射成刺崛猬!

      要说心里不慌,不害怕,那是假话!但小雨外表依旧淡定从容,面沉似水!此番境地下,挣扎和反抗是没有用的!只能见招拆招了,好在一点,人家没有说上来就放箭!

      “哇吖吖吖......呔!无量天尊!云封于山,巽雷齐天,赐我神鞭,斩妖除魔!急急如律令!”

      从人群中“唰”的蹦出一个小干老道来,50来岁,六尺身材,干瘦干瘦的,一口浓重的썌方言ଁ,还留着小山羊胡儿,挥舞着一把桃木鞭,嗖嗖的朝着小雨和司马阳飞出了两张黄符!ǚ 긂

      这两张符,不偏不倚的,正好各自贴在了小雨和司马阳的脑门上,搞的二人很是懵逼!在那埰一簇菓簇锋利的箭矢瞄准下,他们也不敢乱动,只能直勾勾的站着!

      而那小老道,却以为是自己“定住”了妖魔,挥舞着桃木鞭上前,猛的抽打小雨和司马阳,“啪啪啪”的击打声不绝于耳。周围的兵溥将们,全都如临鎄大敌般的看着他们,眼神凶的狠,像是马ꄇ上就要开弓放箭的样子!

      不要说小雨和司马阳怦,全都有“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就是普通的肉人,拿个破木棍子打来打去,也没啥大不了的ꋮ,只是二人觉꼞得好懵逼!这算咋回事呢?袁平彰这是要在杀死他们之前,强行的侮辱一番?

      “大爷,差不多得了,我们是人,又不是妖怪?你打我作甚?”小雨无奈的叹了口气。

      “啥?你们是솎人?”那小老头也是一脸懵逼,停止了抽打。

      ⫐ 而司马阳则是直接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子,单手鹰爪利将㊪其拎在半空㞃,怒骂櫩道:“你个王八驴球球,哪里也少不了个你!看看爷爷是谁?”

      说罢,他将面前的黄符摘下,当那小老道仔细辨认清司马阳的羂“容颜”时,大惊失色,惊呼道:“诶呀呀!师叔!大水冲了龙王庙,我不知道是你老徠人家呀,师叔在上,请受师侄一拜!”

      司马阳懒得理他,气得直接把他甩扔了出去,摔了个倒㣍栽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